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路有祢 pg.27

with No Comments

@钟赐鸿 未知的大学生活让我期待又彷徨,唯吉隆坡卫理公会沐恩堂的“家人”常让我忘了自己身处在新环境。作为新生,我也在沐恩堂感受到熟悉的家庭温暖,不会格格不入。 在这里,我能深切感受到上帝的带领和经历祂时是那么的美好。在彼此关爱的氛围里,我们可以自然分享彼此生活中的大小事(我过去习惯将心事藏在心里,忘了自己并非独自面对,有上帝和属灵伙伴一起分担)。 透过小组和教会集体祷告,我清楚感受到祷告给我生命中所带来的改变,且能将自己的软弱和痛苦完全交给上帝;面对未知时,我也不再胆怯,更相信和顺服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安排。 因着疫情的影响,大学停课,将实体教学改为线上教学,许多大学生也回乡。父母也让我回砂拉越,在线上学习。返乡前,我的房子租约已到期,若要续租,就得承担整间房子的租金。和家人商量后,我决定在吉隆坡寻找新住处,以安顿个人物品。 但时间实在迫在眉睫(离回乡仅剩数天),且疫情肆虐,要找到适合的住处很难。我手足无措,于是祷告交托给上帝,求祂为我安排。随后,我在教会小组的聊天群里透露了个人状况。不久,手机铃声响起,小组一位弟兄说有一个空房可安顿我的物品。当下,我深知上帝聆听了我的祷告。 安顿好一切后,我预备返乡。在这非常时刻,回乡之旅自是充满许多风险;但我相信,藉着祷告,即使有突发状况发生,我也可以冷静面对一切。我深知,上帝会赐我智慧,保守我平安抵家。 若你也即将前往吉隆坡升读大学,沐恩堂大专迎新事工欢迎你!无论是在吉隆坡就学,或在家乡接受线上课程,我们非常愿意帮助您更快融入校园生活和寻找到属灵之家。有意者请联络大专迎新事工负责人:谭锦祥传道(018-2420 822)、黄雅亿(011-10705836)、黄德源(013-2895 532)或吉隆坡卫理公会沐恩堂:03-41425 255(Facebook:Memc Youth;Instagram: memcyouth) 总游览人数: 37

疫情下的学习 pg.24 – pg.25

with No Comments

积极面对考试模式的改变 毕理动态 供稿:毕理学院 毕理学院在2006年开办ACCA(英国特许公会专业会计)文凭,至今约15年。但从去年(2020年)开始,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无奈由实体课改为线上课程;然而,这样的转变依旧不影响讲师们的专业。 一位讲师表示,因新冠肺炎疫情的缘故,改变了学生的考试模式,也从过去和同学在电脑室里并肩作战,到现在要一人独处一室孤军作战。虽然环境变了,但依旧改变不了学生对学习的热忱和面对挑战的勇气,他很是安慰。 首次尝试线上考试 其中一位考生林莉霞说到:“我愿意尝试远程考试是因为想给自己一次机会。即使我不知道面对的会是什么挑战,说实话,当时身边朋友都说这是件很冒险的事情,但我仍想去试一试。当然,也因为我不想做好准备却因为疫情而影响进度。其次,我想疫情不会这么快过去,我们还要跟这疫情对抗一段时间,可我不能因此停下脚步。我们需要更改策略,换一种模式进行,如果我因害怕不选择远程考试的话,那万一接下来的几次都是这种模式呢?总是要面对的!所以我不逃避。 谢谢老师在我不知道该选择逃避还是面对时给了我很好的建议,让我顺利考试,不因疫情而影响进度;也谢谢老师在备考时一直都在线,有任何疑问都能提供详细的讲解,才让我的考试这么顺利。” 除此之外,另一位考生刘伊靖也表示:“我原本预计在2020年12月时参与ACCA的实体考试,那时人在诗巫上课程,而实体考试地点也在毕理学院。然而,原本计划好的所有事却因疫情导致实体考试被取消。理所当然的我想说,这次考试只能延后,准备上好课,收拾行李就可以回美里的家。不料,某天上课后,朋友告诉我学校有提供地方让我们参加远程考试。我之前听过这种模式的考试,只是条件特别苛刻,如考试房间必须封闭,四周不可以任何关于考试的资料,网路必须稳定等等。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拒绝了远程考试,因为觉得自己没法找到如此‘完美’的地点。” 她继续说:“然而在知道学校由提供考试房后,我决定尝试一下,即使有风险,但除了想要尝试一下新方法,自己也想着反正机会摆在眼前,就不要浪费,而且能考一科是一科!就这样,我踏上了‘远程考试’之路。或许是因为考试地点在校内,所以无论是网络设备还是考试环境都非常理想。三小时的考试从检视环境,开始作答到最后交卷都没出现什么问题。我想若是在家中或许无法如此顺利。总而言之,在预备考试和考试时,我并没有遇到太大的挑战。另外,也想对老师说谢谢,为我们这群学生用尽了自己最大的耐心教导,在我们考试前还为我们补习,巩固知识,只为了我们能一次考完拿到好成绩。老师们提供了很多资料让我们复习和学习,千言万语尽在感谢中。” 不影响学习进度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们有着许多未知数和数不尽的变化。家长们或许会担心孩子们的课业进度,或许也会担心讲师们忽略了您的孩子……但,请放心,毕理学院讲师们正克服种种的挑战,无论是实体课或线上教学,都不影响他们的专业,进而栽培孩子们的纪律和专注力以及提高吸收能力。 许慧娇是其中一位考生,她感谢每一位讲师在备考期间的帮助和耐心教导。她指出:“记忆特别深刻的是有一次晚间复习时遇到问题,我将练习题发给老师,非常暖心的是,即使并非办公时间,但老师还是在很短时间内就语音回复,而且还细心地将每个步骤写下来,拍照发给我。” 这些学生地分享也证实了疫情间的线上学习并不会影响学生们的学习进度。 毕理学院下一个开课日是6月7日,学院已准备好完善的教学模式,无论实体还是线上, 我们都愿意陪伴您的孩子一起在学习上成长。欢迎联系084-322268 或 01155568806 ,让我们一一为您和您的孩子解说毕理学院的ACCA和其他科系相关资讯。 总游览人数: 7

