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缭绕:“以斯帖禁食祷告”回响:“以斯帖禁食祷告”从这里说起……

with No Comments

第41届年议会闭幕礼期间,当池金代牧师被按立为会长后,公开声明将会效法以斯帖进行三天的禁食祷告,圣灵就感动我要加入会长的禁食行列。我很快就发现,圣灵不止在我心底留下这样的感动,同感一灵的至少还有另外四位:刘丽幼牧师、刘恩宏牧师、蔡秀真牧师和毕理院长许钧凯弟兄。当我们向会长表明,我们五人将会和他一同进行禁食时,会长继而表示再去号召看看,会不会有更多人加入我们。于是,六人祷告小组就瞬间成长为祷告大队,人数逾百。我也为此感恩,因为看见如此多的弟兄姐妹都渴慕与上帝有更亲近的关系。
简单来说,禁食是卫斯理所称的恩典途径之一,是信徒可以借以亲近上帝的方法。每次禁食祷告过程中,许多弟兄姐妹都分享他们宝贵的经历,而今天刊登在《卫理报》的,就是2018年部分弟兄姐妹的见证——许多人与上帝的关系变得更亲密、有与人和好的、有得医治的,和生活困境得突破等等。虽然禁食是为了教会的缘故,但上帝也赐下百般恩福给予那些信靠寻求祂的人。
2017年和2018年的“以斯帖祷告”,人数都倍增,分别有250位和500位左右的弟兄姐妹,回应这禁食的呼召。每当以为达到饱和时,上帝就继续将祷告的人数赐给教会,可见上帝的意念是远远高过人的意念。
如今,吾会即将迎来第四波的“以斯帖禁食”。究竟这禁食祷告的活动还能继续前进多久?没人知道,但让我们继续祈求上帝在我们所爱的教会中动工:愿我们所信靠,大能大力的神,继续透过禁食祷告来建立祂的教会,也让委身其中的人更多的经历祂的同在和其奇妙的作为。(刘本斌牧师)

这是我第二次参与以斯帖禁食祷告运动。去年第一次全禁时感觉没那么辛苦,今年因为肠胃问题有了一些小折腾;但感谢主,因祂有恩典和怜悯。
这三天真的很享受关上门,独自与主亲近交谈的时光。老实说第一、二天,我都在眼泪中度过这些时光,也看到自身的罪、软弱与不足。我想这就是禁食祷告的“独特”,让我更深地体会上帝的圣洁公义和怜悯人的心肠。
上帝在每一段时光里都给我不同的看见与学习的功课。譬如第一天早上,我就看见自身的软弱,知道除了依靠耶稣,别无他法;中午就教导我关于信心的功课;傍晚向我传递爱的信息。这一切,我曾以为自己在教会几十年来已经掌握了、学会了;殊不知,这是一生都要学习的功课。
因为每一段时光都有“惊喜”,所以即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我总是很期待下一段时光的到来,看看上帝要对我说什么。除了聆听,我也与上帝交谈,不是以一种公式化的形式,而是以孩子与父亲交谈的方式。
这是与去年很不同的地方,也有不一样的得着。因为渴慕“惊喜”(上帝的话)而让我忘了饥饿。我为自己、亲朋戚友祷告,也为M族、教会、社会、国家祷告交托。第三天中午,我从诗歌《我要看见》中得到激励。我想这是我们每一位基督徒的祷告:愿主复兴我们、复兴教会,显出祂的荣耀,让这世代看见祂的荣耀!愿一切颂赞荣耀权柄能力都归于我们的主,阿们。(李慧莺)

第一次参与且有美好的体验,十分感恩!这三天中,我特别操练忍耐、温柔的功课(谢谢太太在旁的提醒),并在会议中有所学习。我只参与部分禁食是因为需要吃止疼药及高血压药;但,一切安好,早上的血压甚至比平时还要正常,感谢赞美主!(江克明)

主恩够用,虽然每天预备食物,也不会受诱惑。工作虽然要走上四层楼,都没感到疲惫。有上帝的话鼓励,又看见大家的分享,很受激励,期待自己可以完成。感谢主!(钱素嫦)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以斯帖禁食祷告”,并且以全禁方式进行。我很感恩,这三天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操练,原本以为自己在途中会承受不住饥饿,可神奇的是,我都没有任何的不适,顶多就只是疲惫和累,也没我想象中那么饥饿,上课时依然也能很有精神地上课,真的很感恩。
虽然没受到美食的诱惑,但却遇到情绪失控的状况,整个人一整天都在生气;可每当我静下来祷告唱诗时,心就平静下来了。
虽然这三天过得有些疲惫,但收获却是极大的,尤其是和上帝的关系,更是进了一大步。加上这些天也比较忙碌,整个人都没有安静下来的机会,透过这次操练,我也渐渐放下自己的包袱和重担。能够参加这次活动真的是恩典,感恩。(刘宜丰)

