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写:不起眼的“宣教士”

with No Comments

文/江旭利(加拿逸卫理幼儿园老师)

“为什么你要成为幼教老师?”
“幼教老师薪水那么低,足够你的生活开销吗?”
“很少男生愿意成为幼教老师,小孩子不容易教吧?这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耶!”… …
这些都是这几年我成为幼教老师,遇到人家时对我发问的问题。
我是一名男幼教老师,今年是第四年在加拿逸卫理幼儿园执教。我从小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老师,但因为SPM的成绩没有达到进入师范学院就读的标准,所以没能成功进入师训圆梦。后来,我在沐胶技术学院(Politeknik Mukah)就读机械工程文凭三年。
记得当时要毕业,我还在想着我的“老师梦”——依然想成为一名老师。突然有一天,我阿姨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跟我说:“旭利,听说你快读完,要毕业了。刚好我学校需要一名临时教师,有兴趣吗?” 。当时我想,反正也还没找到工作,就答应阿姨到她的学校当几个月临教,也暂时圆了我的“老师梦”。
就这样,我到了石隆门(Bau),在阿姨的学校成为临教,执教3个月。后来,上帝又让我有机会回到老家——加拿逸(Kanowit),在当地学校再当3个月临教。回到加拿逸时,有一天牧师找我,问我有没有考虑在幼儿园执教,成为老师;教会也会帮助我,资助我去毕理学院就读幼儿教育文凭的学费及费用。当时,我也已申请到大学学位并获面试,于是考虑了很久,也祷告上帝引导我如何做决定:一边是我现有的一张文凭,可以在大学继续就读;另一边是我的“老师梦”。过了一些时间,上帝似乎给了我答案——成为幼教老师!

幼儿园是宣教禾场
有人说,幼儿园学生就像张白纸,幼教老师是在他们开始学习知识的第一位老师。2016年,开始了我在加拿逸卫理幼儿园的幼教老师生活。从那一年开始,我不断学习如何教导这些孩子,也学习传福音给孩子们。开始执教时会有些辛苦,因为薪水其实真不是太理想,有时会觉得幼教这份工作真得吃力不讨好,但还是感谢上帝,一切恩典够我用。
同年9月,我参加了“生命冲击营”(Life Game),在营会中经历好多“世界的逼迫”,也意识到人真的不能没有主耶稣基督的救恩。在营会中,我决志要全时间事奉上帝,当时也突然明白上帝当时给我的答案的含义,就是要透过幼儿教育使用我来全时间地事奉祂!
慢慢地,我在幼儿园执教几年,也把幼儿园当作自己的“宣教禾场”;而幼儿园的孩子和他们父母、家人们都是我的“宣教对象”,为让他们能够认识主耶稣基督。其实,不只是我,每一位幼教老师都像宣教士,每一间卫理幼儿园也如宣教工场,老师每一天接触的孩子们和父母们都是宣教的对象。

幼儿园是跨文化宣教
加拿逸卫理幼儿园是一间有超过80%原住民学生的幼儿园,但我相信她不是唯一一间以原住民学生居多的卫理幼儿园。这些原住民把他们的孩子送来卫理幼儿园读书,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希望孩子能学习华语;他们愿把孩子送来,也代表我们也可以借此机会参与“跨文化的宣教”。
砂拉越虽号称基督徒居多,原住民基督徒的比例又是居多,但很多原住民其实是“挂名基督徒”,有些甚至不知道耶稣基督是谁。所以,卫理幼儿园肩负着大使命,就是为主耶稣传那大好的信息,不只是传给华人,更传给原住民弟兄姐妹。

幼教老师的工作不徒然
我最常被人问到的问题就是:“你的薪水足够你的生活开销吗?”和“为什么你不要用你的机械工程文凭来找一份比较好的工作呢?。每次有人问我这两道问题时,我会回答说: “省吃节用还是会够的,上帝的恩典够我用”,还有“我的兴趣是教书,我的负担在教育方面。”
我有时候也想问自己这两道问题,但我会坚持下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上帝的爱。上帝爱我,我也要把这一份爱透过幼儿教育分享给每个人,正如圣经一处经文提醒我:“甘心侍奉,好像服侍主,不是服侍人。因为晓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论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以弗所书六7-8)
幼教老师们,我们在幼儿园的工作不是徒然的。可能有些人会觉得幼儿园的工作不起眼,有些人认为幼儿园的工作是份简单的工作,每天教完4个小时的课就轻松了等等;但是幼儿园的工作不是想象中的容易与简单作。因为,卫理公会或其他教会属下的幼教老师,我们不只是教导孩子学习知识而已,也要像传道人一样要牧养这些小羊们,让孩子们认识主耶稣,一个都不可以撇下!
我用一节经文彼此共勉,鼓励所有在教会幼儿园的老师们:“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动摇,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书十五58)。
加油,在幼儿园里的“宣教士”们,我们所作的一切,上帝必带领和看顾!

总游览人数: 86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