教育也是服务业 pg.23

with No Comments

黄希光:毕理与时并进 教育也是一种服务业,为了提供更有素质的教育,卫理毕理学院将继续秉持着“锻造人才,服务社会”的理念,用优质课程教导与塑造学生,让他们成为拥有高尚品格,且素质佳的未来社会栋梁。 “毕理学院所提供的课程,就是学院的产品,而学生就是被锻造的对象。”卫理毕理学院新任董事部主席黄希光在接受《卫理报》访问时如此说。 大马拥有为数不少的大专院校,毕理学院要突围,就必须塑造自己的独特品牌;而培育有品格、素质佳的人才,就是毕理学院的特色。 他强调,卫理毕理学院不是一间普通的高等教育学府,毕理学院拥有以圣经教导为依托的教育基础,更是一间强调品格塑造的学院。提倡品格教育,不仅仅是重视学生的学术成绩,更多是关注学生在智、体、灵、群方面平衡的成长。 “在毕理学院读书学习的学生,学习的内容除了相关科系的理论知识,还有待人接物的技巧、表达自我能力的技巧,以及领袖才能的培训。我们希望通过这些课程,将可以为社会培育出更多品格佳,素质优的人才。” 为此,毕理学院将陆续推出新课程,为学子提供更多选择,以更加擦亮学院品牌,如即将推展的A-Level课程,就是其中之一。 鼓励讲师自我提升 当然,学院师资也须与时并进,随着社会的演变改变教学方式,以符合新时代的要求。近年来,该院不断地加强师资,除了征聘新老师外,更鼓励现有讲师们自我提升。据他所知,目前已有多位在职讲师正攻读博士学位课程。 与此同时,毕理学院的课程除了注重学术与实践外,更是提供学生们更多的实习机会,让他们与职场接轨,早日融入社会。“我们不希望学生们在开始上班时,还是一个处处都需要学的职场‘小白’,而是可以马上进入工作状态的人才。” 正因为如此,毕理学院早在多年前,就已经与社区各大公司与机构有着良好的伙伴关系,为学生们提供实习的机会。 黄主席表示,为莘莘学子们提供可负担的优质教育 ,一直都是支持卫理毕理学院向前迈进的动力;因此,毕理学院会不忘初心,持续地为学子们带来更优质,且又可负担的教育。 有了优质的软体设备,硬体设备更是不能被落下。“除了已经开始启用的新校舍,毕理学院正在提升设备,以便在近期内,将毕理学院的校园打造一个智能校园,让学生们在校园中就可以享受最佳的智能环境。” 朝大学学院迈进 此外,在踏入毕理学院创校30周年的2021年,该院将会拓展招生的区域,以便招收更多外地学生,而不是仅限于砂拉越中区。 “这些年来,我们的学生大多数都是来自诗巫及周边地区,砂拉越其他省份学生虽然在近年来已经有所增加,但我们应该把眼光放远,目标放大。因此,接下来我们将会拓展市场,希望可以招收更多中区以外、砂拉越以外,甚至是国外的学生。” 自2013年起,即加入毕理学院董事部的黄希光,在担任了多年的董事后,于2021被推选为董事部主席,并坦承毕理学院董事部目前的目标是要把毕理学院打造成大学学院。因此,该学院在未来的一切举措,都会朝着这个方向迈进。 总游览人数: 3

