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苑缅怀:蒙福的人 ——悼林道顺牧师

with No Comments

文/黄家光

每次见面时,他都会脸带笑容,亲切地叫我一声“大哥”,让人心里感到暖暖的。如今,这亲切的叫声,在这世上已成了绝响,因为,我这位亲戚(妹夫)牧师——林道顺牧师,已蒙主召返天家了。
虽然我们是亲戚,但过去因为各自工作的关系,总是聚少离多,见面的机会不多;纵使见了面,也只是普通的寒喧,换句话说,对各自的工作,生活情况,了解并不深。倒是这次他罹病进了古晋中央医院,我不时去探望他,加上于追思礼拜时,胞弟—家源牧师的述史,详尽地叙述了他的生平事迹时,我才对林牧师有更深一层的了解。
纵观林牧师的一生,我可用四个字来概括:蒙福的人。
信心坚定,不发怨言:从他决心要去做礼拜,作传道人,遭父亲激烈反对,及至他生病我到他家及医院探望他时,他始终都是脸带笑容,不发怨言(据牧师娘明妹说,他起初有点抗拒,说罹患这种病痛的为什么是他,不过,后来他坦然接受了)。不像有些人一生病,就怨天尤人,甚至一见来探望者,便哭哭啼啼的。我在探望林牧师时,从不见他显出忧愁难过的样子,总是带着笑容,尽管也许他心中正在淌血哩!
思维清楚,意识清醒:当林牧师最后一次被送入古晋中央医院时,为了帮助他呼吸更顺畅,进食(液体),他的鼻腔、口腔,后来连喉咙都插了管,无法言语。当人家去慰问他时,他会以点头,手势来表达,后来还可用文字与来访者交谈。他向我表示,不想留在医院,很想回家,还说儿子圣贵不让他回家。我只得好言相劝,说不是圣贵不让他回去,而是医生要他留在医院,要帮助他,医治他,后来他接纳了。
有一次他还以“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朝难”来表示他迫切要回家;这证明他的思维一点都没有问题。
每次当我握着他的手为他祷告时,他的双手紧紧地捉住我的手,我想这时是我们最亲近的时候,我们真的是手牵手,心连心,诚心地向天父祷告。祷毕,我清楚他口里在说“阿们”。
据他的儿子圣贵牧师说,当林牧师临终时,还微睁他的眼睛,淌着泪。他睁开眼睛是要看看他的家人?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他流泪,是泪别?感动?还是……但很肯定的一点是他的意识还清醒,大家在他面前的说话、呼唤、唱诗,他都听得到,他并非迷迷糊糊地离去。而且,林牧师是“安然去世”,临行前,并毫无痛苦挣扎,如常人所说“善者善终”,这是一明证。
庞大的代祷团,以祷告托住他:当林牧师卧病期间,尤其在他动手术时,许多亲友及年会的牧师会友们都迫切地为他祷告,其人数我想无法估计,因为受他恩惠,关心他的人也太多了。大家的祷告声,仍然留不住林牧师奔赴天家领赏的脚步;我们只能说,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也许上帝认为他为上帝的道,为传福音劳苦一生,不愿他再在这苦难的世界里受苦,早日接他回天家,享受主为他预备的福乐。我们也只能期待将来在天家与他重聚。
爱心的慰问,来自四面八方:当林牧师卧病医院期间,许多亲友、信众、牧者都去探望,慰问他,甚至有远自千里外的他州数次来探望他。可见林牧师的“得人心”,他一生工作,传福音的果效跟随着他。这必然给他极大的鼓励与安慰。更难得的是有些牧者及亲友特地从诗巫与沙巴飞来古晋,为要见林牧师最后一面。
林牧师回家后,到林府慰问者竟然发现“摆长龙”(排队);到达府上慰问者多达千多名,真是令人感动。