第一届以斯帖禁食祷告,经历上帝医治我的胃病。
第二届,我看见爸爸在患病中终于点头愿意相信耶稣;上帝断开罪恶的捆锁,使他的灵魂得释放,得救恩。上帝也医治我家狗儿的肿瘤。
今次,一个多月来右手臂常痛得刺骨,有时含泪求告祂,甚至担忧自己得骨癌。所以,求手臂得医治是此次禁食祷告重点之一。感谢上帝,这两天手臂不痛了,我要举起右手赞美上帝。上帝也刚强了我胆怯的心。
在这三天里,除了第三天早晨胸口不适之外,没有其他特殊状况;当有无力感时透过亲近上帝,定睛于祂而胜过。
感恩,我的弟媳也加入这次禁食祷告,让我在家族福音工作中多个伴。上帝都有祂美好的计划和作为,荣归主圣名。阿们!(林月仙牧师)

今年是第三次参加,开始前还是有一点怕,怕那种饿和无力加头痛的感觉。
今年为自己设置了祷告事项,告诉自己要像遇到敌人一样地迫切为家里的羊、自己的皮肤划纹症及自己的软弱和罪与上帝摔跤。
感谢神,这次没有上一次辛苦,就只是肚子饿而已,而且只在晚餐时间特别难受(这是卫斯理禁食祷告没有禁晚餐的原因吧);每一次肚子饿时就按所设的祷告事项祷告。
第一天中午读到有关耶稣受试探的经文成为自己这几天的反思——我有没有因为个人的需要、我的身份和我的欲望而犯罪及使人跌倒?!求上帝继续监察我、试炼我,使我看到自己隐而未现的罪。
虽然求上帝医治的祷告没有被应允,而且因为停吃两天的敏感药而昨晚全身痒到睡不着;但我深信上帝的大能可以在我的软弱上显的完全。今年特别感恩有太太陪我一起禁食祷告,可以彼此鼓励和分享。(何名兴)

今年的禁食祷告,感恩,除了有时候血糖低乏力,日常生活一切正常,没有头疼胃疼等问题。2017年,操练“以斯帖禁食祷告” 一件的奇妙事。我和内人禁食祷告后的那一个主日,她的堂会来了两位不可能参加主日崇拜的男性长辈。第一位已经将近一年没来崇拜(因和教会产生误会),以往就算有来,也是一个月来一次(圣餐主日)。“以斯帖禁食祷告”之后,他每个星期都固定参加崇拜,直到今天。
第二位弟兄因为跟教会有误会(土地纠纷),将近二十多年没有参加崇拜,当天主日也来了,而且接下来每个主日固定参加崇拜,直到今天。
第三个是非信徒,信主的家人为他祷告了二十多年,想尽一切办法邀请他来参加崇拜,他就是不肯。今年,他来了,而且固定参加崇拜直到今天,且受洗归主。他的其中一位女儿(我同学)特地从西马回来找我,因为她觉得爸爸很难信主,所以她们全家都感到很开心,也觉得不可思议。我跟她说,“你的父亲是“以斯帖三天禁食祷告”所结常存的果子。愿一切荣耀归于大能且垂听祷告的主,阿们。(林顺开&余婉宁)

感谢上帝,靠主恩典,顺利走过!这是我第二次参与,跟去年(2017年)比,今年肚子不饿,但食物的诱惑却很大,因为还是要像平常过日子,为家人预备三餐。第二天傍晚,胃有点不舒服,晚上还要带领乐龄诗班献唱,还好祷告后上帝怜悯,胃慢慢地不痛了。
回到家,胃又开始不舒服,我继续祷告,然后上床睡觉,不知不觉进入梦乡。隔天起来时,整个人无力,但上帝恩典够用,还可以预备好早餐,读经祷告后去上班。这次禁食祷告,我第一次三天都关上门,在房间里祷告,思想上帝的话,听歌唱歌赞美,感觉很不一样!愿同路人,一起加油,领受上帝丰丰富富的供应。(张书仙姐妹)