毕理学院选出2021-2024 年董事部
黄希光获选为新董事部主席 pg.22

with No Comments

毕理动态 报道:韵琴(本报记者) 卫理毕理学院2021-2024 年董事部成员选就,黄希光获选为新一任董事部主席,冀将带领毕理学院走向更高峰。新任主席黄希光自2013 年起便加入董事部,他是一名渣打会计师,目前是砂拉越油棕有限公司集团的首席执行员。董事部副主席则为郑仁彬医生,他是本地著名医生,曾经担任过卫理公会砂华人年议会残障关怀部主席(1998-2005),以及基督徒社会关怀部主席(2006-2013) 卫理毕理学院2021-2024 年董事部成员:主席:黄希光副主席:郑仁彬荣誉主席:许政璋董事:砂华人年议会会督刘会明牧师卫理神学院院长邱和平牧师砂伊班年议会会督博尼·史道牧师砂伊班年议会代表Mammat Unggat官伯永黄良蓉张扬烈黄祥榜许鲁维杨锦华黄祥辰医生林清柔 总游览人数: 5

本地宣教士代祷事项 pg.20 – pg.21

with No Comments

献上馨香祭 Ulu Julau,Matop林芳芳 感谢主,让我能顺利完成祷文、讲章及灵修材料。 为长屋会友健康及属灵生命成长代祷。 Subang Anak Malang 已过世,求主安慰他的家人,让他们更有信心依靠主。 感谢主, Tr. Unjan 在4 月3 日在神学院受装备,求主让他有健康、记忆力,努力学习,有能力领导长屋会友。 因疫情的严重,有许多长屋封锁,愿上帝让他们能明白祂的话语,愿意顺服祂。 为主日学孩子能花时间常常祷告,自小认识上帝,有信心跟随主。 三马连,古晋余爱玲 请为我的服事祷告,求上帝赐我智慧和能力,特别在这反复无常的疫情下,看见新的异象、新的方向,在圣灵的光照和带领下,继续寻找失散的羊,将他们带来归主。 请为三马连的小门徒们祷告,求上帝的灵触动他们的心灵,在家里自动以上帝的话语装备自己,过着读经、祷告、灵修的生活,预备将来为主摆上;也为他们面对读书的难处祷告,求上帝赐他们聪明智慧继续学习上进。除此,求上帝看顾他们不受到病毒的感染。 请为玛丽哈、马当和三马连的会友们祷告,求上帝坚固他们的信心和信仰,遇到任何挑战,都要坚定持守主的道,不在灵命上退步,也不偏向世界的道路。 请为我的身心灵祷告,有健康的身体,有饱足的灵命。求上帝赐我属灵的亮光,在读经、灵修、预备讲章和写灵修篇时,看见圣经里的宝藏,也将这宝藏与众人分享。 请为住在Cenderawasih 的Johnny 和他的家人们祷告,求上帝光照他们的心灵,愿意认罪悔改,断开捆绑他们的锁链(酗酒、抽烟、毒品、忧郁症以及和邪灵的干扰)。 实兰沟,民都鲁Bryan Anak Luwes 为我所服事的禾场——Rh Dunggat、Rh Layang 和Rh Suring 祷告,愿这片土地所有疾病都可被治愈,疫情情况得到控制。 为我将在4 月份生产的老婆祷告。 为我的家人,特别是母亲祷告,求主保守她做生意(卖菜)时不被新冠状病毒感染。 为我的服事祷告,在疫情期间让我能够安静自己和完全依靠上帝。 为民都鲁祷告,让我能够在这段期间依旧能在服事禾场上做关心的工作。 Lubok … Read More

