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第21届世界卫理大会 (5)

with No Comments

世界卫理大会工作坊

在这五年一度的世界卫理大会,当局安排无数个工作坊及研讨会。在会前,有美国南方卫理大学所主办的延伸教育讲座,包括:卫斯理整全属灵观、亚洲新圣乐表达、教会与社会的争议、在多变时代作出艰难决定、“值得去死的服事”等。此外,还有不同讲员带领的工作坊,包括:社区媒体与福音的传播、卫理与天主教的对话、信心分享让世界晓得基督、复兴卫斯理的传福音运动、亚太区卫理高等教育、北美的黑人卫理教育、拉丁美洲的卫理教育、欧洲教育、妇女神学、教会回应骤变的家庭模式、人口贩卖、全球移民、公共神学以南非为个案、韩国面对核子威胁等。
笔者除了参加全球移民及亚太区卫理教育两个工作坊,还参与了美南卫理大学的访问休士顿神圣地方及历史文献之旅。其中,由罗拔涵(Rob Hunt)教授带领的神圣地方访问,包括锡克教堂、富丽堂皇的印度教崇拜场所Shri Swaminarayan Mandir及土耳其回教和平中心(正兴建土耳其的基督教堂、犹太会堂及回教堂模型),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因为在美国这片土地的宗教已经愈来愈多元化,而且得到蓬勃发展,兴兴向荣。

全球移民是宣教机会

司提巴罗拉教授提出,今天出现的全球性移民活动,应该被视为是一个祝福而不是一种负担——那就是可以在地服侍来到门前的移民对象,而不用到他们的国家去宣教。
司提是亚斯理神学院文化人类学的教授,他列举统计数字显示:2015年联合国估计,全球有七分一的人口被视为“移民”,约二亿四千四百万的人住在自己国土以外的地区。其中有二千一百卅万名为难民,他们是因为国家的冲突而离乡背井到其他地方求生存,有国际法令保护不能驱赶他们。另外,有一千万是没有国藉的人民。因此,总数有6千5百30万人是被强制性地流落在世界不同的地区的。
在工作坊的另一位助手撒氏,是参与移民法律的工作,他对于流散在不同地区的移民应该如何与教会取得联系,及教会如何提供资源与法律的援助,有些心得。在分组讨论中,他们要求参加者分享在自己社区中谁是好撒马利亚人,周边的文化对于这些移民的感受如何,当地教会如何看待这些移民,及如何採取具体行动来服事这些群体。
撒氏指出主耶稣出世时本身也是一名的“难民”,何况圣经当中有不少上帝的使命都是透过移民活动来进行的。因此,今天当我们面对这些移民活动时,应该想到如何从宣教角度来切入与关怀。
撒氏称,教会也从过去关闭到接纳这些移民,成为多元化的教会,服侍来自全球各地的移民及影响他们的生命。教会如何扮演好撒马利亚人角色,这不是一个政治议题。他说,移民是一个“耶稣议题”,他也表示自己教会首创移民与社区的晚宴,就是邀请社区的领袖与移民彼此分享故事,让双方了解、聆听与学习彼此间的文化背景与需要。当我们彼此了解时,我们才能懂得进一步的彼此相爱!

教会应该挑战人口贩卖活动

在每一个国家的每一个社区里,都有一些不为人所道的秘密(可能我们不晓得,但它却实际存在)。“人口贩卖事件”(也被称为“现代奴隶版本”)就是我们不知道也不去想它,但事实上却是真的存在于我们的周边。
马可加得(Mark Kadel)是美国史坡堪市世界救灾协会主任,与在社会边缘的一群,包括童工、劳力、性工作者等这被剥削与被压迫的一群人生活,而这些群体离我们都不远。世界卫理大会有一个工作坊,就是针对人口贩卖的课题。马可加得提及,今天很多人在事情揭发后彼此谈论,却从不把焦点放在该如何为这些人伸出援手的关注上。今天,很多国家虽有许多法令管制,但不幸的是,今天越来越多人口贩卖事件发生。
马可加得把人口贩卖定义为“有组织的犯罪活动”,那就是“人类被当成是财源,可以被控制及随意虐待的东西”。这些人口贩卖活动已成为除了贩毒以外的第二多刑事案件。因此,教会需要出来成为社区的保护者,向这些不公义事件挑战。

9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