感谢上帝的恩典,安然度过。感谢上帝保守我的胃“乖乖”的,虽会咕噜咕噜作响,但没想象的那么饿(只是有胃紧缩的感觉)。最难熬的是晚上七点后,整个人感觉越来越疲惫软弱,巴不得马上去睡觉,第二天半夜还出现很久不曾有的脚抽筋。虽然三天后开斋了,却发现胃在“休眠”,感谢李医生的指导,让我慢慢尝试恢复饮食(我可不想得厌食症)。
感恩,先生一直给我正能量,也很佩服他,做食品业的他天天都要面对不同美味可口的饼干和面食。第一天傍晚,他的同事突然送了两粒榴莲,他都很有定力;正如他说的,当禁食有目标,食物就不再是诱惑了!而且,他也经历沐浴主话的美好,早上还告诉我,要照常操练“卫斯理禁食”,过基督徒得胜的生活。
最近灵修都集中默想和感受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和面对公会审问受羞辱,特别“进入”主耶稣的恐惧、失望、被掏空、心灵的痛苦忧闷中。这也让我深深感受主耶稣的爱,反思自己却是爱主不够,献上太少了。我也领悟到“以斯帖禁食操练”不会使我变得比别人更好,但绝对会使我更加看见自己的软弱和不足,更需要贴近上帝!(黄礼燕姐妹)

星期天事奉结束后,从雅沙再也回三马拉汉的路途中感到不适,回到牧师屋发现自己病了;怀疑自己能不能和大家一起禁食。后来凭着信心禁食祷告,早上流着鼻涕,身子有些疲倦;到了晚上祷告会,结束时意外发现自己居然痊愈了。隔天虽然身子有些疲倦,但肚腹不饿。
这次禁食最感动的是,卫理中心有59人参加。大家一起禁食祷告,也为在UNIMAS举行的圣诞布道晚会祷告。感觉平静安稳,有主与我们同在。事工一件件地安排,一件件地进行;虽有些意外,大专生也很有信心继续祷告求主施恩。感谢主耶稣,禁食祷告操练带领我们一起成长。(刘恩宏牧师)

听大家分享,知道软弱有人知有人陪伴,就如此这般得了安慰鼓励;我这只“袋鼠乡”(澳洲)的“袋鼠”也耐不住了。
血糖低,头晕脚软欲吐,我索性什么都不做躺下,却依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知道选择禁食还真是“蒙”上一层层厚恩厚爱啊!
那天自己懵懵懂懂,大家都启程了,我却因为看错日期而掉队,吃完午餐后才发现,怎么办呢?不仅为吃了午餐而内疚,还自行计划延后进行,但没有群策群力的后盾,着实觉得“掉队”。内心激烈交战,最后,还是奋起直追吧!
看着禁食队伍和声融融,天上人间溶为一体。哦,主,祢真心爱我们,谢谢祢。慢半拍就慢吧,我继续躺着,心却在众圣徒馨香美丽的祷告祭里翱翔,真的好美!(Pastor Gloria Ling)

一开始,我感到非常轻松,可到了下午,肚子就开始作怪,到了晚餐时间,肚子乐队开始敲锣打鼓,真的是饿到……
这次“以斯帖禁食”除了有食物“挑战”外,另外的大的挑战就是——我头痛啊,好久没这样痛啦,上帝我可以“请假”吗?不然下次再来?我的心开始分两边打战,非常激烈,甚至遍体鳞伤。还好,最后顺服上帝,完好无损地得胜了。
肚子饿是饿,头也很痛,但奇怪的是,经过每次的赞美读经祷告之后,感觉肚子也饱了,头也不痛了,哈利路亚!这难道不是上帝的大能吗?当然上帝的话就是我的食物。
在这次为自己牧养方向祷告,突然想起池会长在2018年年会闭幕时,提到耶稣所说的100只羊迷失1只,要撇下那99只去寻找;此时此刻,想起自己的过去软弱——说真的,牧养没有迷失的羊比较容易,但要找回迷失的是困难的——主啊,求祢怜悯孩子,愿我从今以后不怕困难,更加努力去寻羊。(郑信慧牧师)

让我们带着信心、爱心和盼望开始第二天的禁食祷告。昨天,我的经历与去年(2017年)不一样。去年第一天,我不感觉肚子饿,但今年感觉肚子饿,甚至对食物的香味特别敏锐。有时看到人吃东西,或感觉头晕时,也会问自己:干嘛那么辛苦?吃东西是享受啊,吃了就不会头晕了啊!但是主的话临到:我的恩典够你用,我的能力在软弱的人身上更加彰显,正如主对使徒保罗所说的:“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哥林多后书十二9)
弟兄姐妹,让我们今天一起夸耀我们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们。阿们。(池金代牧师)