客家禾场广大急需工人 pg.18 – pg.19

with No Comments

客家福音事工之后顾前瞻(2019-2021) 宣教的脚@蔡建清、蔡晓虹 我们的宣教心是早年王宝星牧师在古晋达万再也布道处牧养时所奠立的。2000年初,她从诗巫来到古晋,与三一堂的许广铮牧师见面,谈论到印尼西加里曼丹宣教事宜,由于我(建清)当时是古晋教区宣教执行会的主席,所以就直接与这事工挂了勾。 当年五月底到印尼西加坤甸与当地卫理公会的牧者及来自他们母会的代表见面,相谈甚欢!当地教会的母会有人提议说:“不然我们把西加的卫理公会的堂会归给砂拉越卫理公会看管,因为在地理位置真很合宜。”(古晋到坤甸只需30分钟,而雅加达到坤甸则需1小时30分钟) 同年八月,年会宣教部就派我带领短宣队到坤甸、山口洋、Kakap、Sg.Pinyu等地进行7-8天的短宣体验。从2000年至2007年的八年里,我曾带领整十支短宣队到西加(除了2003年因去加拿大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而由他人代替)。2008年,我们在年会的祝福下于印尼西加山口洋的咖啡山(又名“高杯山”)驻扎了一年,开始了中、英文补习班及儿童主日学,与当地及山口洋镇的客家人来住甚频甚深;也在上帝的恩典下,每天(除了主日)步行去认识村子的人,同时把福音传讲给大部份的人,决志信主的有好些。 如果说山能蕴藏珍宝,那么我们倒希望山口洋独一无二的“莎丽(SARI)山”把我们的脚印深藏在她心中。如果说心是宝库,那么我们的心是因在印尼西加山口洋镇咖啡山的客家事工而丰富(可参阅《迹》一书)。 2018年,我们参加了在诗巫举行的“全国禁食祷告大会”,年会布道部干事刘会先牧师与我们寒喧时,叫我们考虑参于古晋的宣教呼声——客家人的福音工作。一个月后,刘会先牧师拨电问我考虑得如何 ?其实大会回来后,我没有认真考虑,给刘牧师这样一问,很是汗颜,只好硬着头皮说:“牧师,再给我一个星期。”在那星期里,有微小的声音对我说:“建清,你还有多少个十年?”声音虽然很微小,但震撼力很强,把我犹豫不决的心粉碎! 摩西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的可到八十岁。当时我已69岁,一年后就70岁了。我知道自己不是强壮的,活到80岁的机率不是很高,没多少个十年可等了(我说十年是因为从2008年到2018年是十年)! 当我听见“你还有多少个十年” 时,蓦然惊醒,自己很快就进入古稀之年,所剩的年岁已无多。所以在十月8日(在期限结束前)就拔电话给会先牧师,告诉他我们愿意尝试一年,于是在2019年再次投身于宣教禾场上。 14人决志信主 2019年是狂犬症肆虐的一年,但感谢赞美主,祂的杖祂的竿都与我们同在,保护着我们的每一个脚步,都有主所赐出乎意外的平安。那一年,我们的脚踪踏印在古晋玛丽哈、石角六个乡村、石隆门、新尧湾及晋连路三十四哩打叻村一带,共接触过711人数(新旧朋友)。上帝给了我们聪明智慧,让我们跟那些陌生人有接触点,把线的两端连接上。由于大家还陌生,也不想他们存有猜疑戒备之心,因此,大多没有向他们要联系号确。 2019年,共举办4次福音茶会或聚餐,曾向103人讲说耶稣的爱与牺牲,共有14人决志信主,跟随耶稣。一切的荣耀都归于天上的父,平安喜乐归于地上的人。 2020年1月到3月中,我们还照常在“老”地方跑动(除了没有去打叻外,林恩慈牧师顾念我们年纪大),重新让新的鞋印印在其上。可正当我们想把油门踩深时,世界就被疫霾笼罩。从3中月开始到12月,因不同层次的“行动管制令”,遵守政府颁布的SOP,并抱着“保护自己=保护他人;保护他人=保护自己”的心态,放慢脚步;但却让自己的手勤劳一点——多寄送自制经文或救恩信息的早晨问安卡给老朋友、老同学及学生们。直至今时,有一两位问:“你们是基督徒吗?”这一两位则是我们穷追不舍的福音好对象。整体来说,我们并没有收到理想中的反应。 疫情无情阻隔了人与人实体接触,但却无法制止人与人在线上/云端的交往。我们报名参加了年会所推荐,由学园传道会所主办为期三天的“数位短宣训练会”(7-9/12/2020)及两次的DMT,学习如何在线上与人分享救恩信息,别有一番学习在心头! 这与实体接触有实质的差别,但数码宣教确实有它的方便与价值,它也是疫情下最实用的策略。然而,我们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说,2019年比较多姿多采。 懊丧的一年 本以为2021年会是转捩点,能回到2019年的生活模式和宣教步伐;但事与愿违,我国每天确诊人数高居不下、传染群有增无减、感染地区也如涟漪扩张、高风险年龄层的“美名”也无法改变……重返2019年的意愿就显得难若登天。 无可否认,2020年是我们很压力和懊丧的一年,虚有其名(客家事工)却因疫情及家庭牵挂而没有“业务”表现。于是,我们在2020年7月起转为义务者,也为我们消除了好多压力。但砂拉越州20万客家人的灵魂得救依旧让我们牵肠挂肚。 除了祷告还是祷告,愿COVID-19瘟疫的威胁快快过去,让我们可以再次迈开脚步,走向前方;同时,求上帝赐我们聪明智慧,晓得如何有效使用社交平台为传福音管道;又求祂给我们保罗的心志,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救些人。当然,我们更祈祷,有更多的人出来委身于客家福音事工的禾场上。如果一个人能耕种一顷田,两个人就能在同一个时间上耕种二顷田,那么,若有五十个人就同时能开垦五十顷田地,这样计算下去,效益是非常惊人的。 (写于2021年1月25日,古晋) 总游览人数: 8

