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搭桥”建立美洲卫理宗 从小木屋开始聚会

with No Comments

美以美的故事(13) 文:黄孟礼(本报总编辑)   始祖沒设卫理宗据点   三百年前卫理运动主要的三位发起人:卫斯理兄弟与佐治怀特菲尔德都曾到过美洲,不过都沒有正式成立卫理宗据点。   一.   卫斯理兄弟于1735年10月14日自英国坐船经过大西洋,1736年2月6日抵达美洲的乔治亚(Georgia),接受发起人(类似港主)奥格尔索普(James Oglethorpe,1696-1785)的邀请成为薩瓦那(Savannah)的牧师及其私人秘书。约翰于3月7日开始在薩瓦那教堂主持第一次崇拜。查尔斯与移民发生纠纷,半年后(8月)回英国;约翰也因为感情风波而在1737年12月2日“逃離”,返回英国。   二.   被视为卫理宗联合创办人的佐治怀特菲尔德(George Whitefield,1714年-1770年)曾先后7回到美洲宣教,並掀起了大醒觉运动。   当时他们是以推动卫理运动为目标,不过,均以圣公会传道人名义服侍教堂与会众;因此沒有成立一处“卫理宗”据点或一间教堂。而卫理宗是到了1744年,才在英国正式召开的一场会议中发起的。   三地卫理宗同时创始   到1760年间,渐渐地有些英国卫理宗信徒移民至美洲。他们不约而同地在三个地点各自发起卫理宗运动的聚会或班会。这三个地点与相关人物是:   1.马里兰州有会友传道罗伯特.史特劳布瑞奇(Robert Strawbridge,1732-1781)于1762-1763年间设立小组班会。   2.纽约有“卫理之母”的巴巴拉赫客(Barbara Heck,1734-1804)于1766年间开始聚会,这也是至今纽约John Street教堂前身。   3.费城(Philadelphia,费拉德尔菲亚)的(Thomas Web,1724-1796)于1767年间设立了一个会社。   本文就先从马里兰的“一根稻草” [1]讲起。   这根“稻草”——罗伯·史特劳布瑞奇(Robert Strawbridge)——原是爱尔兰人,受到约翰卫斯理的影响,自天主教转信成为卫理宗的信徒。后来他大发热心成为会友传道。罗伯于1732年出生在爱尔兰西南的一个小镇Drummers Nave(现称Drumsna)。当他在Terryhugan宣道时,遇见一位卫理信徒伊里莎白(Elizabeth Piper)并结为夫妇。   “一根稻草”美洲屢创第一   罗伯夫婦于1760年期间与爱尔兰的一批移民,移居美洲的马里兰州的弗雷德里克縣(Sam’s creek,Frederick County,现称Carroll县)地区。抵步不久,他向地主莊英格兰(John England)买下房子举行聚会,后来还兴建了一幢木桐屋(log cabin)作为会社(Society)聚会地点,该房子成为美洲卫理宗最早的建築物。后来地主也信主了,还把附近50依甲土地都卖给罗伯,罗伯因而被视为美洲卫理宗的先锋。 罗伯在美洲帶领的第一位信徒是约翰伊凡(John Evans,1734-1827),伊凡就在邻近帶领一个班会(Class)。這相信是卫理宗在美洲最早的活动记录。很快地,罗伯开始在马里兰、宾夕法尼亚、维吉尼亚的各地区各宣讲了第一篇卫理宗的讲章,设立聚会及卫理教堂(chapels),包括维吉尼亚最古老的旧石教堂(Leesburg)。 罗伯对于年轻传道人有很大的影响力,虽然他沒有被按立,不过经常施行圣礼包括为儿童施洗,最早的记录是为5岁的Henry Maynard(John Maynard的儿子)施洗。一直至1773年,美洲第一次卫理传道人大会时,他因沒按立却施圣礼的举动被反对。亚斯理会督虽然不悅,但最终允许罗伯主持圣餐礼。   罗伯的讲道影响了John Maynard家里的黑奴Jacob Toogood,后来成为美国卫理宗最早的黑人传道。   1773年,美国第一次举行卫理传道人会议,罗伯、亚斯理及另外两位代表被委任为巴尔的摩最大的牧区新成立教会的牧者。1776年,有一位Charles … Read More