妻子儿女日夜轮流照顾:林牧师住院52天期间,一家人都轮流日夜悉心地照顾他,千金林萍及长子善贵,更变成了空中飞人,每周往返晋巫之间照顾父亲,幼子圣贵牧师因在古晋,付出更多,牧师娘更是衣不解带,不辞劳苦日夜往返住家(圣贵的家)与医院之间;而当儿女们忙着照顾父亲之际,在家的媳妇秀萍与刘婷婷牧师俨然都母兼父职,多负担许多工作。一家人能如此细心同心照顾病患者,真是难得。
他们为上帝的儿女立了好榜样,做了美好的见证。
全家大小,齐送最后一程:许多人,无论在家或在医院过世时,纵使儿女众多,可能没一个在场送终,令人遗憾不已。林牧师却是很有福份,当弥留之际,全家大小包括妻子、儿女、媳妇、孙儿及孙女都围在病榻,以唱诗来欢送他荣返天家,安息主怀。他在临走前睁开眼睛,流泪,应该是要看看家人最后一眼,泪别吧!
稀有的追思礼拜/追悼会:林牧师追思礼拜堪称“稀有的追思礼拜”,因我从未见过场面如此盛大而温馨类近家庭式的追思礼拜。整个怀安堂挤满怀念林牧师的亲友信众。
虽然出席者众多,大家却都肃静,表示对逝者的尊敬。会长池金代牧师感人的信息,黄家源牧师详尽的述史,林家代表林善贵不亢不卑的致词,诚恳感人,甚至领会的邱智祥牧师道出当年接受林牧师与师母的肺腑之话,还有60多人的牧师诗班唱出感人的《奇妙的双手》,显出这个追思礼拜的庄严令人感念。
送殡人数数百人,最令人感动的莫过于林牧师生前的战友萧招和牧师柱着拐杖,送他上山。林牧的坟墓刚好排在角头,有些空地,有个送殡者幽默地说:林牧师喜欢种花,选对地方了。
事奉脚踪,几遍及全砂:根据黄家源牧师的述史,林牧师一生忠心事主41年,除了少到南砂外,足迹几遍全砂,造福众多人。他不仅在华人年议会各牧区服事,也曾做过伊班宣教士;彰显福音拓荒精神、发挥团契培育精神、活出克勤舍己精神,显出和融领导精神。
管理好上帝所赐的产业:林牧师虽忙于传福音的工作,但也没忽略家庭的教育。他有个敬虔幸福的家庭,掌上明珠林萍是出色的钢琴师及指挥,她培育出许多钢琴好手在教会服事,她也曾兼任卫理神学院钢琴导师、担任过圣乐营讲师,也是教会的音乐干事,为主,为教会作美好的事奉。
长子善贵是个“寡言敏事”,“深藏不露”的后进,教育办得有声有色,造福许多莘莘学子,更是教会的中坚分子,目前是怀安堂执事会主席。次子理贵是个特殊儿,大家都爱护他。他似乎是上帝特别预备在父亲归天后来陪伴母亲的宠儿。幼儿圣贵牧师是林家的第二代传道人与刘婷婷牧师是上帝所匹配的属灵好配偶;在牧会上有很好的表现,深获信众的爱戴。
牧师生活虽不富有,事奉忙碌但能栽培出敬虔爱主,爱人子女,着实不容易,但林牧师做到了。
获上帝所赐贤德伴侣:一个成功牧师的背后,必有一位贤内助(牧师娘)。我不是自夸胞妹素明,她确确实实是位称职的牧师娘。她先是自行牧会,后来才专心作牧师的左右手,与林牧师同心同行,是与恶魔争战的属灵好搭档。凡是林牧师牧养过的教会,会友除称赞牧师外,没有不说牧师娘很好、很有爱心的,是基督徒、会友们的好榜样。
林牧师好客,自己生活简朴,待人却是慷慨大方。牧师娘秉承了母亲的基因,善于烹饪,林牧师招待客人的佳肴美食,都出自牧师娘的手,享用过者,无不称赞有加。
当林牧师卧病期间,牧师娘更显出贤妻良母的本色,除了在家里无微不至地照顾外,在送院期间,与儿女们日夜轮流照顾林牧师,即使自己生病了也不懈怠,得此良伴,林牧师真有福气。
今林牧师荣返天家了,诚如保罗所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该跑的路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持守了。”如今他已安返天家领赏去了,深信这位蒙福的人,留下的是蒙福的家庭;也盼读者们学像林牧师,成为蒙福的人。
附池金代会长新作诗句作为纪念:
道顺牧师安息
临子孙成神仆
从父旨救世人
会植堂建教会
母同心勤服事
息主怀离苦恼
劳永生得奖赏

总游览人数: 48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