2021受难周线上国语崇拜
用国语诠释上帝的爱 pg.17

with No Comments

教会动态 报道:韵琴(本报记者) 2021年受难周,马来西亚卫理公会砂华人年议会不忘国语事工会友的需要,从最后晚餐到受难节,再到复活节,连续三场国语线上联合崇拜,用国语诠释了耶稣基督流血洗净世人罪恶的故事。 4月1日晚,诗巫福源堂与美里杜当堂联合进行了线上最后晚餐崇拜,并通过杜当堂的Youtube频道进行直播。杜当堂的陈俊杰牧师是当晚讲员,他表示耶稣明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很痛苦,也曾向上帝求了3次,但最终依然定意遵行上帝的旨意。另外,耶稣不管他人说什么,祂只坚持做对的事。 4月2日上午,诗巫区受难节国语线上崇拜通过诗巫福源堂的Youtube频道直播,讲员叶荣凤传道在讲道中指出,十字架是基督教的象征,更是一种痛苦、一种饶恕和一种救赎的象征。 4月4日的复活节国语线上崇拜,同样通过诗巫福源堂的Youtube频道直播,当天的讲员曾志福牧师传讲了耶稣基督的复活,及祂的复活带来的真正涵意——传讲祂复活的好消息,更要懂得悔改,战胜魔鬼,活出基督。 总游览人数: 7

