复活的喜信:黄启城与神明摊牌重归基督名下 身世不明一生坎坷

with No Comments

文/黄孟礼

黄启城说不清楚自己的出生日期与地点,不过大概是1936年在中国农村(福州闽清的省璜村)出生。他表示自己其实一岁多就被领养,至今仍不晓得亲身父母是谁。虽然他多次去中国寻根,却没有结果,还差点被人骗了。现在想来,他深觉“生的父母”固然重要,但“养的父母”更伟大。所以,他很感恩因为养父母养育他长大。
启城在两岁前由婶婶带到南洋,经过新加坡,再到泗里街;走水路几乎耗时整个月的时间。他说可以想像,当时他年龄那么小,船上条件又这么差,婶婶应该是以“口水饭”(先把饭放在口中,一口一口地咬碎咬碎后再给他,一口喂他),因为那年代也根本没牛奶粉之类的。他认为这是上帝的带领,实在要感恩。
启城就这样被带到此地,被卖到黄家,那时约是两岁。他一开始先到民丹莪的东南坡居住。念完小学时,养父去世。那时候农村经济很差。后来因为韩战,树胶价格大涨,他就拼命割树胶,也得到李敦峤老师的帮忙,在1953年时到诗华日报派报,终于完成中学的教育。后来,他就到报馆做记者。他在1961年时结婚。
别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启城大半生都在木山工作,从1960年8月15日到木山,一直至2008年11月1日,前后约50年时间。讲到那段日子,启城总是谑称自己唸了八、九年的书,就走进社会,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混了七、八年后,才在“一手挣钱,一手抓命”的木山工作,当起不是“得利者”,反而是破坏环境的刽子手。
初期他先在板厂做个书记,后做计算木板等记录工作。再后来,他负责测量木山的工作,曾有一次还试过进入山林21天的艰难生活。
在木山工作时面对祭拜活动,因为木山若进行开採要开一条新路,就要杀一只牛祭拜。不过那个年代,启城并未参与,因为那是工人们的事,管理层只需负责买头牛或羊给他们进行祭拜。
1969年,启城被派往到加帛上游木山工作。那里是高山,西马来的工人较多,多数是拜“拿督公”(马来人的神)。每当要开新工厂或闢新路时都要先祭拜,如:请法师或乩童来拜大伯公,也有拜拿督公、关公、鲁班等;更有杀牛羊等祭牲。仪式除了唸咒外,高潮就是割破舌头画血符,以血画符头写在黄纸上,然后分给每个人(这平安符是要每个人佩戴);不过,不同乩童及法师的仪式又略有不同。
乩童请神明时,就会用红纸和毛笔写,如:拿督公神位、关公神位、鲁班先师、观音娘娘、郑一等。由于启城会写书法,因此就被唤来,将神明名字写在红纸,再贴在神坛上面(通常木山都设有红色漆的神坛,用来摆设祭物)。虽然,一路来对祭拜这事,启城是半信半疑,而且他从小受洗,信了耶稣。只是,身为管理人,如果木山真发生什么状况,就会人心惶惶啊。所以,他就别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当作是安慰他们咯!
谈及自己的受洗,他说那年他14岁(1949年)。因为坡里的刘八妹传道,常到他们家过夜或休息,所以与启城一家都很熟。直到父亲生了病时,刘传道就带领他们全家受洗。他回想成长之路,表示自己不是那种很热心的基督徒。
所以,到了木山才会这样“入山随俗”;一旦有意外发生,为了保平安,也会找法师、乩童作法。直到1984年末或1985年初,在老越木山的一个年轻人过世,那年轻人是好朋友的儿子,心裡感到格外难过。其实,那木山死过好多人,几乎每个月都有死亡事件;甚至有一次,还死了两个。
启城心里当然对这些神明渐生怀疑:如果这些神是真的,为什么这样常的祭拜还不能够保护工人的生命安全?!后来(就是朋友儿子逝世时),他决定神明摊牌。他跪在神坛前,手中拿着香,真心诚意地拜,流着泪跟诸神明说:“如果不能保工人们的平安,我以后就不拜了!”
结果不到一个月,又死了一个。启城当下仿佛清醒过来!他对工人说,以后要杀牛、杀羊祭拜,自己都不参与了,因为都是假的:“这些神啊,名字都是我写的,可我觉得他们却不能保护我们平安,所以我不拜了。”从那日起,启城下定决心,自己再也不拜神明了。
重新认识主
由于启城在木山工作,偶尔回来会遇到星期日,如果街上有教会,他定会去参加崇拜。他在木山多年,也曾发生过多次惊险事件(如:不会游泳却遭遇沉船、翻车、被树压到等),现在回想起来,所幸主没有遗弃他,一直与他同在。
1986年,启城被调回诗巫工作,管理十多座木山,工作很忙。1995年,当太太中风,他从木山调回诗巫总行,那时才能正常地参加崇拜。2000年,因为住家靠近怀安堂,就到该堂崇拜。后来,他与陈朝强牧师一起到泰国短宣,生命从此被改变。渐渐地,他注重在原住民当中事奉,在怀安堂时就参与乌也路长屋事工。直到今天,他还继续参与长屋短宣,单如楼短宣就前后参加了十几次。
启城虽然从小受洗,但那时并未真正地认识主,可说是个“不伦不类”的基督徒。真正认识主后,也才晓得自己以前的生活有多败坏;除了身上带着平安符之类的东西,还买各种彩票。如今,对信仰有了真正的认识,被圣灵充满,到了“买万字”的地方就自然避开。
由于他对原住民的事奉甚有负担,曾连续几年认献6000令吉;他也相信,甘心乐意的奉献总不落空。他也支持东南坡家乡的教堂买福音车。在奉献的事上,让他深深感受:可以奉献你就奉献,能够做多少你就做多少;而他也经历上帝的作为奇妙。
因为太太行动不便要坐轮椅,启城在家时都会自己照顾;但如果他出门(如短宣),上帝照样保守。他称,感谢上帝给他一个好女佣,也给他一个好媳妇。他深信,为上帝作工,不会落空;若上帝要我们“出去”,我们就勇敢“出去”,祂会安排一切!

10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