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苑缅怀:爱是你留给我们最美的遗产 ——悼念妈妈林隆萍

with No Comments

文/翁震师(诗巫新福源堂)

收拾妈妈(林隆萍)的遗物时,一直浮现在脑海里的都是妈妈对我们表达爱的方式。我记得,自己在和先生谈恋爱时,他常常很羡慕我们,因为妈妈每天晚上都会给在外地念书的我们打电话。当时的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的,后来才发现,不是所有的妈妈都可以如此贴心地表达爱… 作为她的孩子,我们是蒙福的,是妈妈捧在手心里大的。
妈妈过世后,我每天都会想她,特别的想她;特别是妈妈爱我们的一幕幕,都刷在我被泪水笼罩的眼前。妈妈这一生教会了我几件很重要的人生功课,我想,第一课就是“爱”。她爱我们一家人是展露在生活里的点点滴滴,不刻意却塞满了我的生命。

家庭事业两不误
记得还在上学时,每天早上,妈妈四点多就起床了。她一定会先给我们预备好一颗半生熟蛋,一杯泡好的牛奶,还有SUGARBUN买的香草雪紡蛋糕,有时候她也会预备烤面包或三文治。然后,她就开始烧水,洗衣服,忙家务。妈妈是中学华文老师,即使她是个有工作在身的职业妇女,但家庭事业两不误。
等一切准备就绪,她就会上楼把我们叫醒。我一直记得妈妈叫醒我那个温柔的样子,她不会粗鲁地拉开窗帘大声嚷嚷唤醒孩子,她总是先轻轻地摸摸我的脸颊说:“师,起来咯’’. 或许有些人会问我为什么妈妈不给我们用闹钟?其实我也不记得为什么,我只记得在我7至17岁的岁月里,每天都是妈妈叫我起床,一直到我出外念书才戒掉这个“依赖”。每天上学都是由妈妈会载送,在车上妈妈都会一边开车一边带领我和弟弟一起祷告。祷告的模式就是她说一句,我们跟一句,然后一起“阿门” 作为结束。就这样,打小就开启了我们的信仰之路。
我16岁时,妈妈就“砸钱”给我买某知名品牌的保养品,但那不是因为我们家很富有,而是因为我和她一样,都有过敏性皮肤,只有某品牌合用。以前,只要一碰到灰尘,我的脸就会出现荨麻疹,奇痒无比;也因为这样,妈妈常都要把家中里里外外的灰尘清理得很干净。我弟弟有小儿喘,妈妈她也会把所有地毯有毛之物认真处理干净,就是为了要还我们一份健康。

疼爱不溺爱
妈妈虽爱我们,但她绝不溺爱;她是我生命的慈母,也是我生命中的严师。在第一天上学时,妈妈就告诉我,在学校要守行为, 若因行为不良而被老师打了,回来还要再挨两次打。这句话我一直记得,所以在学校里从来都不敢造次。
也因为误解妈妈的“再打两次”,所以我以前曾被某位教乐器的老师变相地虐待,回家都不敢说。直到十年过去了,有一次和妈妈在聊天时提起,妈妈才知道这事儿。她说:“啊!你怎么当时都不说?”我说:“因为你说不可以被老师打呀,回家要打两次呢!”
我一直不知道,妈妈记住了这件事,直到看到妈妈在她手抄的『箴言』本子里给我留给我的一段话,才意识到妈妈后来觉得,她对我们管教的方式很严苛;我好想笑嘻嘻地告诉她说:“没有啦,妈咪,你的方式一点都不严苛,我才没那么脆弱呢!”然后“骗”她请我吃雪糕,只是……现在我再也没有机会“骗”她的雪糕了!
妈妈留给我的本子里写到: “妈妈还要感谢你从小就爱护弟弟,照顾弟弟,保护弟弟,简直就代替了妈妈般的爱他”。我很想回复我妈说:“妈咪,那都是您交代的事啊!您说过,姐姐要保护弟弟,弟弟要尊敬姐姐,就像您从小背着弟弟,照顾弟弟一样,您的弟弟们也那么尊重你,爱您啊。您是个很成功的姐姐,您代替外公外婆把弟弟们都拴在一起,我一定也可以将亲人间爱的联系传承下去……”

最美的遗产
她爱她的至亲。妈妈有5个弟弟,有15个侄子/女。丧礼结束后,我们把妈妈生前为她所有未婚的侄子/女们留的金戒指交给舅妈们。每颗戒指都用密封袋包得好好的,写上名字。已婚的侄子/女们,妈妈早在他们结婚时给了,只是很多人都没想到,她为还没结婚的都预备好放着。舅妈们看到妈妈的用心,也忍不住流泪。
我妈,她的一生都在爱人,一生都在对人好,她对家人好,对学生好,对贫穷的人好,对朋友好,对家人更好。就连妈妈生病的最后期间,来照顾她的一位印尼姐妹,都觉得nenek对她极好;妈妈走了,她也是万分不舍。
妈妈或许不是会常常开口说爱的人,但她的爱都在生活的一言一行中,因为上帝的爱充满了她的心;即使在生病期间,意识受到干扰而写下的一段话里,一开始就说:“耶稣,我爱你,你爱我……”
她爱主耶稣,爱主的教会,也爱人如己。“爱”是她留给我们最美的遗产,我们也要将这爱继续传承下去……

12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