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许光福加强沙巴卫理信徒生命的培 成为沙巴在地人的卫理教会 鼓励年轻人献身全时间事奉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
受访:许光福(牧师、卫理公会沙巴年议会会长)
整理:卢韵琴

牧会经验不多,又是长期在神学院“搞”学术,突然被选为会长,卫理公会沙巴年议会会长许光福牧师坦言自己在第一个4年任期中,先是专注在行政工作上,并且整合资源,后才开始思考沙巴卫理公会的未来方向。
出生于诗巫西岸木桂兰的许光福牧师,小时候在木桂兰榕南堂参加主日学,后来在就读小学一年级时,全家搬迁至诗巫市区生活。1978年,父亲再次举家迁至民都鲁做生意,而他则留在了诗巫继续在卫理中学求学,直至读完中七(11号),才离开诗巫前往深造。
“我真正的重生得救是在1983年,读中四的那一年,我的同学徐孝申带我去参加唐崇荣牧师的布道会,从而做了认罪祷告归向基督,然后就随同学们参加了卫斯理堂的少年团契。”
1988年,他前往香港建道神学院接受装备,同行还有已故的徐孝璋牧师。6年后,他4年神学课程毕业,并获取了硕士学位。回国之后,他便在卫理公会砂华人年议会服事,并且在爱莲街福源堂牧养。
两年后的1996年,他移至沙巴卫理公会继续服事,并在2002年前往美国深造,与诗巫卫理神学院现任院长邱和平牧师做了同学。“当时还有刘会明牧师,只是我和邱和平牧师是全时间学生,而刘牧师则是每半年去上课一次。”
在学成归国之后,他就在沙巴神学院服事,配属神恩堂,直至2012年获选为会长。
“2013年上任的我需要时间了解整个年会的运作与事工,毕竟我在之前只有8年的牧会经验;学成归国之后,就在神学院全时间服事。因此,我需要重新认识教会的运作与各项事工,然后着重在加强行政与整合资源方面。”

生命培训计划大工程
许会长说,沙巴卫理公会虽然会友少,资源也少,但是事工一样多,需要也很大,并与砂拉越华人年议会一样走统筹统办的路线。然而,他们在人力、财力、物力上纵然都比较缺乏,却依然注重生命的培育,以及加强门徒的塑造。目前,他与教会领袖们正在努力朝这个方向发展,并推行了一个被称为“生命培训计划”的大工程。
“这项计划不是一项报名‘参加上课、上足课时、做了功课就完成’的课程,而是生命培育与门徒塑造的追求方向,并且从儿童开始,少年、青年、成年直到乐龄,都可以相对应的圣经人物。”
“撒母耳、但以理、基甸、尼希米与迦勒,分别对应的就是儿童、少年、青年、成年和乐龄时期生命培育的指标性人物。”
他以“尼希米计划”为例,是要以尼希米做为一个楷模,在现今这个危机的时代如何培养出如尼希米般的生命。只是这项计划没有课本,也没有课堂学习,那要如何达致目标呢?许牧师进一步说,要从这个人的重生得救开始,也就是从生命的起点开始,
“就以成年团契为例,也就是尼希米计划的面向人群,通过年会成团的推广应用,在每个堂会的成团都设立一个属灵档案,从他们何时受洗、何时重生得救等开始。其实,还真的有人不清楚重生得救的意义,虽然他们已经在教会服事多年,更有人是从小就在教会长大,可是根本就没有经历过重生。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机会可以立刻向他们传福音,带他做决志祷告。”
换言之,这个属灵档案其实就是调查弟兄姐妹们的生命状况,这个“生命培训计划”亦当从他们重生得救的确据开始,而一个成年人在面对这个时代的挑战时,如何用尼希米的心志来回应。
“少年人也同样面对诱惑与挑战,那他要怎样成为这个时代的但以理呢?当然,除了少年人和成年人,还有其他年龄层的挑战与诱惑,所以同样有对应的圣经人物。”

兴建沙巴卫理总部大楼
2019年,是他已经进入第二个4年任期的第3年,也是沙巴卫理公会从临时年议会升格为年议会的第一年。“在第二任期开始时,我就专注在弟兄姐妹的生命培育工作上,因为门徒生命的培育实在是太重要了。然后就是布道与植堂,接下来是教会与社会,以及跨文化宣教。基本上,沙巴卫理公会都是遵循这4个大方向走。”
在所面对的难题方面,许会长坦言会友的灵命不足与不够委身,是该会面对的挑战,因此,在他的第二任期伊始,便开始了以“寻根立基、扩张境界”为主题的事工,而“生命培训计划”即是其中之一。
同时,经济能力的不足也是沙巴卫理公会一直以来要走出的困境,但是感谢主,上帝的恩典够用。
接下来,就是兴建“沙巴卫理总部大楼”的需求。“在现有的年会办公室里,加上会长也只有7名同工,会议室也是仅能容纳25人的小会议室。在未来的日子里,事工只会越来越多,需要更多的同工,但目前的年会办公室空间有限,所以沙巴卫理总部大楼的兴建是迫切需要的。”
计划2年建筑期的总部大楼,楼高6层,附有咖啡厅、办公室、客房、多用途礼堂等,一旦建成之后,将可供出租以增加收入。此举除了扩展更多元化的福音事工,也同时可以减少堂会的负担。
他透露,占地0.542依甲的总部大楼预计需要耗资800万令吉建造,目前已筹得10%的建筑费,尚有700万令吉需要努力达致,并希望砂拉越华人年议会的弟兄姐妹可予以协助。

具体的福音计划
卫理公会于1983年在沙巴正式设教,迄今已进入第36个年头。1998年,沙巴卫理公会成功升格为宣教议会,2004年则升为临时年议会,并在2018年升格为年议会。目前,该会中英文部有牧者23人,退休牧师1人;国语部则有10人,包括1位韩国宣教士。
在堂会与布道所方面,共有26间。其中,中文堂会有13间,双语堂会(中英)为1间,英语布道处1间,另外11间为国语布道所,分别是在亚庇2间,斗湖、根地咬与山打根各1间,6间则在乡区布道所。
按照现有的生命册,该会目前拥有会友人数5036人,日常崇拜人数则约有50%。“其实生命册上的名字有可能会重复,所以,一旦生命册电脑化之后,会友人数可能会有所减少。”
由于沙巴卫理公会的会友大多数都是迁徙自砂拉越诗巫,因此,大多数为福州人。也就因为这样,总是被人误会:卫理会公就等于福州公会。然而,随着时代的演变,福州人的比例已经逐渐下降,真正地成为一个沙巴在地人的卫理公会。
对于沙巴卫理公会的未来,许牧师希望每间堂会都能拥有一个具体的福音计划。“虽然传福音是我们的日常事工,但大家都没有一个有系统性且有规划地福音计划;所以,一个福音计划是有必要的。”
再来就是要鼓励更多且有素质的年轻人献身全时间事奉,毕竟世代的更替是需要的;再加上沙巴卫理公会的牧者并不多,而且有2位已近退休年龄。
还有就是在宣教方面需要做出一些改革,除了是加强本地宣教之外,更是转换目标方向,向城市出发。
此外,提升原住民会友的经济能力也是该会正在努力的事工,即是通过协助他们发展农业,从中提升他们的经济能力。目前,在根地咬地区发展的养猪场,就是其中之一。
另外就是国语部的牧者,虽说现在的国语牧者人数已经足够,但是在素质方面,也希望在未来能够更加提升。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