毕理学院栽培国家未来主人翁

with No Comments

供稿:毕理学院   俗话说:三岁定八十,由此可见幼儿教育的重要。幼儿教育在国家教育体系中非常重要,可说是全人教育的基础;这亦可从近年来我国教育部开始重视幼儿教育得知一二。   毕理学院于2007年开设幼儿教育文凭课程,2016年与精英大学HELP University联办幼儿教育学士学位课程。透过将近十年的训练,目前卫理公会属下幼儿园拥有幼儿教育文凭的教师达60%;砂拉越华人年议会教育部也大力响应国家的教育转型计划。 事实上,幼儿教育比小学及中学教育更为紧要,因幼儿教育是所有教育的根基,事关孩子们学习路上的发展。在高素质幼儿教育教导下的幼儿上小学时,会更易吸取课堂知识,进而对未来学习有着莫大的帮助。故此,提升幼儿教育的师资刻不容缓! 纳入融合教育的课程 毕理学院融合教育讲师周素贞认为,“每个孩子都不同,都有不同的教育需求,作为教育者,我无法漠视那些被排挤、被冷落的身影。回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融合教育就是普通发展学生和特殊需要学生(包括肢体伤残、视觉受损、听觉受损、智力障碍等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在一起受教育的一种教育模式。”   现有的融合教育在制度、政策和实行方面均出现了一些困难,例如:过分着重考试成绩、资源不足、缺乏专业支援和教师培训等。由于有越来越多学习障碍的学子,佔了校园学生人数的15%,因此我们需要培养出更多能善于应对特殊儿童的老师。   毕理学院幼儿教育系已纳入融合教育的课程,希望能培养更多老师理解、帮助及有效地教育特殊儿童,以便让这些学子在将来进入小学或中学时能适应。     接下来幼儿教育文凭课程的开课日是8月14日,有意报读课程的学生请拨电084-322268询问。 41