心里战战兢兢,这是第二年参与,而且要提前进行,深怕自己会放弃。但感谢主,当我忧愁时,看到郑信慧牧师的分享(也是提早完成),使我士气大增。这次禁食祷告有一些领受:
1. 若不靠着主,抵挡试探和诱惑是痛苦的。
2. 若不是上帝所喜悦的生活方式,禁食祷告是徒然的。
3. 这次禁食让我反省自我,进入内心,正视我生命的方方面面。
4. 为砂华年会祷告的时候,心裡莫名伤感起来,说不出原因,很难过;这使我立志多为年会祷告。
5. 禁食过程,心裡也很挂念M族朋友;上帝让我更体会他们的感受,也为他们祷告。
感谢主,顺利走过禁食,自觉不配但上帝恩典够用。我尽责,神负责。(彭能良弟兄)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以斯帖禁食祷告”,第一天竟完全没有饿的感觉,不过诱惑还是有的。下课时朋友们总一直问我要去吃东西吗,我都拒绝了;再不然就是有朋友会在我身边吃东西,虽然不饿,可还是会嘴馋。于是我便听诗歌,读经,让自己的想吃东西的欲望彻底安静下来,更专注于上帝。当天晚上也提早睡,为了避免宵夜的诱惑。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觉得特别晕眩,站起来后又坐下来休息,祷告过后,又试着起来走走,可实在脚软。因为要走路去学校,所以选择吃了几颗糖果补一补糖分,然后就去学校了。对我来说,第二天会比较难受,虽然早上吃了糖果,可到了学校后依然觉得全身不舒服,走路时都觉得晕眩,身体上的软弱让我更加依靠上帝,上帝也让我深深体会祂的恩典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脑中也一直浮现一节经文:“你们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这句话提醒我要将眼目转向上帝,也在读经中得到来自上帝大大的安慰和刚强。
晚上去祷告会,依然有“诱惑”——教会的朋友都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晚餐——感谢主,我没有向这诱惑低头,在祷告会中唱诗赞美上帝时,心中有无比大的喜乐,感觉非常舒服,身体没有了疲累和饥饿,反而更能投入,感谢主。
最后一天更是奇妙的一天,身体感觉充满力量,早上起来也不晕眩,对食物的抵抗力也变得很强,哈哈哈,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祷告的力量。
这次禁食祷告让我与上帝建立更亲近的关系,灵修时感觉自己能很专注,因为平常灵修到反思时,思绪常不知飘向何处。除此之外,也让我更懂得要珍惜食物不浪费。禁食期间,我看一个白吐司都觉得很好吃,更加提醒自己日后不要挑食;也感谢上帝,能让我参与禁食祷告,为他人,为自己献上祷告。(苏龙桃)

我经历上帝丰盛的恩典,为国家、教会及自己祷告:
首先,看见自己的罪恶与不足,特别需要更深入研读上帝的道,背诵更多经文;祷告需要更迫切,为更多事情祷告。另外,每天更需鞭策自己至少阅读半小时书籍(过去订下的计划,但已停顿几个月了)。
其次,时刻提醒自己布道生活化,除了言行见证,每星期至少要向一个人口述分享福音(除了聚会、群众布道)。
第三,禁食进入第二天晚上,与“天国好汉”进行聚会时,深切感受我们需要主里彼此监督、关怀与鼓励,生命就会成长,更有活力事奉主。教会或团契要成长或增长,小组牧养是其中一个重要元素。
各位同路人,加油。(包久新牧师)

感谢上帝,祂的恩典够用。我觉得,我们开始转向上帝。今天,我们吃似乎不止是为了温饱,而是透过吃解压、解忧、放松等等。所以有时“吃”似乎取代了上帝——亲近“吃”却不亲近上帝。另外,禁食让我明白基督徒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要关注属灵的事,永恆的事。
飢饿时,我会哼唱《当转眼仰望耶稣》;另外,每次都会想起邱和平牧师说;禁食不祷告(默想)等于挨饿,很受提醒。愿大家在禁食中更亲近上帝,生命得更新。(阮振雄弟兄)

我想到,那个月一堆的策划会议、洗礼课程、入会课程、圣诞游行、报佳音、聚餐……原本想:要禁食难咯;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希望能坚持。
第一天的禁食:一切如常,就更多读上帝的话。与慕道友上洗礼课程,分享基督的爱和作为时,心里满是喜乐;完全没有饿的感觉和吃的欲望。
第二天的禁食:最挑战的一天,早上会友送来好好吃的芒果,好想吃,真想放弃了,肚子一直在抗议,咕噜咕噜响得很大声;但还是坚持不吃,放进冰箱。中午在露台祷告,不知从哪里飘来炒姜丝鸡肉的味道,我真的快耐不住了,哈,就赶紧离开回到办公室!晚上带领教区联合祷告会仍充满力量。
今天早上心情愉快,感恩来到第三天。今天的祷告默想里,一首诗歌《我多么需要有祢》不断在脑子里出现。思想生命中有上帝,足矣……生命必须不断与上帝连接,因为离了主,我们真的什么都不是。(刘本纬牧师)

