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以美会的发源地
巴尔的摩爱巷教堂慈绳爱索系全球

with No Comments

美以美的故事(16)
文/黄孟礼(本报总编辑)

《卫理报》在前面三期共刊登了1760年代,自英国移民至美洲的卫理宗移民,不约而同地在三个地点各自发起卫理宗运动的聚会成立。这三处地点与人物包括:马里兰州的会友传道罗伯特.史特劳布瑞奇(Robert Strawbridg)于1762-1763年间设立班会丶纽约有“卫理之母”的巴巴拉赫克(Barbara Heck)于1766年间开始聚会,及费城的多玛韦伯(Thomas Webb)于1767年间设立的会社。

随着1760年代这种“会友传道式”的班会等活动零星成立,人数有所增加。尤其 在1768年10月30日落成的纽约翰街教堂(John Street Chapel),其信托人多马泰勒( Thomas Taylor)写信给英国的约翰卫斯理报告建筑丶经济等情形;因在泰勒要求下,卫斯理于1769年差派两位志愿教士——Richard Boardman(1738-1782)及Joseph Pilmoor(1734?-1825)前往美洲的纽约及费城协助牧养工作;后又派来Robert Williams(1745-1775,主要在马里兰丶维基尼亚)及 John King(1746-1795,主要在马里兰)等协助。

亚斯理被差往美洲
1771年,约翰卫斯理又差派了亚斯理(Francis Asbury,1745-1816)及Richard Wright来到美洲。他们于1771年9月4日出发,川行了52天于10月27日才抵步美洲的费城。从此,亚斯理开始了在美国45年的服事。

1773年4月2日,这些分散的卫理宗代表在费城的圣佐治教堂举行第一次非正式年会,并接收约翰卫斯理正式委任亚斯理为美洲助理。会上也按立了William Watters(1751年10月16日-1827年3月29日)成为美洲第一位本土的游行传道。

与此同时,美国出现“独立革命运动”(American Revolution ,1775年—1783年,泛指北美十三殖民地脱离英国,创建美利坚合众国)一连串事件。这因1760年代的抗税运动为起源的运动,当时流行争取美国独立的口号:“纳税而没有代表,就是暴政。”英国约翰逊(Samuel Johnson)针对这口号,写了一篇文章——《纳税非暴政也》。1775年,约翰卫斯理就这篇文章也发表了《告英殖民地书》,严厉斥责这一班反对抽税的移民。英国政府很满意,但一些支持移民的反对者则竭力攻击他,这小册子的言论也让当时在美国的卫理移民会众为难。

之后,约翰卫斯理又出版了《告美国殖民地书》的小册子。这些消息传到美洲,使美洲这些移民认为,追随卫斯理者都是到死也不肯悔改的保守派人,因此对卫理公会没有良好的印象。正因如此,除了亚斯理外,其他英国前来的牧者在这段时期都纷纷返回英国。亚斯理是唯一留下坚守岗位的英国牧者,他一直保持中立态度,继续他的工作。后经历美国独立战争(1775-1783年),卫理公会站在美国的一边,才渐渐恢复当地人民对他们的信任。

正式成立“美以美会”
1774年,亚斯理在马里兰州建立了4个“连环”(Circuit,类似现在的牧区) ,在他努力之下,美洲卫理宗在美国革命期间仍然稳健发展。当教会人数愈来愈多,成立美洲卫理教会似乎是刻不容缓的事了。因为在美洲非常缺乏按立的牧师,约翰卫斯理基于本身仍然归属于圣公会,就特请圣公会按立数位传道人为牧师,并派往美国。由于英国圣公会主教不答应,约翰卫斯理只好于1784年11月派遣谷多马博士(Thomas Coke,1747-1814)为监督,前往美洲,监督美洲卫理宗的发展工作;同行者被按立为牧者的还有Richard Whatcoat与Thomas Vasey。

谷多马到了美洲,与亚斯理先在德拉瓦(Delaware)弗雷德里卡的Barrat教堂谈论委任美洲会督事宜,关于此事,亚斯理坚定地说要得到全体卫理宗牧者传道的同意。因此,当时他们就委任一位传道人Freeborn Garrettson 赶紧出发,通知分散在各地所有传道人尽量出席在巴尔的摩召集的圣诞会议。这位传道人被形容“如一只箭”,在6个星期内走了1千2百英哩的路,通知开会事宜。最终,在1784年12月24日有约60位传道人来到巴尔的摩出席爱巷教堂(Lovely Lane Church)举行的圣诞会议,会议约一个星期。会上正式成立了“美以美会”(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谷多马在会上正式按立亚斯理为“美洲美以美会”的会督,成为美洲美以美会全权负责人。

会上也通过了卫斯理所编的崇拜仪文(是根据英国圣公会公祷书的简缩本)。同时也通过采取卫斯理参考英国圣公会的《39条要道》所提取出的24条,并为配合美洲的情况,另加一条要道,共25条。还有一件事,就是以卫斯理的行政为蓝本,制定法规,规定了巡环牧区及游行传道制度。谷多马曾先后9次横渡太平洋来回英国与美洲之间,故而被称为“美洲卫理宗之父”。

1786年,爱巷教堂迁至光街;而原来的爱巷现称为Redwood街,后被充为商人俱乐部,现在则成为巴尔的摩国际学院。今天,爱巷教堂已经重建并且仍聚会至今。目前,爱巷教堂后面有一个小型博物馆,并收藏有亚斯理的讲台,甚至很意外地看到可能是“中华民国”的一块布匾。亚斯理的埋葬地则是在爱巷教堂南边4.5公里的Mt Olivet墓园。

小结
虽然卫理宗于1760年代就有了各种聚会活动,但却一直到1784年才成立了“美以美会”教会。那时距离卫斯理兄弟曾于1736年抵达美洲,已经是48年后的事了。

1784年,卫理宗历史著名的“圣诞会议”于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Baltimore)的爱巷(Lovely Lane)的聚会地方产生了“美以美会”(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这里是“美以美会”(现称“卫理公会”)宗派正式诞生地。身为美以美会的“后代”,咱们若要追根溯源的话,除了诗巫,以至福州,然后就是美国的巴尔的摩了。

总游览人数: 95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