遵守SOP等种种原因使然 本会实体崇拜出席率不高

with No Comments

报道:韵琴   因需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故实体崇拜的出席率并不高;总体来说,一些堂会的出席人数勉强达至疫情前的一半。 卫理公会砂华人年议会属下各教区于8月逐步开始恢复实体崇拜,惟有一些堂会因各自情况而延迟至9月才恢复实体崇拜。 8月2日的圣餐主日,诗巫南教区福源堂三场崇拜仅有200余人出席实体崇拜,诗巫北教区的锡安堂则有300人左右,出席三场实体崇拜。诗巫西教区方面,恩道堂则约有100多人出席两场崇拜,而救主堂的一场崇拜则有83人出席。 多数堂会人数不多 民都鲁实比遥堂在当天有两场崇拜,约有70余位弟兄姐妹出席崇拜,比较MCO之前的200余人,少了超过一半以上。实比遥堂主理江宗慈牧师认为,这是因为该堂会遵守世界卫生组织(WHO)所规定之SOP,比砂州灾难委员会(UNIFOR)所制定的SOP更加严格,以降低疾病传染的一切可能性。因此,不但12岁以下儿童不可出席,长者则被鼓励留在家中参加线上崇拜,还有一些患有慢性病者也不受鼓励出席,从而出席崇拜的人数并不多。 “再加上,7月31日是哈芝节公共假期,与周末连假,很多人都趁此假期返乡。所以,崇拜出席人数亦会减少。” 他表示,对于那些不能来崇拜的弟兄姐妹,他也发送消息邀请他们参加荣恩堂的线上崇拜,希望他们不会错过崇拜。 至于泗里街教区,怀仁堂的两场崇拜共有200余人出席,只占平时崇拜人数的一半。而在民丹教区的明元堂也同样有一半的会友出席实体崇拜,共有41人。早在7月第二个主日起,加帛教区多个堂会就已恢复实体崇拜,加帛福音堂的两场实体崇拜,总出席人数都维持在100多人,占疫情前的一半左右。毕竟在根据SOP的要求,12岁以下的儿童不许参加,而慢性疾病患者亦不受鼓励出席。 美里教区的感恩堂也于8月2日开始实体崇拜,两场崇拜约有180人出席。该堂主理刘本纬牧师透露,疫情之前,感恩堂的两场崇拜人数大约都在400人左右;但在需要遵守SOP的情况下,感恩堂的圣堂每场崇拜只能容纳130人,还可以达到上述成绩,已经是难能可贵。“毕竟12岁以下的儿童不能参加,家长们就必须在家看顾;再加上尚在疫情中,难免有些弟兄姐妹对于外出参加聚会,还是抱着能免则免的心态。” 同时,现在有线上崇拜可以参加,为此,一些“被困”家中的会友还是会选择参加线上崇拜。 早在7月12日就开始恢复实体崇拜的尼亚活石堂,出席率都保持在30人左右,而在8月2日的圣餐主日崇拜中,则有27位出席者。该堂主理刘本斌牧师在受询时说,活石堂平时的崇拜人数,如果减去12岁以下的儿童,大约也在30人至50人之间浮动。 古晋多暂缓恢复实体崇拜 另外,由于古晋新冠肺炎疫情卷土重来,因此,除了实恩堂与雅沙再也布道处之外,古晋东教区将继续进行线上崇拜,并视情况再决定何时恢复实体崇拜。基于网线不佳的关系,实恩堂与雅沙再也布道处的会友基本上都难以参加线上崇拜;为此,该两堂会自7月12日起,便开始恢复实体崇拜。 兼任实恩堂与雅沙再也布道处牧养工作的叶侣琴牧师表示,除却不能自由外出的外劳,还有那些因遵守SOP而不能出席崇拜的弟兄姐妹,实恩堂与雅沙再也布道处的出席率,可谓是达到90%以上。“当然,我一样会发送那些线上崇拜的消息给无法外出的会友,只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参加。” 而古晋西教区的蒙恩堂则同时进行线上崇拜与实体崇拜,而实体崇拜的出席人数约38人。另外,教区长林圣贵牧师亦在受询时透露,主恩堂、三一堂与磐石堂均已恢复实体崇拜,尤其是磐石堂早在7月12日就已经恢复实体崇拜。磐石堂主理詹丽妃牧师在受询时则表示,该堂地处通讯网络欠佳的地区,会友根本就无法参加线上崇拜。于是,在容许恢复实体崇拜后,就立刻重开教会,目前出席人数在50人左右。 另一个詹牧师兼任的伦乐布道处原本一样在7月开始恢复实体崇拜,但由于伦乐地区出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因此,只能展延计划,希望能够早日恢复。 英语教区方面,美里恩典堂(Grace Methodist Church)的两场崇拜共超过90人出席。 341

ACCA战略业务领导者(SBL) 考试技巧工作坊

with No Comments

消息 供稿:毕理学院 卫理毕理学院(MPI)于2020年8月12日(星期三)上午10点至中午12点通过云视频会议(Zoom meeting)举办一个题目为“战略业务领导者” ACCA试卷的考试技巧工作坊。我们邀请一位经验丰富的ACCA课程讲师Parmindar Singh博士主持本次工作坊。 Parmindar博士拥有澳大利亚商业管理博士学位和马来亚大学商业管理硕士学位。他从事教学已有30多年,并曾在许多课程中任教,例如ACCA、MBA、CIMA、ICSA、NCC、ABE和LCCI。在ACCA课程里,他目前教导战略业务领导者(SBL)试卷;Parmindar博士成功地在每一期的ACCA考试中培养了许多考获优异奖的学生。 自2010年以来,毕理学院被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ACCA)授予“金牌级学习伙伴”,以表扬学院在会计系的培训水准及所做出的努力。毕理学院ACCA学生可在这里考获ACCA资格证书。 自2006年以来,毕理学院仍是诗巫唯一的ACCA计算机考试中心。我们欢迎希望获得ACCA专业资格的ACCA学生和其他会计学生参加此工作坊,报名免费;只需扫描此QR码即可注册参加获得Zoom ID。 46