今年(2018年)的禁食祷告,第一天还好,身体没什么大问题,还可以在晚餐时面对食物的诱惑(尤其去了一个家庭“送安”,祝福坐月子的姐妹和刚生的儿子);但察觉工作量增多了,尤其害怕第二天会很辛苦。
由于要面对搬家的琐碎工作,心里难免担忧,感谢上帝在员工灵修时先为我打了预防针,仰望上帝,祂会带领我搬家的事宜;虽然如此,还是担心。第二天禁食时,身体感到虚弱,很容易出汗,感谢上帝藉此使我醒悟自己缺乏休息,有机会就好好睡一觉,也提醒自己工作重要,休息也重要,搬家的收拾等禁食过后才着手进行。第二天开始,我也操练静修,不说多余的话。
第三天,心里充满盼望,身体也适应了,而且下午三点就可以开斋啦。感谢上帝,不是我能做什么,是祂的大能帮助我可以操练禁食祷告,更贴近祂。(Phoebe Kiu)
感谢主,第三天了,早上起来精神特别好,头也不痛了,肚子也不怎么饿了。第一天晚上半夜头痛,胃酸倒流很辛苦,一直吐,不能入睡,很想放弃。最后求告主耶稣,听了几首诗歌,感动坚定我,靠主耶稣能力,我走到第三天了。(Alice)

虽然比较辛苦,但感谢主耶稣,让我能够靠祂坚持到第三天。更感谢主耶稣应允我的祷告,在今早五点多在为回教徒祷告时,(虽然头晕)突然“脑海”波涛汹涌,并清晰地写下道声剧团未来10年的事工异象和方向,感谢赞美主!(余民富)

2017年12月,我第一次准备参加“以斯帖禁食祷告”的前一天,爸爸骑电单车发生意外,感谢上帝保守了他。在2018年1月,妈妈也发生车祸,上帝再次保守妈妈,在7月开始也能回到教堂敬拜上帝,到现在不用拐杖也可以自由行走了。爸爸7月中住院了,上帝依然保守他,有人向他转福音,他也开口承认耶稣是他生命的主。
我再次参加三天禁食祷告,在第二天预备参加祷告会时却接到电话,父母发生交通意外,上帝再次“出手”保守他们。这整年一连串的意外发生,我更体会我们的上帝是活神(诗篇十八46),也让我有机会服侍他们,无比感恩,我多加一餐禁食,为此事向上帝感恩!
上帝真的很奇妙,我没有饿的感觉,也很有精神。主祷文里的“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让我体会到,“饮食”不只是每天吃的食物,也可以是上帝的话语。当我“吃”了(更明白)上帝的话,让里面的我也更刚强。(Yong Ing Ping)

我很感谢池会长,在妇女会第43届代表大会中鼓励姊妹们禁食祷告 ,也感恩我能度过三天禁食祷告的操练。感谢上帝的怜悯,我没有觉得任何的不适,甚至很享受那种飢饿感 ,因为觉得人很舒服,身心灵都得到很大的满足。所以,我想到隔天早上才復食。我现在明白,唯有禁食,才能明白耶稣所说的:“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胡慈)

第一次参加“以斯帖禁食祷告”,深感靠自己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太爱吃)。感谢有团队彼此代祷,看到食物也能没有诱惑。平时禁两餐,然后祷告;这次因为连禁三天,所以祷告项目也自然多起来,经历的都是恩典。荣耀归于神。(刘奇龙&蓝伟杉)

这是我第二次参与“以斯帖禁食”,在还没参与之前,其实我正处于服事的下坡。因为忙碌的大学生活加上教会服事,导致我渐渐开始忽略祷告;生活慢慢地开始不平衡,服事和学业乱了步伐,祷告也随便了,甚至不懂怎么祷告亲近神(把祷告变成了责任)。不止这样,在服事中我也失去热诚,不想服事,觉得很累很压力,也不知道要怎样解决。
于是就有感动想禁食祷告回到上帝的面前,可是不管我怎样操练,都感受不到上帝的同在,到最后反而变成在饿肚子……
可是透过这两天禁食祷告,我才真正地与上帝有很深的关系,也发现自己好久没把重担交托上帝了……祷告中看见自己的骄傲,自我中心,不愿意顺服,偏行己路。感恩,上帝没有离弃我,透过这次禁食也修复了与上帝的关系,哈利路亚!
第一天禁食中,反思过去一整年的服侍还有自己的心态;另外,也为着自己2019年的服事求上帝给我异象。感恩,上帝用经文及诗歌给我回应。
第二天,当为家人祷告及数算恩典时,发现原来我的家族里多了三位愿意相信主耶稣的家人,其中两位更是愿意受洗,极其感恩。2017年,为家人亲戚的救恩迫切祷告,流泪祷告;如今有家人愿意接受耶稣成为救主,这使我更有信心继续为家族成员代祷。
第三天为国家代祷时,看见M族同胞的软弱,深深觉得他们有许多恐惧(害怕失去权力、失去应得的东西等等),担心他们会有失去理智的行为;祈求上主赐平安给他们,也盼望兴起更多仆人把福音的种子撒在他们的心中。
感谢主给我机会参与,再一次被更新。上帝总是在最适当的时间供应祂的孩子们;来年有机会,还要透过“以斯帖禁食祷告”服事更多的人!(郑晓琴)

