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张振忠称牧养新一代新加坡人需谙英语 不单纯地以语言区分年会 考虑整合现有人力与资源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张振忠(牧师、新加坡基督教卫理公会会督)
整理:卢韵琴

因为语言政策的成功实行,今日的新加坡已经没有所谓的“母语学校”(华文学校Chinese School或淡米尔学校Tamil School)。所有政府学校第一语文是英文而不是母语(中文或淡米尔文)。这样一来,新加坡的华文教会就受到很大的影响。无论是华语或方言教会,就必须设法开设英语崇拜或双语崇拜,以便牧养年轻一辈的新加坡人。
“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新加坡卫理公会会督张振忠牧师认为,“因为年轻一辈的新加坡人第一语言是英语,要传福音给他们,或是牧养他们,英语就是最贴近他们的语言。”

年轻一辈不谙母语
在新加坡独立之后,该国政府就注意和关注语言政策。多年以后,新加坡人已经接受和认定英语是重要的语言。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只有非常少数的新加坡家长送他们孩子报读母语学校。政府只好停办华语和淡米尔语学校,这使到许多年轻一辈的新加坡人更少使用甚至不谙自己的母语。
同样的,新加坡卫理公会在与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分家之后,因着语言的不同,而设立了华人年议会、淡米尔年议会与三一年议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母语还是相当普遍的生活语言,但是语言政策成功地让英语成为了新加坡人思维、讨论和谋生的语言。 因此,教会亦受到影响,要向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广传福音,英语成为最有效的语言媒介。
“其实,印度人在维护母语方面做得比我们华人好,因为新加坡华人家庭越来越少讲各自籍贯的方言;年轻的父母甚至也普遍用英语多过用华语。印度人则不是, 大多数淡米尔家庭在家用语仍然是淡米尔语,而且淡米尔年议会属下的8间堂会,只有一间除了主要是以淡米尔语礼拜,也为青年人开设英语崇拜,其他7间都只有淡米尔语礼拜。”

不再纯以语言区分年会
目前新加坡卫理公会还发生了一种特别的情况,即是隶属于三一年议会的英语教会亦开始华语崇拜;且拥有华语崇拜的英语教会,甚至还多达16间。这是因为英语教会的弟兄姐妹要带他们的父母参加崇拜,但父母却不谙英语,为了这缘故,英语教会开始进行华语崇拜,以牧养这一群弟兄姐妹。
“因此,新马卫理公会在分家之后,时至今日,新加坡卫理公会与马来西亚卫理公会最大的不同就是,不再单纯地以语言区分年会。”
正因为英语教会开始了华语崇拜,也让他们面临一个很大的难题,即是他们找不到擅华语讲道的牧者。
“由于新加坡三一神学院华文部毕业的传道人,通常都是华人年议会保送的,于是,他们要聘用谙华语的牧者,就必须聘用其他宗派的牧者。这样一来,他们的“卫理色彩”就会比较弱。再加上,英语教会只把华语崇拜列为一项事工,而导致服事的传道人无法以服事年资被按立为长牧。因为他们只属于事工同工,无法被编入教牧制度中,既无法被按立,亦无法主持圣礼。这样一来,英语教会的牧者就必须恶补自己的华语来主持圣礼,听起来就不那么地顺畅,甚至发音还有些怪怪的,哈哈哈……”
张会督表示,或许三一英语年议会并不想花太多资源在他们的英语教会中有讲华语的事工,因为这不是三一英语年会首选的工作重点;纵然他们的人数并不在少数,最多的一间甚至超过500人,比起华人年议会属下某些华语教会的人数还要多,而这些人的平均年龄都在60岁左右。
“虽然英语年议会的教会目前把华语崇拜看为只是一项事工,但他们成长的速度很快,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像华语教会,继承了多年的历史包袱和框架而受到策略上的局限,也不一定有很强的卫理公会意识,似乎可以自由发挥各种的教会模式。”

牧者缺乏的危机
淡尔米年议会也同样面临着牧者缺乏的危机,他们也很难找到会用淡米尔语讲道的牧者,所以超过一半以上的牧者是来自印度,必须申请工作准证;而且每隔两三年就要申请一次,有些条规稍微严格一点,就无法得到准证。
“新加坡的教会已经不容易寻找和栽培能够讲流利淡米尔语的传道人,很高兴的是,他们今年已经成功栽培一位传道人,不但淡米尔语好,英语也十分好,这种人才实在是可遇不可求的。”
同时,一些教会因着教堂所处的位置在特殊的社区里,不但有华语崇拜,有英语崇拜,甚至还开始淡米尔语的聚会,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也正因为这样,新加坡卫理公会正在考虑整合人力与资源,以满足各教会的需求,比方说,华人年议会的退休牧师,可以考虑被再聘约到英语教会协助牧养英语教会的华语事工。
张牧师亦透露淡米尔年议会已面临萎缩,整个年议会的崇拜人数仅剩不到1千人,却要扛起一个年议会的重担,每个人都身兼数职,忙得不得了,挑战很大。是以,新加坡卫理公会目前亦在思考如何整合现有资源,以便能够更好地推行事工。

卫理公会是新最大宗派教会
目前,新加坡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占人口的18.9%。卫理公会目前是最大的宗派教会,会友人数有4万4千人。堂会方面,卫理公会有46个堂会,虽然堂会数目不多,但是每一个堂会都有好几堂崇拜和不同语言的崇拜会众,如一些堂会在主日从早到晚有六个到七个崇拜:英语崇拜(三堂)、华语崇拜(两堂)、青年崇拜、方言崇拜、青年崇拜等。有的教会单单用主日聚会已经没有空间而也开始了周日聚会崇拜。
在牧者方面,新加坡卫理公会目前拥有将近150位牧者,其中华人年议会有62位,三一年议会则有约80人。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