诚邀感怀周苏藤博士之文

with No Comments

卫理神学院第一任院长周苏藤博士于2012年8月27日安息主怀,距今已九年了。 周院长于1917年出生,在世享寿95年。1950年10月,她从福州来到诗巫,担任卫中英文教师。1955年,她正式任卫神院长到1967年,共13年。在周院长所著的《蒙爱岁月回忆选集》中,记载她生命的历程及感人的見证(并由陈泽崇牧师与卫理报總编辑黄孟礼弟兄作序)。 今日,我会前辈信徒与牧者多“移民”天家,对周院长熟悉或认识者已越来越少了。因此,今日恳请我同道同工、卫神同学们惠赐佳作,写些对周博士的记忆与感怀(几年前已有多篇类似的文章发表在卫理报上),以便藉着文字传播的功效,让今日及將来更多信徒得以参阅。 李剑光(退休牧师) 笔于2/8/2020 68

智慧和能力始于膝下

with No Comments

宣教学堂 文:刘纯谦(年会宣教士)   你害怕去宣教吗?你认为自己不能、不会吗?你认为自己不够勇敢,不够聪明吗? 五年前,当我知道上帝对我的呼召时,也是这样;不能立刻说“我愿意”,是因为我胆怯,认为自己不行,没有能力,甚至想要逃避。即使来到工场后,还是胆怯,包括害怕带领短宣队。 短宣队来的第一个晚上,接近凌晨,我的嘴巴颤抖,身体无力;我虽然是宣教士了,并没有特别勇敢。可是,智慧和能力始于膝下,当我跪下来求告上帝,这句“你要靠着主的大能、大力做刚强人”就浮现在脑海里。我大声宣告,嘴颤立刻停住,身体也恢复力量,靠着主耶稣完成托付。 在圣经里,有一位叫但以理的“宣教士”,在异教工场——巴比伦宣教。哇,他的智慧聪明比全国所有的术士和用法术的都厉害十倍(但一20),又懂所有的异象异梦(但一17)。他在逼迫中经历平安(但六22)。异教国王还因为他的信心而认识和相信耶和华真神(但四34-37)。但以理宣教士真的很厉害! 但以理宣教士怎么能够这么有智慧,有平安,又使人信靠真神?不是因为他很有本事,而是因为他有一个超厉害的上帝,他懂得依靠这位上帝。他知道一切的智慧和能力始于膝下,一天三次跪在上帝面前祷告,即使在逼迫中还是一样(但六10)。他依靠这位赐智慧和力量的上帝,上帝不只是但以理的上帝,也是现在与我们同在的上帝。你愿意依靠这位与你同在的上帝,克服对宣教的恐惧吗? 基督已为他做了 根据2019 Joshua Project的数据,全球还有41.8%的未得之民,他们没听过耶稣,也没享受到作上帝儿女的福气,没经历到遇见真理的喜悦,还没体会到可以靠基督战胜邪灵、死亡和罪的神迹,也还没找到可以医治破碎心灵的良药!这一群人在等着我们去,在等着我们回应上帝,难道我们不可怜他们吗?他们需要基督,需要我们去告诉他们。 有一个从小在伊朗的M族,从少年时就开始用铁链殴打自己,他认为这是在为罪付代价,希望这样能获取真主的喜悦。一天,一名友人谈到上帝的爱,谈到自己在耶稣基督里生命的改变,恢复和上帝的关系。他赫然发现,一直以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如鞭打自己等),其实基督已为他做了,他只需要信靠耶稣基督。他说,这是他听过最棒的好消息。 你愿意成为这样的“友人”,把最棒的好消息告诉还不认识基督的人吗?你愿意与上帝同工以:得着更多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人吗?得着更多破碎家庭的人,处在黑暗找不到真理的人吗?上帝绝不会撇下你,祂必定赐你智慧和力量在宣教工场传福音、做见证和带领,只要你记得“智慧和能力始于膝下”。你不要把眼目放在自己的恐惧,倒要转向赐智慧能力的上帝,依靠上帝面对宣教的恐惧。愿你回应上帝的呼召,让人听见最棒的福音——好消息! 115