滞留本地的宣教士
如何转换心态和宣教模式?pg.14

with No Comments

文:李玉英(宣教士) 记得在上跨文化课时,老师说宣教士就如搭帐篷的游牧民族,需要随时做准备应变当局各样的情况。当时有一项活动是Unknown to Unknown,活动都是突发性的。我从跨文化训练营学习到要随机应变,并应用在宣教工场——局势有什么变化就随时变通面对。在事奉道路上常面对现实生活环境、治安、政治局势改变、签证问题、疫情的挑战暂时不许可回到工场等等;或有些不能继续留在工场服事的宣教士,就需要暂回家乡等候祷告,内心真的感到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工场的问题,忧心忡忡,耐心和信心都面对考验,也不知道何时可再一次重新出发。 有人说,宣教士是处在第三文化中,这是我内心最深的感触。我长期在国外事奉,生活、文化、观念各方面多少被当地文化影响。回到家乡生活时,得提醒自己是马来西亚人(有时感觉自己都已不是马来西亚人了)。感觉上好像活在很熟悉却又陌生的环境文化里,希望自己平顺地重新融入原有的文化,事实上却又显得格格不入,再次体验“文化冲突”(CultureShock)。 特别当信徒称呼我牧师时,心里莫名地有点忧虑;毕竟宣教士面对“复杂”双重文化的情绪是外人不易理解的。虽然我有机会可以和家人朋友暂时重聚,疲累身心灵可以休息一下,可以把一切事奉牵累暂时放下;但又不由自主地担心工场的羊群们:他们还好吗?还有工场搁置的工作与事奉,其实有潜在的压力。所以,需要天父圣化我们的情感, 不让不必要的消极情绪困扰我;需要找些宣教士同工谈谈心,彼此鼓励、祷告,毕竟大家走在同一条路上会有同感共鸣。 路不转,我转 我留在家乡事奉,虽有机会与其他牧者和弟兄姐妹交流,但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这里的人和事物都好陌生,好像自己不属于这里。教会很多事情、环境、思想观念、待人处事等都不一样。疫情期间有很多限制,新的事奉方式也是个挑战。半懂不懂的新科技,让我感到压力,怕自己做不好。但有句话说“路不转,我转”,就是面对困难时要学会自己转变。于是,求上帝怜悯我,帮助我通过这样的考验,重新认识新的大环境,改变和更新自己有限的知识。也许我也可趁这机会多参加一些课程,让自己的事奉更成熟,更充实,也多认识家乡教会、会友与牧者们的情况。 罗马书八28:“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马书五3-5:“我们又藉著祂,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上帝的荣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其实我们面对各种的挑战是天父的爱,使我们的爱及信心经过试炼,就生老练及盼望,不会因不能返回工场而失落、担忧、没有方向…… 总而言之,不管在哪里,我还是要落实主耶稣的大使命:“我们传扬祂,是用诸般的智慧劝戒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上帝面前。我也为此劳苦,照著祂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西一28-29) 总游览人数: 5

网络及通讯科技怎样应对宣教之路?pg.13

with No Comments

1991年,马来西亚第四任首相马哈迪.莫哈末提出2020年宏愿(Wawasan 2020)。宏愿是他在第六个大马计划会议上提出的政治方针。他希望到了2020年,马来西亚能成为一个先进国,以此作为国家的奋斗目标。宏愿挑战之一是创建一个科技进步的社会,一个具有创新和前瞻性的社群,不只成为科技的使用者,也是未来科技进步的贡献者。 可是,到了2019年3月22日,马哈迪与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举行联合记者会时说:“大马计划在2020年成为发达国家,但不幸的是,这个宏愿仍无法实现。”可是,2020年一场疫情挑战落实的必要性。疫情之下,从过去“每个人都能飞”(Everyone can fly)到许多国家,及至人们行动受到多方面的约束,只能透过网络和通讯科技中的社交软件与外界联系和交流。 在宣教方面,人们开始问说:“宣教之路将何去何从?”过去马来西亚许多传统教会因为行动“自由”,所以没有更深入探讨如何多方善用网络和科技来进行海外宣教,带领未得子民归主。 进行远程海外短宣 2004年,网络和通讯科技还没有像2020年如此普遍。可是上帝却感动一个叫做Walt Wilson的年轻人,要使用线上媒体来向全球未得子民传福音。Walt Wilson抱着上帝所给予的异象,开始了全球媒体宣教事工(GMO),透过网络和通讯科技向海外未得子民传福音来履行上帝的大使命。到了2014年,他们已经完成向全球10亿人传播福音。到2020年,全球共有20亿人口透过他们的网络资讯,还有来自世界各地3500位线上宣教士(online missionaries)来跟许多未信者传讲福音,带领他们成为耶稣的跟随者――门徒。打开他们的互联网每天至少有好几万人听闻福音,好几千人接受耶稣做救主,以及好几千人受栽培成为主的门徒。 网络和通讯科技发展为基督徒打造了一个“无墙”的宣教机会。今天,人们可以透过直播线上的信息、布道会,各种与福音有关的线上活动、影片和软件,接收到福音讯息。另外,许多操作简单,易上手,其信息已经被翻译成多国语言的福音软件,例如,Godtools、YesHeis等等被创建。基督徒可以使用它,透过社交软件,例如:WhatsApp、微信、Zoom等去接触未得子民和非基督徒。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基督徒使用网络和通讯科技,进行远程海外短宣,接触未得子民;并为其国家进行徒步祷告已经不是天方夜谭。相反的,传福音和宣教只不过是举“指”之劳而已。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否愿意把自己摆上予神使用? 总游览人数: 7

