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苑缅怀:在逆境中经历活神的荣耀

with No Comments

文/林黄素明师母

回忆与另一半林道顺牧师婚后在上帝家中的牧会,尽管尝尽酸甜苦辣,却因上帝恩手的赐福与引领,在不知觉中我们到达了退休的年龄。为着这40年来的事奉,我们满怀感恩。
感谢主,他一直以来都很健康,在牧会的历程,几乎没有什么来自健康的阻碍。记得只有那么一次在90年代,因事奉过度操劳而引发了胃神经衰弱,修养了一小段时间,他便坚持回到牧会的岗位。他实在对上帝圣工太有负担,无法轻易放下。
2019年是林牧师进入退休的第十一年。他因伤风,休息不够,劳累过度,导致自身免疫力下降,最后引发重症肌无力症。这病症唯有在古晋的神经专科医生才能有效地帮助他。这疾病使他很辛苦,不仅造成多痰,无法自由吞食,还会使他感到浑身不舒服而无力。
虽然如此,患病的过程中他都经历上帝奇妙的恩典。

上帝差派众多天使来探望
在诗巫求医检查不出病症,转移到古晋又得不到有效的治疗;这突如其来的疾病令我们都感到有点无助又无奈。但称谢主,在他生病期间有很多人来探望,关心他为他祷告。我曾对他说:“不要惧怕,若是没有上帝的许可,这疾病是不会临到你身上的。你看,上帝差派了何等多的‘天使’(牧者、会友、亲戚)来关心你!你就安心休养吧 !”

有医生的关心爱护
KPJ与金宝林专科医生都满有体恤心肠,告诉我们这病需要长久的治疗。于是,他们写了推荐信给中央医院,让林牧师可以在那儿接受更好的治疗。上帝特别恩待他,让他得着专科医生们的悉心照顾,满满的爱。我们心存感恩。

病痛期间有上帝的爱跟随
在ICU住院的20天,除了一些牧者、会友、亲戚的探望之外,上帝还差派了三位“天使”—— 70年代被牧师牧养过的江姐妹及我的大哥、大嫂——每星期来陪伴他。在他卧病期间,他们不断前来探望他,唱诗、祷告,并用主的话语鼓励安慰他。他们不仅分担了我们的负担,也让他体会到肉体虽软弱,上帝的恩惠与慈爱仍然伴随着他。感谢主!

远方访客带来安慰
在住院期间,上帝又差派另一些从远方来的“天使”来给他支持。他们是过去三十多年蒙牧师牧养过的少年人、青年人、会友及牧师的亲戚;听到牧师病重住院后,他们不辞劳苦千里迢迢的从吉隆坡、沙巴、美里、民都鲁、诗巫及泗里街等地专程前来探望他。躺在病床上的林牧师受到了无限的安慰及感动。
有的对他说:“牧师,都是因为有你,感动我读神学做传道人,所以我一定要来看你”;有的说:“牧师:你帮助我很多,特别为我安排了读神学的一切手续,一生感恩不尽”;有的说:“因为牧师先爱我,关心我,在牧师艰辛的养病期间,有机会陪伴牧师是一种的福份”;又有的说:“牧师曾经热忱的接待我们这些离乡读书的游子,使我们在异乡如在家,得到无限的安慰。如今我们也学习开放我们的家,接待有需要的人,感谢牧师为我们立下了榜样。”
原来,林牧师以往在有意无意间接待了的这班年轻人,给了他们这么多的祝福,真是荣耀归神。

心存感恩得出院
住院52天,2019年6月20日终于出院了,许多人都为他感到高兴。只是卧床太久导致臂部有一个大伤口。正当我们所有人都不知所措时,上帝差派一位满有爱心及耐心的天使——蒙恩堂秀坚姐妹,天天帮牧师清洗伤口。他再次经历了上帝的看顾与保守,全心全意信靠顺服主的安排。他出院后,住在小儿子圣贵牧师的公寓,对于那清静、舒服的环境他深感欣慰。感恩,上帝为他安排了这美好的居所。

