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卫斯理:卫斯理查证“新”福音的真实性

with No Comments

文/陈发文牧师(诗巫卫理神学院讲师)

卫斯理听到了一个“新”福音。为了证实这福音是否来自神,他在祷告中查考圣经。接着在1738年3月27日就发生了一件事,似乎是神的指示之一。这一天,卫斯理去监牢向一个死囚讲道并一起祷告。这个死囚“非常沉重和混乱地跪下,‘因为罪过,骨头也不安宁’”。 但很奇妙的,“一会儿当祷告完起来时,这个死囚却很热切地说:‘我现在已无牵挂,可以死了。我知道基督把我的罪除掉了,不再定我的罪了。’” 不但如此,在临受刑前直到最后一刻,这个死囚“都是这样坦然,享受完全的平安,因信将‘为亲爱的主所接纳’”。
这一个摆在他面前活生生的见证,想必让他震撼。接下来的日子,虽然继续到处传道,但他似乎有点心绪不宁。因为他“看到神的应许,却离它很远”。 因此,他非常急切地找伯乐尔。4月22日他们见面, 并同意按他的意思以圣经和经历来解决他们的分歧。 按着圣经,他不得不“认同伯乐尔对信心本质的论述,按圣公会的话说,那是‘一个人对神坚定的信靠和确信,藉着基督的功劳,他一切的罪都被赦免,并且他得以与神和好’。 他也认同喜乐和圣洁是这活泼信心的果子,因为“‘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和‘凡相信的就有见证在他心里’证实了前者;而‘凡由神所生的就不犯罪’和‘凡信的就是神的儿女’证实了后者”。
但他“还不能明白伯乐尔所谓‘瞬间的工作’,就是这信心如何在一霎间赐下;人如何能立刻从黑暗进入光明,从罪和痛苦转为在圣灵里的公义和喜乐”。就是说,他还是认为就算单单信靠基督就可以称义成圣,并且有确据,但达致这一切应该还是需要过程吧!
刹那改变归向神
只是圣经的查考让卫斯理惊奇地发现有关的经文,尤其是使徒行传的记载,“很少的例子不是在一刹那之间改变归向神的;像保罗那样慢慢地经过了三天的痛苦才重生的,例子倒是很少”。 这逼使他退到他最后的依据,那就是经验与这字面的解释不相符合。 因此他反驳说,虽然圣经说明神在初期教会的工作是这样,但并不表示神现在也如此工作。 而若要他相信神现在也如此工作,那除非他能找到活生生的见证。
伯乐尔回应说,第二天就可以让他见到这些活生生的见证。第二天,伯乐尔就带了三个同伴来见他。 他们令他信服地见证神“在一刹那间赐给他们对祂儿子宝血的信,使他们从黑暗变为光明,脱离了罪恶与恐惧而进入圣洁与喜乐”。 因此,他不再抵抗,开始接受这单单信靠基督即刻称义圣洁,并且有确据的福音。
接着,为了追求他这即刻而有的信心,卫斯理决定持之以恒地:
(1)绝对摒弃一切完全或部分依靠自己的行为或自义的事……我从前却把得救的盼望建立在这些事情上;(2)在“持之以恒运用蒙恩途径”上,加上不断为这些事情祷告:称义、得救的信心、完全靠赖基督为我而流出的血;信靠祂为我的基督,我唯有靠祂才能称义、成圣的得蒙救赎。
使用蒙恩途径不再是为了达致圣洁而拥有确据,而是等候神赐下有确据得救的信心。但是,一段日子后,他还是没有得到,以致他再次沮丧到要放弃传道;但伯乐尔再次鼓励他继续。 4月25日,他向德拉摩特(Delamotte)的家人清楚和完整地讲述他刚刚明白即刻藉信靠基督称义得救圣洁之福音的信心本质和果子,并且首次公开承认自己其实没有这信心。
当时也在场他的朋友布洛敦(Broughton)和弟弟查理斯极力反对。布洛敦认为如果他没有信心,是不能做那么多的事和承受那些的痛苦的。而查理斯则非常生气,说他不知他所讲的是多么有害。但卫斯理还是相信,这是来合乎圣经来自神的福音。之后,他继续向他所遇到各年龄层的人传讲这福音,包括他在牛津的同伴。 但他在多间教堂传讲这福音后就被禁止再来。
期间,他听到盆布鲁克(Pembroke)学院的哈钦斯(Hutchins)和福克斯(Fox)夫人的见证,因而更加坚信“神至少可以,如果不是常常像闪电那样一瞬间就赐下那使人得救的信心”。 因此,他相信神只要愿意,就可以即刻赐他这称义出生,并且有确据的信心。只是他等候了好久,这快如闪电即刻赐下的信心都没有赐下。
他因没有这真信心而认为自己是罪恶深重,该受审判和灭亡。如此,满身罪污的他过去所做的一切,包括蒙恩途径的使用都不是什么善行可以达致圣洁;都是虚空,需要基督的救赎。这令他对自己,也对劳●威廉(一位曾经指引他的基督徒神秘主义者)失望。他甚至还写信责怪劳●威廉没有指导他寻求在基督宝血里的真信心,是让他陷入罪恶捆绑和不断在罪恶中受谴责的原因之一, 并与之决裂。因不断在罪恶中被谴责,令他极度痛苦和消沉, 但他还是继续传讲这福音和使用蒙恩途径来追求真信心, 一直到5月24日。

2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