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万里路编织美以美图谱 亚斯理驰骋美洲大陆45年

with No Comments

美以美的故事(18)
文/黄孟礼(本报总编辑)

在前往华盛顿特区西北方向的“第16街”及“快乐山街”(Mt Pleasant)交叉口中央置有一个“亚斯理骑在马背上”的雕像。这里离开白宫仅4公里之遥。

新泽西的哲鲁大学校园卫理档案馆附近,也有一尊亚斯理骑马的雕像。在新泽西东部Monmouth县,则有一个以亚斯理命名的公园。稍为南下的马里兰的“美以美会诞生地”——爱巷卫理公会有个小博物馆展示亚斯理讲台等资料,周边不远的Mt Olivet墓园则是其葬身之处。当然在美国还有不少以亚斯理命名的神学院、教堂、道路及公园等,甚至远至香港新界也有一座亚斯理卫理小学及中国的北京有一座卫理背景“崇文门堂”,该堂的英文名也是冠以亚斯理的名字。

英国有卫斯理,美国有亚斯理,这是循道卫理宗在英美两地的两位大功臣。

亚斯理(Francis Asbury,1745年8月20日-1816年3月31日)是英国人,被赞誉为“美国美以美会建筑师——循道卫理宗在美国纵横千里的发扬光大者”。他出生于英国伯明翰附近的Staffordshire,6-7岁开始读圣经,又非常喜欢看其中历史的记载。

13岁,他结束正规教育,去幇人打杂,成为一名铁匠学徒。1760年,他在他家附近(Wednesbury地区)所设立的第一间循道派教会中,成为会社的一份子;年仅16或17岁的他,开始在自己及邻居的家中领会。1762年(18岁),亚斯理成为循道派的本处传道(Local Preacher),积极参布道工作,但仍然保留铁匠的职业。1767年8月18日 ,21岁时他被卫斯理约翰委为Bedfordshire巡回区的助理,并成为全职的巡回传道。

1771年8月17日,26岁的亚斯理接受卫斯理的委任,自愿前往美洲宣教。父母虽伤心但最终同意他远行。在海上川行52天后,亚斯理于10月27日抵步费城,他很快就被安排在费城的圣佐治教堂讲了第一篇的道。11月13日,他前往纽约讲道,并到史坦岛讲道,成立了他来美洲后的第一所布道所。

只有他留下来
来到美洲不久,亚斯理感到卫理宗不能只待在市区,应该要成为一个巡回传道,到不同的地方访问与布道。当时所用的交通方式就是骑马。1772年4月2日,费城召开非正式年会,会上接收“约翰卫斯理正式委任亚斯理为美洲助理”的议决,亚斯理坚持属灵运动以卫斯理的领导为标准。1774年,他转向马里兰建立4个巡回区。

1775-1783年美国发生内战,就是所谓“独立革命运动”(American Revolution), 由于有在美殖民地有三分一的英国人仍忠心于英王佐治三世(George III, 1760-1820),这些被称为“保皇派”(Troy Royalist)的英国人,与另外要求美洲独立的“爱国者”(Patriot)彼此产生冲突。约翰卫斯理当时还发表了《告美国殖地书》的政治性言论的小册子,造成“爱国者”对卫理派信徒没有良好的印象。

因此,除了亚斯理外,这段时期其他从英国前来的圣公会及循道派牧者纷纷返回英国。亚斯理是唯一留下坚守岗位的英国牧者,他尽量低调,保持中立态度,继续他的工作,才渐渐使当地人民恢复对他的信任。在他的努力之下,美洲卫理宗在美国革命期间仍然在隐健中发展。8年里面,卫理宗信徒自3,148人增加至15,000人,增幅是450%。

1776年7月2日美国独立,卫理信徒也渐渐地增加,因此成立“美洲卫理教会”似乎是刻不容缓的事宜了。约翰卫斯理于1784年11月派遣谷多马博士(Thomas Coke,1747-1814)前往美洲为监督。在著名的“圣诞年会”上一个新的教会——美以美会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正式诞生。(详参“美以美的故事16”:《美以美会的发源地──巴尔的摩爱巷教堂爱绳慈索系全球》)。

1785年,亚斯理与谷多马一起拜访华盛顿,第二年还送对方一本《公祷书》与《卫斯理讲道集》,又于1789年6月1日专程到纽约向刚被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1732-1799年)致意。当时,美以美会是第一个向新总统恭贺和致意的教会团体。

  邮政局长都认识他
与卫斯理一样,亚斯理不会放过任何可以传道的机会,不管是在法院丶酒馆丶烟馆丶田野还是在广场,只要有人群聚集的地方,而且愿意聆听他的话,他一定传扬基督的福音。当年有如此的传说:“今天没有人外出,除了乌鸦与卫理教士”。

这个在美州45年的英国人,几乎是居无定所,四海为家。当他骑马骑不动了,就坐轻便马车,或在一个桌子上靠着枕头讲道。他在旅途中,经常睡在地上,在穷人家借宿,有次睡过一家16位大小人都挤在一起的房间里,甚至有睡在监狱里的经验。

亚斯理被形容是史上最伟大的巡回布道家,在马背上几乎骑了27.5 万里路,平均每年6千里,等于美国东西岸来回一周。另外,他最少主持了224次年议会及4千回按立礼(ordination)。
自39岁,亚斯理被按立为会督时的会友人数是1万4千人和80名传道;当他71岁安息主怀时,美洲的会友人数已经增加至21万2千名,且有700名以上的巡回传道人。他曾讲过1万6千5百篇的道。

目前在美国仍然保留有一段12里长的“亚斯理山路”(Asbury Trail),处在北卡州的大烟山公园(Smokies National Park)与阿巴拉契亚山脉(Appalachian Ranger)的皮斯加国家森林(Pisgah National Forest)附近。该段路原为Cattalucha印第安走道,可以体验二百年前亚斯理走过的马道。

亚斯理真是一位美国“走透透”的人,他曾表示若要寄信给他,只要写美国及他的名字,就可以收到,因为美国所有邮政局长都认识他呢!

2013年,我有机会与萧招和牧师到Baltimore爱巷的卫理教堂,那里有个小纪念馆,除了说明美国卫理公会(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后来到福州设教被翻译为“美以美会”)的成立,也展出有关亚斯理的相关资讯及图片等(包括他所用过的讲台)。后来,我也到不远的墓园,在其墓前凭吊。在进入华盛顿特区前的路,看到亚斯理骑马的铜像,似乎守护着阿美利坚的大地。对于这位卫理先驱,心中钦佩至极:他是延续福音的真使者呀!

总游览人数: 9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