今年(2018年)是第三次与夫婿毫不犹豫地参与“以斯帖禁食祷告”,除了因为亲身经历了教会里迷失的羊回转向上帝,也因为父亲在去年12月圣诞节前两天意外过世时,很深地体会在哀伤中上帝如何在祷告中给予我们一家的安慰。
我从小就看到母亲常常祷告,且是不住的祷告,父亲意外离世,让我真真实实看到妈妈坚定不移的信仰。她祷告的生命,在这事件过程中托住我们全家。这样的坚定,是我这个当牧者的,深感自愧不如。因此,要更多的操练和学习。加入这禁食团队,是让我自己有成长的机会。
今年,与夫婿除了为国家、年会、家人和朋友代求,花更多的时间提名为教会领袖和明年委派堂会的每一位执事提名祷告;很深的感动是,不只为他们个人祷告,也为他们的家庭代求。
池会长提到:教会事工也就是家庭事工,这句话一直浮现在这三天的祷告里。期盼,新的一年年与夫婿同心同行朝这方向牧养。谢谢大家的鼓励和见证,让我们夫妻俩更有力量同奔天路!(余婉宁)

真的无法想象自己究竟是怎么度过三天的。若不是上帝的恩典,何能禁食超过60个小时?!是上帝陪我走过了这3天。
我是第一次参与“以斯帖禁食”祷告,开始前一直很担心无法撑住,身体可能会垮,可不知不觉就来到的“开禁”的这一刻。整个禁食过程中最害怕的其实不是抵挡不住食物的诱惑,而是害怕生病。果真,第二天早上起床有血糖低的现象,头脑晕眩,四肢无力发冷;当下很想放弃,马上进食,唯有在心底不断呼求主耶稣,相信祂是耶和华以勒的上帝。很感恩,即使一整天四肢都酸痛,却依然坚持住不进食。第二天是最难熬的时刻,一直没有信心,很想放弃,很感恩仍然坚持。
当食物从生活当中抽离的时候,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东西,可是其实我得回来的是更多与上帝亲近的时间,更多认识主话的时间。食物的香味肯定还是有,看着社交媒体中出现的全是美食的照片,能做的只有依靠上帝,相信若不是祂的同在,绝对无法做到。
最没有能力的时候,就是最有能力的时候。好像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看似没有能力,却是最有能力成就救恩的时候。同样的,我相信,禁食过程当中我们看似很没有能力,我相信我们的祷告却是最有能力的时候。(刘必鸿)

第三次禁食,但感觉是最艰难的一次。感谢主,我能走完这个旅程,也能在饿的时候为许多事、许多人祷告。这次在降临节时禁食,体会了期待将来在天上的筵席,就好像等待开斋的时刻到来。这种盼望,令人有前进的动力。太太因有事要回家,在大路旁等了3小时的巴士,谨慎警醒地等候,结果三辆巴士经过都不载她和宝宝;直到三小时后,终于等到一班巴士能载她及宝宝回家。愿我们也谨慎自守,警醒祷告,等候那日子来到。(李同心)

真心觉得是不错的体验!感谢身边许多朋友一直提醒我参加。感谢主,这三天里肚子没有很饿,就是嘴巴有点“痒”,一直想找东西“咬”。
感谢主,让我有所得着,深刻知道我们活着不是单靠着食物和饮料,有上帝的话和恩典能让我们完全忘记烦恼和困境。感谢主,让我这三天都没用到什么体力活;同时让我知道餐餐都来之不易,今后会好好珍惜每一餐的每一粒米饭。(黄士瀚)

感谢主,这是我第一次参与“以斯帖禁食”祷告。在过往的日子里,偶尔会有一日的禁食祷告,但没试过三天的;心想我的体能能支撑三天吗?心中战战兢兢地参与了。
感谢上帝,肚子没想像中的饥饿,而且我能如日常生活规律般渡过这三天。我感恩,上帝赐我灵粮胜过肉体的需要,使我对衪的话语更渴慕,让我与祂更亲近,更体贴祂的心意。感谢上帝,这三天有这么多同路人与我一起走过,愿上帝赐福祂所喜悦的门徒。(戴莉珠)

