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长的话:代代相传:你在偷上帝的钱吗?

with No Comments

文/池金代(砂拉越华人年议会会长)

今年年初,在此向大家报告了我会机构员工偷取一大笔的公款。有些人听见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时,竟然回应说:“哇,教会有这么多的钱给人偷啊?”今年年初,在此向大家报告了我会机构员工偷取一大笔的公款。有些人听见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时,竟然回应说:“哇,教会有这么多的钱给人偷啊?”其实这个偷上帝钱的案件应该只是冰山的一角,还有更多偷钱的事件,容许我慢慢道来,所以请让我再来谈谈教会里偷钱的事情吧。

抢劫十分之一?

以色列人早就有偷取上帝的钱!你看上帝怎么对他们说:“人岂可夺取神之物呢?你们竟夺取我的供物。你们却说:‘我们在何事上夺取你的供物呢?’就是你们在当纳的十分之一和当献的供物上。因你们通国的人都夺取我的供物,咒诅就临到你们身上。”(玛拉基书三8-9)以色列人不只偷取上帝的钱,更是“夺取”(抢劫)上帝的钱而不自知;他们没有把应当纳上的十分之一和当献上的供物给上帝,换来的是诅咒。今天我们是否也在偷取上帝的钱而不自知呢?十分之一的原则不是从玛拉基书才开始,而是从创世记就开始了。你看亚伯拉罕,他就懂得这个原则:“亚伯兰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来,给麦基洗德。”(创世记十四20下)如果我们没有做十分之一的奉献,我们岂不也是在偷上帝的钱吗?

偷四项捐?

除了个人偷取十分之一,是不是也有堂会在偷取四项捐的钱呢?“四项捐”就是所有堂会每年必须呈交给年会总部的奉献捐款,包括元旦捐、复活捐、感恩捐和会友捐。

堂会怎样偷取四项捐呢?

这种的偷取就是把应当交上的全数却私自留下几份,给自己堂会使用。比如说,看到元旦捐的目标已经达到五千令吉,但在元旦崇拜里却收到了一万令吉,所以有人就动了贪念,私自留下五千给自己的堂会。这样的做法很像初期教会的亚拿尼亚夫妇,后果不堪设想,他们同心试探主的灵,他们就前后死掉!(请详读使徒行传五1-11)。 各位弟兄姐妹,初期教会统筹统办,同心奉献所有,为要帮助有需要的人。今天我们的教会也有了美好的统筹统办传统,就是每一间堂会借着四项捐和其他的奉献(如宣教款、布道款等)给年会分配给有需要的堂会和地区发展福音的事工,比如支持神学院的经费,发展校园的福音,支持布道处的成立,投入社会的关怀,推广海外的宣教和本地的布道,训练传道人,培育工人等等。这样的统筹统办也让每一间无论大小的堂会都不会缺乏传道人,而且每一个传道人无论在市镇的大堂会,还是乡下的小堂会,都得到同样的待遇和福利。因为先贤先圣给砂拉越华人年议会留下了这个美好的统筹统办传统,其他地区的年议会或教会羡慕我们的教会,甚至邀请我会牧者同工去他们那儿传讲统筹统办的信息,也鼓励他们的教会统筹统办。也因为我会有统筹统办,所以我们能够同心协力的派出了五十多位的宣教士,支持一百七十多位的牧者,以及许多的员工,大家各尽其职,传扬福音,建立教会,直到地极。这样美好的传统,我们要积极地保守它的延续,我们决不容许任何个人或堂会为了私心或贪心而摧毁这么美好的制度。我们感谢主,大部分的堂会积极保守这个统筹统办的传统和制度,以至于年会年年有余,可以进一步思考和策划如何使用这些钱款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偷奉献袋里的钱?

教会中除了有人夺取十分之一的钱款,有人偷取四项捐的钱款,也有人偷取奉献袋里的钱款!有机会的话,我们再来谈谈第三项的偷盗吧。十诫里的第八条说:“不可偷盗。”(出埃及记廿15)

2017年8月3日于年会会长办公室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