柯林斯坟场悼念首位福州宣教士 pg.10 – pg.12

with No Comments

美以美的故事(29)“他虽然死了……仍旧说话” 柯林斯是1847 年美国美以美会第一位派往中国的宣教士。他在1847 年前往福州,因健康问题于4 年后回美国,翌年(1852 年)去世,享年29 岁。 “又去看坟墓?” “怎么跑到老远来,只为看石头与看墓碑吗?” 萧招和牧师对于在下的“美以美之旅”行程的安排有点费解。那年,来到“阿美利坚”前后三个礼拜,跑了8 千哩(相等于12,874公里)路,千辛万苦要找到的往往是一块刻有几个字的“石头”(纪念碑),再不就是坟场的墓碑。 不过,对于在下而言,能找到美以美曾往东方宣教士的蛛丝马迹或相关资料,有如约翰卫斯理感受的“心中异常的温暖”。尤其,在美国密西根州的偏远郊外找到这个古墓,已有170 年了。这里埋葬著一个曾到过中国福州的宣教先锋,一个29岁的年轻人,一个到他安息主怀之时仍未看到一个福州人归信的宣教士……在下的心怦怦然跳,惊讶又兴奋:终于找到啦!真有一股在其坟前直接哭出来的冲动,心中澎湃鼓动,真是“异常的激动”啊! 没错,那是柯林斯的坟墓! 柯林斯是1847年美国美以美会第一位派往中国的宣教士。他在1847年前往福州,因健康问题于4年后回美国,翌年(1852年)去世,享年29岁。 寻访柯林斯家乡:林顿(Lyndon) 2013年7月24日,我们来到密西根州的第一站:阿尔比恩学院(Albion College),先参观了该学院的卫斯理教堂,再去档案室查询有关曾在该校执教的柯林斯资料。与此同时,在网络上联系到一位叫Dutch R. Ramsdell的当地历史家,在Stockbridge小镇载了他,由他带路前往柯林斯的老家、教堂遗址及坟墓。在这种偏远的郊外,虽然用卫星定位,但还真需要有当地人引路,才能找到这些地点。 柯林斯坟墓面前,笔者竟有点抖手地在签到簿签了名,并写下“因为柯林斯在福州开始了美以美会,也因美以美会在砂拉越成立,而感谢上帝,感谢柯林斯!”的字眼。Ramsdell叫在下与他一同站在墓碑前,他以柯林斯的身份宣读了一份生平事迹。 柯林斯(Judson Dwight Collins,1823年2月12日-1852年5月25日)出生在纽约州Wayne郡的玫瑰(Rose)镇,是Alpheus Collins及Betsey Hall夫妇的11个儿子中排行第7位的。父亲为他起名Judson,主要是纪念最早派往缅甸宣教40年的宣教士先锋Adoniram Judson(August 9,1788-April 12,1850)的。柯林斯有9位兄妹,其中2位是农夫,4位卫理公会牧师,还有1位医生,妹妹是残障儿(活至28岁逝世)。 柯林斯8岁的时候,跟随父母自玫瑰镇迁往西边的密西根州的安娜堡(Ann Arbor)一带。最后,在安娜堡西北约32公里的林顿(Lyndon)镇落脚,柯林斯在那里居住期间是从1831年至1846年。他在安娜堡的卫理公会参加聚会,并于14岁时在以利沙牧师(Rev. Elijah H. Pilcher)的讲道中得到复兴,表示有意前往中国宣教:“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后来,他唸完学院,曾在其住家约5公里的Unadilla的卫理教堂,在此事奉(该教会因一场大火沒了,如今只留下一个石碑,说明底特律年会于1929年9月2日设立此碑,为纪念第一位前往中国宣教的柯林斯)。 然后,我们也到离他坟墓不远的老家(12719 Roepke Rd,Gregory,Lyndon Township,Washtenaw County,Michigan),不过那房子已租给別人居住。在下曾预先用电邮联系过,但到现场叩门时却无人回应,于是就只在外头拍了相片。 … Read More

1 2 3 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