这次禁食祷告是在忙绿、失望、感恩中渡过。忙绿,是因为恰巧是工程竞标的最后两天;失望,是因为顾客没有付该付的款项(拿去自己用了);感恩,这次还特别为正在动手术的Ernest弟兄及一位身在大马士革叙利亚的基督徒Mary姐妹申请出国的事代祷,愿上帝怜悯!
食物的引诱已不是禁食祷告的难题了,反而身体的疲累及金钱的“失落”,倒是让自己失去了多与上帝安静的时刻。所以,2019年正月开始,学习卫斯理禁食祷告,让禁食祷告真真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林忠毅)

这是我第一次参与以斯帖禁食祷告,这三天的体会是我难忘的一次经历。三天下来,让我反思生命到底是为了什么?当肚子饿的时候,最直接的一句经文提醒我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话。”这句经文就鼓励着我继续靠主前行。很多时候,我身在福中不知福,会抱怨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合胃口,太过于想要满足肉体的欲望。
禁食让我明白若要亲近主,就要来寻求祂,放下自以为今生重要的事物,安静祷告等候上帝。求上帝保守我的心,可以更敏锐于属灵的事。“开斋”时也会带着感恩的心品尝食物的美味。(David Liew)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禁食祷告,由禁食前的战兢、挣扎、恐惧,到禁食期间的淡定、平静和享受上帝的同在,三天的禁食祷告生活都是上帝奇妙的带领。
第一天下午虽感到飢饿,上帝提醒我:孩子,妳还可以做工!噢,那天下午我完成了一份会议报告书和一篇演讲稿,忘了饥饿。原来,三天禁食,除了祷告、灵修、赞美,还要照常用事奉托住我们。
第二天傍晚用餐时间,外子问我:“饿吗?”,“不饿!”。“胃还痛吗?”,“不会!”
他说:“奇怪,看妳很喜乐,很享受……而且今天特别漂亮!”我说:“因为禁食吧!”。结果,外子那晚也禁食了!
“现在开始,你和我一起参加每个星期四晚上到星期五下午三点的禁食祷告吧!” 外子答应了!这次禁食操练,我经历平静、安隐,等候上帝的美好!(Wong Hie Ching)

跟多数弟兄姊妹一样,第一天感觉还好,后来就有点体力不支。但透过弟兄姊妹的分享和勉励,顺利度过三天。食物的诱惑虽很大,但靠主耶稣的力量“挺过”了;愿上帝赐福每位参与在其中的弟兄姊妹,继续在主的爱中一起成长。(梁肇刚)

最大的感触就是在我们身边,我们的生活中,其实满满的都是试探。第一天,太太和孩子们每餐吃饭时都会问无数次:“你确定不要吃一点?” 、“你真的不饿?”原本不饿,但被问多了,身体自然就给反应——咕噜咕噜起来。
禁食祷告的时候,如果可以独处,当然效果最好;如果不能,就像我午餐陪家人吃饭,他们在吃,我就看分享的经文(马太福音),然后祷告。过程中发现有无数的诱惑——香味、“挑衅”的关怀、美食当前——都是要命的引诱。所以,是与世隔绝的清静,还是入世后依然坚持,是我这次禁食祷告最大的反思。(杨锦华)

感谢主,也感谢池会长和各位同路人的代祷,让顺利完成三天的全禁(食)。对于从事饮食业的我,禁食是一个最大的挑战。不过,感谢主这三天真的是一点饿的感觉也没有。除了第一天晚上感觉有点头晕,那时就快快祷告、读经和唱诗歌后就睡觉;第二天醒来,精神饱满,感觉不到自己已经一天没吃了。这三天全靠祷告、读经和唱诗坚守禁食。主耶稣也垂听我的祷告,知道我的需要,补足我的不足。祷告的力量真的好大,所以我立定心志,从今开始要出席堂会的祷告会,作合神心意的儿女。(俞丽光)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禁食祷告(部分禁食),参加后更加明白禁食祷告的意义。自己在饥饿中灵修时,也感觉饥饿感渐渐消失,上帝的话成为动力,让我能够继续把持住不动摇。另外,通过这次禁食,特别感谢上帝一直以来都赐福满满,让我每天不愁吃喝,能够吃也是一种福气,感谢主(江依静)