还要等多久呢?

with No Comments

喁喁自语 文:黄招杰(福源堂) 今年二月份,孩子们回来过年,正是满怀喜乐,感恩满满的时候。不料,就在这时,中国武汉爆发举世震惊的大疫情——新冠肺炎。当时,大家人心惶惶,我们也不例外,眼看孩子们陆续要回各自地方工作,最要紧的当然是口罩了;但那时到处严重缺货,最终也只能勉强找到三盒,让三个孩子带着我们的关爱与祝福离家。 接下来的日子,时刻离不开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电视、收音机、面子书、微信、Whatsapp、亲朋戚友之间总离不开这课题。令人措手不及的病毒感染,是如此真实地在世界每个角落肆虐,心中只能向主祷告说:“主啊,求你记念我们,怜悯我们,保佑我们!” 渡过危险期了 四月中,在英国的儿子克伟告诉我他发烧了,心中顿时一沉。克伟在英国利物浦医院担任肠胃科外科专科医生,平常并没有太多接触新冠肺炎病人的机会;但医院医护人员那么多,四处走动,而且外国人多不习惯戴口罩。我担心他会不会是感染到新冠肺炎了?! 第二天,检验后证实他感染了这令人闻风丧胆的病毒,所以必须自行隔离14天。由于院方认为他的病情还没严重到必须住院,而且一旦有状况,通知医院,就会立刻派救护车载他去医院就医。我们心里挂虑,他一个人生病,没人照顾,想着就难过;但上帝感动我:上帝无所不在,上帝无所不能,交托给祂吧! 克伟整整发烧12天,咳嗽但没有气喘,完全没胃口,非常疲累。有时候,一天只寄来几个字的短信,说他很累,想睡觉;甚至有三天都没跟我们通电话,因为咳嗽不能讲话。这些日子里,若不是教会牧者、弟兄姊妹、亲戚朋友们的关心和代祷,及上帝的保守,我真不知道怎样熬过去。总是担心身在异乡的孩子,不知道他到底怎样了;但奇怪的是,毎当我忧虑时,圣灵就会提醒我:上帝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上帝会看顾克伟。 第13天,好消息传来,他说一整天没发烧,整个人精神起来,舒服多了。第14天,同样没发烧;连续两天没发烧就是渡过危险期了,感谢主,现在他已经完全康复了。  他病好后告诉我,曾经感到很害怕,因为他有几个同事已经离开世界了。在他生病的时候,听我寄给他的诗歌,就心里得安慰;他也为所有代祷勇士关心并为他祷告而感恩。一场大病,让孩子和我们学习更多依靠主,再一次经历又活又真的上帝是何等慈爱和信實。只要我们耐心等候,主有祂的时间。 据悉,全球经济已被疫情严重影响,许多人失业,社交生活停止或减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冷漠,对学生影响也大……。但从好处想,环境少了些污染,空气清新了些,河流清澈了些,大地可以趁机休息。或许,我们是不是偏行己路太久?上帝是否藉着灾难让我们正视自己的渺小和无助,转而寻求祂?我们实在需要静下心来,回转向主认罪悔改! 疫情还要等多久才会过去呢,没人知道;但圣经记载:“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耶利米书廿九11-12)愿我们继续同心向主呼求! 668