在苦难中学会释怀感恩
在那以后的三个星期,他仍然躺在床上。前来探望者仍然不绝,他为此心中充满喜乐和感恩。由于不能吞食,生病的这几个月期间,他只能用食管喝奶粉,造成营养不足,身体缺乏抵抗力,后来他的盲肠被细菌感染。在金宝林专科医院治疗后,病情稍微好转。之后复发,这次住进了中央医院。
尽管情况欠佳,但他很平静的接受医生的治疗,且神迹性地度过漫长五个小时的割盲肠手术。
然而,后来细菌感染,血中含有毒素,他体弱无法再接受治疗。在7月16日下午两点多,医生致电给孩子说:“你父亲的血压一直下跌。”我们全家赶到ICU,那时他的眼睛微微地睁开,眼眶满了泪水。当我们唱诗歌时,他的嘴巴也在蠕动。我们大小围在他身旁唱诗、祷告、跟他说话。逐渐地,他合上了眼睛,毫无痛苦,平静地走了。那是傍晚6点14分。我们万般不舍,但目睹天父如何帮助他脱离疾病的折磨,心存感恩,学习顺服,因有神奇妙恩典的伴随 。

弥留时的访客
7月16日,李家财牧师及黄良文夫妇得知牧师病危,乘搭早上的班机前来古晋探望,只不过当时的牧师在手术后还未完全清醒。他们在忙碌中前来来看望他,真是令人感动。
有一位在70年代曾得到牧师帮助的姐妹,在得知牧师在古晋医院病危后,便叫她的女儿陪她搭飞机来到古晋,抵达医院后找不着牧师,这才知道牧师已回天家了。她又来到我们的府上慰问及瞻仰牧师的最后一面,此情此意真叫我们感动!曾经受过牧师帮助的詹医生一路来也都很关心牧师的健康,这次还陪伴牧师走过这段艰苦的日子。牧师离去的那一晚 ,他到医院来探望牧师,却得知他已回天家,为此非常伤心。

如潮涌的慰问者
7月17日下午,牧师的遗体被带回诗巫的家中,在第二天就有千人来瞻仰他最后一面。人潮涌入我们的府上,真是惊讶又感动。感谢大家对牧师的爱护及对我们一家的关怀,这是上帝藉着大家的爱给牧师的光荣。

肃穆又温馨的追思礼拜
诚心感谢年会牧职部、会长、负责追思礼拜程序的牧者、牧者诗班、会众及服务组的特别安排及参与,让整个礼拜在肃穆而又温馨的氛围中进行。感谢大家在百忙中赶来向牧师表达尊爱,当中唱的《奇妙的双手》是80年代他在台湾短期进修时最喜欢的一首歌;另外,他也喜爱唱《平安的七月夜》这首歌。
我想,他在天上看到大家为他所做的一切一定会感到非常的欣慰;感谢大家为他所付出的一切,愿上帝报答你们。

众多人送他最后一程——上思恩园
在炽热的午后,路途又是那么遥远,众多人却不辞劳苦地送他最后一程——上卫理思恩园,此情此景真是感动。牧师的挚友萧招和牧师,还特地从美国赶回来见他最后一面,拄着拐杖随队上山,这种友情可以何处寻,愿上帝大大地报答大家的爱心!

末了的话
有说这次的殡葬礼壮观有加。是的,上帝藉着大家的爱心给他在地上有这么大的荣耀与恩典,这些都显明了大家对牧师的爱。哦,作上帝的仆人是何等的荣耀!说是在逆境,我们合家却经历了连绵不绝的上主浩恩。勉我众牧者继续热心,事主不灰心。牧者在做,会友在学,上帝也在看!
牧师这次虽然病得辛苦,上帝藉着众人的爱心补偿他的痛苦,锻炼他的信心,让他学习完全信靠顺服上帝的安排。我们都是不配的,对祂的爱不够;惟因祂的怜悯,赏给了他奇妙的恩典与荣耀。
诚心感谢数以千计的祷告勇士的付出。纵然按世人的眼光,上帝似乎没有垂听大家恳切的呼求;答案似乎不是世人所想要的(就是牧师病得痊愈);但上帝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唯有祂知道什么是最适合牧师的,祂接他返回天家的方式自有祂的美意。将一切荣耀归给在天上的父,阿们!

28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