2017年我没全禁,因担心自己的身体不能负荷。2018年早已立定心志要操练全禁,因而推却了几场宴会,并告知家人。以下是这三天简短的经历分享:
第一天:肚子没很饿,有一点疲累,还可以去打球,这让我吃惊,因为以前禁食一天的我已经身体发冷,头昏脑胀。只是今天读经祷告得少,因为在赶着审阅文章,深感亏欠。
第二天:身体和精神都还不错,没什么饥饿感。父母来到诗巫,我陪他们吃饭时,他们都说:“吃一点啦!”虽有挣扎,但我都婉拒了!感恩我还可以坚持,因为以往我都不好意思拒绝。只是读经祷告还是少。
第三天:身体和精神特佳,这让我深感意外。今天特地一个人在房间里独处,多了读经祷告和安静面对上帝和自己的时刻。我再次承认自己跟上帝的关系有待改进,愿意继续操练更多的安静和读经祷告。我也为继续为我的胆怯、保留和自私等认罪悔改。开斋后,去打球,晚上带查经,心中充满感恩。
我这次的心得是:为上帝禁食可以让自己的心更贴近祂,过程充满上帝所赐的惊奇,尤其在身体反应方面;而我要改进的地方就是以后要排出固定的时间在房间里独处,有更多的安静和读经祷告。(陈发文牧师)

我操练9天禁中餐。
Day1.从少量水果早餐开始到下午四点小片麵包开禁,间中虽是工作常态,但不时都会与上主对话。主也开门,接到从远方打来的电话,与对方做门训跟进工作。
Day2.中午安静一人在办公室敬拜唱诗,主灵感动,不住流泪,知道主同在。
Day3.一天都期待中午与主亲近,来了一通电话,另一端是急需要帮助的弟兄,圣灵给我应该説的话。
Day4.安静享受主的同在。
Day5.太太严紧看着我的状况,因为药物种类多也广,但连续禁食几天都没问题,她也放心。下午四点准就端来一片烤面包和一杯咖啡,她的爱鼓励我。
Day6.今天为国家祷吉,从纳吉的悔改归主到首相的信仰和健康,到反ICERD集会……都让上主知道我心中的牵挂……(张济仁)

这是第二次参与三天的“以斯帖禁食祷告”,对它寄予厚望;除了年会的各代祷事项外,更寻求上帝明确指引客家福音事工。
深信禁食祷告旣然是上帝喜悦的上帝必然负责,我只是尽本份——控制食欲,坚持到底。这三天我照常上班等生活如常;不同的是这三天是尊主为大的三天,是学习聆听上帝的声音的三天。
三天过了,上帝并没有照我的祷告重点跟我说话。那大能圣洁的上帝按着自己的旨意要我饶恕人。嗳! 原来祂看穿我的心。我说:“上帝啊,我知罪!”那是第—天。到了第三天下午,读林前十三章,祂叫我看到自己的污秽、罪行(计算人的恶)。我在圣洁的主面前无地自容。我想既然知罪,若没有行动也是徒然。所以马上写给弟兄向他道歉,求他原谅我的无知,因为这两年来在事奉上与他的敌对关系就是思想上犯罪,又嘴唇犯罪说了他的是非。当我把这道歉迅息发出给他时,我眼泪不住地流,口不停地歌唱赞美上帝。这是上帝的大能,是圣灵的充满才能做到的事,这是我这次最大的得着。(严生辉)

第一次参与“以斯帖禁食祷告”,禁食两天,小小香味都让我夫妻两肚子“打雷”;但第三天食欲减少。感恩,我们学习不要浪费食物和嫌弃食物;感谢主,还有同路人。肚子饿时就提醒自己要读经祷告,而上帝的话真的像食物一样,使我夫妻两不再感到饥肠辘辘。
我(德成)的心得是:争战是耶和华,我只需要站着等候祂凯旋回来,所以我还惧谁呢?而我(诗诗)则在2019年希望服事有上帝做我的元帅,不用害怕,做好本分的事:好好讲解上帝的话,好好带领祷告会,好好探访。(德成&诗诗)

还是对“全禁”有些困惑,是指禁食禁饮?是禁食物可饮水?还是……2017年我参加禁食祷告,那三天对我的灵性有帮助;2018年我也决定再参加。我参加“以斯帖禁食”的动机是:让我进入与主耶稣更亲密、更深入的团契之中。
在第一天禁食时,照常工作,只饮水,食物对我没有很大的诱惑,可说是好顺利的一天。那天晩上却做了恶梦,揭发和反映我内心深处的恐惧与害怕。
第二天早上开始,心跳加速,手脚冰冷,全身无力,头有点晕晕。所以,下午就喝了果汁和Milo才感觉好点,晚上7时30分心里很平静也很平安,因为知道主与我同在!当天晩上又作梦,这一次是我的“想像”在梦里成就,衷心感谢神,因为我知道这两个梦都是上帝的作为,是祂的医治(因为我平时很少作梦)!
为过去的三天向上帝献上感恩,感谢祂的带领与同在,感谢祂的啓示和医治,感谢祂让我在“以斯帖禁食祷告”的时空里与神相遇!(林靖)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