小心邪教电邮 记得凡事查证

with No Comments

我思故我写 文:黄尊源(美里爱恩堂代理传道) 2020年7月29日,美里爱恩堂教会有了专属网页,并在网页上放了教会的电邮及个人联络号码(因从来不会在网络上放个人联络,所以除了此网页外,应该无处可寻)。 两天后(7月31日),教会收到一封电邮,电邮内容请参照图片。因为我没看到电邮,这封电邮的署名者Jessica就打了一通电话给我,电话内容和电邮内容一样。因为本身对社会公义及人权也是有一定的兴趣,听到她的来电时,差点就答应参与她所说的会议。所谓的会议,确切说是两三人对我一人的面试,是要让我分享对世界和平的看法,也分享我对宗教遭压迫的经历与见解。 但就在我想答应之际,心中有个声音提醒我:需要了解更多。因此,我告诉她:看了电邮后再回复。不看还好,一看电邮,上网查找后电邮中提到的HWPL组织的网页http://hwpl.kr/en/whoweare/hwpl,才发现原来这个组织来头不小,也不简单。该组织主席就是韩国邪教新天地教会的创始人——李万熙。换言之,这个组织是被新天地教会操控的组织。我大致浏览了他们的网页及YouTube Channel,他们乃以“世界和平”的名义成立这组织,这或许是他们扩张势力及影响力的方式之一。后来,我也在联合国网站里搜寻,发现联合国2015年的其中一份Journal of program(第15页)中提及这组织,可见这组织是被认证的。 之后,我便立刻透过电邮拒绝了她;然而,她并没有放弃,继续追问我拒绝的理由。自身透过此事件,更加被提醒网络的威力——异端邪教可以透过各种管道达到他们的目的。一个新建不到两天的网页,竟然马上就成了他们的目标。所以,想借此文提醒基督徒网络使用者:凡事留意。同时,我也发现异端邪教以比我们走得更前,懂得善用媒体及国际组织扩展他们的境界,不免反思:我们在哪里? 试想,如果这些异端邪教连教会牧者都敢来接触,我相信信徒也难免会被他们盯上。所以,弟兄姐妹,如果你收到任何莫名奇妙的邀请,切记与你的牧者先确认,请勿随意参与。 “你们要谨慎,要警醒。你们的仇敌魔鬼就像咆哮的狮子走来走去,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书五8) 图示:被拒绝后,她继续用电邮穷追不舍。 421

