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鼠有感:为何没人提醒我?

with No Comments

文/翁震凌

前些天在收房子时,不小心被破旧铁钉给划了;一开始并不在意,可过一会儿,一条血丝浮现。因为并没有血流如注,就觉得应该无大碍,本不想理会。可家人知道我被生锈铁钉给“舔”了,劝我还是去打一支破伤风针,以防万一。
我一看时钟,已是四点四十五分了,心忖:这时间点,大部份医生都准备下班了吧,我得去找谁呢?后来,老妹提醒在离我家开车五分钟不到的店屋区,有位陈姓医师,干脆转过去看看是否还营业!原本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小题大作,可转念一想,明日要出门办要事,如果真的因此耽搁,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决定赶紧开车绕过去,所幸诊疗所营业到挺晚,医生二话不说帮我打了破伤风针,我在“迅速”的恍惚中拿了药离开诊所。
回家更衣时,一照镜子,不禁惊呼:“天呀,我竟然将衣服穿反了又反(内外前后都反,衣服吊牌在我颈项处)!”原来自己要抢在医生下班前赶到,一时心急,连服装仪容都没顾上,更没照镜子,就这样傻乎乎地出门了,不禁一阵懊恼。
我想,医生看到我这样“衣衫不整(齐)”,基于绅士风度不多说些什么让我凭添尴尬,倒可理解;不过,想到自己从进到诊所到后来取药时,至少遇到三、四位在服务柜台的小姐/女士,每个人都看了我好几眼,咋就没一个人提醒我呢(总该不会认为这是新式穿搭法吧)?!

将他挽回过来
其实,出糗还算事小,但我却不禁揣测起这种“看见却不说”(因那吊牌实在太明显了)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呢?是怕我尴尬?还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反正事不关己?!
或许,我们也扪心自问:平日/有时是否也对他人的过犯或罪恶视若无睹呢?觉得这是他个人的问题,是他自己要向上帝交帐,因此袖手旁观呢?
耶稣曾提出,当一个弟兄犯错时,其他主内肢体应该如何行的原则:“‘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太十八15-16)
日后,若看到有弟兄姐妹有意/无意地“行差踏错”,盼望圣灵帮助我们,不要只在背后议论或袖手旁观,而是要以爱心劝戒,将他/她挽回过来,我们就得回这位弟兄/姐妹了!

32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