台长老教会新楼医院新旧院长交棒 诗巫人刘启举任第五任院长

with No Comments

刘启举医师(右)与蔡江钦院长(左)完成了交接仪式。 报道:韵琴 出生于诗巫,在台湾行医30多年的刘启举医师于8月2日正式上任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台湾新楼医院第五任院长,一切荣耀都归于上帝。 刘医师生长于诗巫,其父亲是已故刘兆泉会友传道。他也是沙砂工商、文化界闻人刘强举、长举、良举、伯举及辉举诸先生的胞弟,在9位弟兄姐妹中排行最小。 刘启举在8月2日进行的新旧院交接感恩礼拜中致词时,感谢董事会给予机会,让他出任院长,来传承先辈传教师及前任各院长所努力的医疗传道使命。“尤其是第四任院长蔡江钦院长在过去4年间辛劳的付出,也因他那坚定的信仰,让新楼医院蒙福,在平安中成长。” 他引用了蔡院长曾说的,“是以受拣选作上帝管家来看待刘个职分”。今天他以同样态度来接受这个职位,并感谢徐副议长的勉励,作为上帝的仆人要忠心、谦卑、服事。“我们对上帝的回应态度应该是:“‘我在这里,我愿意,请差遣我’,因为你看到那价值。” 他表示,我们被上帝摆在这位上就要尽心、尽意、尽力去做。然而,要做些什么或行些什么呢? 绝对不是行人眼中看为重要的事,而是行上帝眼中看为善、看为忠、看为正的事。善是做对的事,正就是用对的方法做对的事。 刘院长强调,谦卑受教的心是不容易的,并希望上帝赐予我们愿意受教的耳朵,听上帝的话,行祂的旨意,遵循祂吩咐的一切。顺服是每一个作为忠心仆人的共同记号,只要服在属灵权柄之下就被会保护,而且没有一个权柄不是上帝所设的。 他希望能够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作为下属,要顺服;作长者、上位的,要做好榜样,作为属灵的领袖。他也期待所有同工要“合一”,不单独作战;“合一的原文是合声,就是大家可以唱不同声部,但合在一起却很美,所以要合一,一起成就上帝的命定。” 生活在基督化家庭里 刘院长从小生活在基督化家庭里,其父亲刘兆泉传道是属卫理公会会督所特许的会友传道。头戴帽子、踩着脚车的他,20年从无间断地四处布道,并协助许多地方教会的传道事工,更将他亲身体验之上帝的大能与恩典如何充满在他与家庭的见证,活生生的展现在人的眼前,带领了很多人归向基督。每年在向他所属教区提出的事工报告中,感动许许多多的与会者,被称为“教会的守望者、代祷勇士”。而刘兆泉的家庭更蒙上帝的眷顾,其子女个个都非常优秀、事业有成,在各领域荣神益人。在父母亲的熏陶与兄姐的教导下,刘院长踏实地完成了不同阶段的学习人生。 年幼时,刘院长与家人生活在亚山港乡下,就读于南江小学。中学时期就读中华中学,九号班毕业后转至卫理中学就读。十一号毕业后,他于1979年远赴台湾深造,就读台北医学院取得医学士学位,并在考取医师执照后,留在台湾医界服事。 刘院长历经台北医学院附属医院、高雄医学院附属医院、中国医学院附属医院,其间也继续于高雄医学院深造取得医管硕士学位,并于1991年进入新楼医院服事迄今,倍受新楼医院董事会肯定而敦聘为新楼医院第五任院长,肩负起时代的医疗传道使命。 刘院长除了现职外,目前还担任中华民国医师公会全国联合会第十二届监事以及台南市医师公会第三届监事长,受聘为台南地方法院“医事类专家谘询委员”与“医疗专业调解委员”,亦为南区健保署医药审查专家及台湾麻醉医学会“法规及健保政策委员会”委员,并为教育部部定讲师,受任长荣大学兼任助理教授级。 医疗传道坚立不移 座落于南台湾具有155年历史的台湾第一家医馆——新楼医院,是早期苏格兰宣教师马雅各医师(Dr. James L. Maxwell)受上帝的感召,以医疗传道的精神来到台湾台南时创立的。创始之初遭逢一些误解而引发的逼迫等事件,却没打消马雅各的传道使命。就如后来新楼医院一路走来,历经清朝、日本殖民以至于第一、二次世界大战至今,仍然坚立不移。 虽然外在环境的改变,健保制度所带来的冲击、医院林立的竞争及医学中心的挑战,让身负医疗传道的教会医院经营备受压力;但是,新楼医院的历任院长及其所带领的团队,仍一本初衷地忠于马雅各医师所传递的宣教精神——以服恃(Service)、爱心(Love)、盼望(hope)为念,以成为社区身、心、灵(Spirit、Life、Health)的标竿医院为愿景,来发扬新楼精神理念,提升医疗服务品质,实践社区全人照顾。 追溯新楼医院的历史,自1865年迄今,历经:一、旧医馆时期(1865-1900)三位院长;二、新楼医生馆时期(1900-1935)四位院长;三、南部大会新楼医院(1936-1945)三位院长;后于1945-1950为战后中断了六年;1950年恢复为新楼诊疗所,并开始为期33年的新楼诊疗所时期(1950-1983),延续聘任三位所长来进行医疗传道的事工。直到1983年开始进行重建,而于1985年11月24日举行医院落成奉献感恩礼拜,开启重建后的新楼医院的医疗传道事工。 重建后,历经第一任院长郑良诚院长(1985-1998)、许重胜代理院长(1998-1999)、第二任庄明雄院长(1999-2008)、第三任院长黄祖源院长(2008-2016)、第四任蔡江钦院长,及于今所上任的第五任刘啓举院长。 335

无孔不入的异端 小心“进化中”的东方闪电

with No Comments

我思故我写 文:张鸿恩(诗巫卫斯理华语堂主理牧师) 当世界各国正忙于抗疫之时,来自中国的异端东方闪电(或称“全能神教会”)可不是在家闲着没事干,而是比正统教会更忙于“网络宣教”,以欺诈的手段去迷惑“可吞吃的羊”。 今年4月,异端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在面子书上注册了一个群组,取名为“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好一些卫理公会会友被误导,还加为好友。感谢主,在众牧者和弟兄姊妹联合举报下,该群组最终被撤下。后来发现,原来东方闪电不只冒充“卫理公会”,也冒充其他教会。 同一时间,一个会友在行动管制令(MCO)期间也差点落入对方的网络圈套;要不是上帝奇妙地介入以及基督徒友人及时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第一次“见面”就讲很多 上週,一个名叫“林珍爱”的陌生人加我面子书。乍看之下,对方的人头像(Profile picture)还蛮“正常”的;正面照有“头”有“脸”,戴着口罩,还提倡着“全民防疫一起来”。再看看对方的介绍(Intro),原来对方是个销售经理,在太平洋国家神学院读过书,曾在浙江省杭州高级中学就读,目前住在纽约。 这样的介绍很像是东方闪电一贯的作风;再检查对方的相簿时,我发现了几张“可疑”的照片。 我决定试探性地私讯对方:“请问你是?”不到几分钟,对方马上用特别甜美的声音留了长达49秒的语音信息(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讲这么多的啊!) “啊,您好!我叫林珍爱。我的英文名字叫Lisa,你可以叫我Lisa喔。我是长老教会的。嗯~我当时加你的时候呢,说实在的,还真的闹了一个笑话呢。我是在一个工作的原因,要查询一些东西。所以看到你头像的时候,当时我真的吓一跳,特别像我认识的一位朋友。所以我就给你发了邀请了,因为当时也没有细看嘛。过后等我工作忙完了以后呢,我再点看看的时候,发现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位朋友。但是我看到你是基督徒啦,所以我就没有把这个邀请删除。我就想到,这是上帝的安排,能让我们在网络上相识。以后有时间的话,可以大家一起多多分享主的话语喔。” 把我给拉黑 听了之后,第六感告诉我,对方根本就是异端东方闪电的人嘛: 一,积极主动跟网络上刚“认识”的陌生人介绍自己的中英文姓名; 二,我是“长老教会的”(强调自己是来自正统教会的信徒); 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加我为好友; 四,我们都是基督徒; 五,上帝奇妙的安排; 六,邀请未来一起多分享主的话。 由于当时正忙,没时间跟对方耗,我就直接拆穿对方的身分。没想到,对方恼羞成怒,再留四个语音信息给我,把我骂了一顿。当下,我决定把对方的语音信息录下来“做纪念”。没想到,才刚录完第一个语音信息,对方就把所有的语音信息都删除了 (干嘛这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连一句再见也不说)。 今天再去面子书搜寻她的资料,却怎么也找不到,看来对方不想跟我做朋友,把我给拉黑(block)了。珍爱啊,珍爱,赶快改邪归正吧!耶稣才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藉着耶稣,没有人能到天父那里去。(约十四6) 正在“进化中” 话又说回来,其实异端的猖狂没什么好惊讶的,因为耶稣早已经预言提醒我们:“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看哪,我预先告诉你们了。”(太廿四24-25) 这件事让我学习了几个功课:异端东方闪电正在“进化中”! 一,过去,我们提醒会友辨识东方闪电的方法之一是看对方的profile picture(人头像);东方闪电的人都不放正面照,如今,这个方式似乎不管用了。 二,过去东方闪电的面子书都是走“基督教风”的路线!一堆经文照、风景照、积极正面的口号等等,几乎找不到任何私人的生活照。如今,他们已经从“错误”中学习了。 三,东方闪电的信徒真的很积极主动去“结交朋友”,甚至不惜谎称自己是“长老教会”的信徒;对方的目的和动机可想而知。 结论: 一,坚固信仰根基,不受异端邪说诱惑。 二,社交媒体上的陌生人一概不加为好友。 三,多留意身边的基督徒,彼此照顾。 对我而言, 除了耶稣基督,其他神我一概不加以理会; 除了认识的人,其他人我一概不加为好友。 1734

1 2 3 4 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