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蔡高总夫婦信仰、业务体会上帝泉源般的恩典 拆神龛除符咒体转向基督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
受访者:蔡高总、庄美莲
记录:卢韵琴

“上帝的时间总是不会耽误的,也不会延迟的,只要你有信心,坚守上帝的道,祂会给你一切所应得的。”这是在访问蔡弟兄与美莲姐时,他俩一直挂在嘴边的话,由此可见,他们对上帝的信心是何等地大。
蔡氏夫妇是在古晋客家人传统民间信仰的家庭中长大,以传统涼茶为生意;自从认识那賜生命活水的基督后,生活及事业经历了丰丰富富如涌涌不息泉水般的恩典。他们自创14种本土品牌与口味的浓缩凉茶,到处推销、艰辛打开销路、建厂与扩展业务;至如今,能在砂拉越各大超市售卖,甚至远销西马,让国人能喝到好喝又方便的“即冲即泡即喝凉茶”。他们也不忘回饋上帝的爱。应验了主基督的话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
日前,《卫理报》总编黄孟礼与蔡高总及庄美莲“面对面”地谈基督徒在职场与事奉的見证……(问:黄孟礼总编(黄);答:蔡高总(蔡)、庄美莲(庄))

黄:高总兄、美莲姐,请先让读者们了解一下你们的背景?
蔡:我是古晋的客家人,来自马当区,父母亲都是从事农活儿的普通人。我原本是一名电子工程师,在汶莱工作,后来为了孩子而回到古晋;随后因为要与太太开展凉茶生意,所以就把工作辞了,专心做浓缩凉茶。
庄:我的父母原本是西马槟城福建人,后来为了生计而搬来古晋,家中信奉民间信仰,曾经摆有6个神龛,都是我在负责上香,直到我结婚。

黄:那你们是怎样结识并结婚的呢?谈谈你的家庭状况如何?
蔡:我那时从吉隆坡毕业回古晋工作,因老家在马当,平时工作又在市区,所以就在古晋租一个房间住,周末时才回马当。美莲的家就在对面,我们就这样认识了;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后就结婚,婚后育有3个孩子,现在连孙儿都有了。

迷失的小羊找回来了
黄:请谈一谈你们的信仰之路……
蔡:我和太太是在结婚之后才信主的,那是在1985年,我们的邻居是古晋卫理三一堂的姐妹,她邀请我们一家人参加三一堂在伦乐一个小岛上举办为期三天两夜的家庭营,那时是由陈家兴牧师带领。后来牧师就鼓励我们带孩子去参加主日学。
刚开始时,我其实并不投入,是太太带孩子到礼拜堂参加主日学,并一直鼓励我去教会。我为了敷衍太太,就去参加崇拜,当时三一堂只有英语崇拜,但由于我是受英文教育,所以基本上没太大的问题。只是在我第一次去教会时,感觉自己是一个“外邦人”,因为教会的人都讲福州话,听不到其他语言,没有福建话,也没有客家话,哈哈哈……
另一方面,我也觉得成为基督徒很不自由,不可以抽烟、赌博与喝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地开始不买“万字票”了,也开始感受到自由,并且觉得基督徒的生活很喜乐。
庄:其实我在中学时期,就接触过福音,因为学校有学生团契。那时,我被诗歌吸引,也曾参加过团契,后被同校的哥哥知道,就向信奉民间信仰的父亲打小报告。在父亲的责骂后,我不敢再去参加。然而,上帝是奇妙的,祂把我这只迷失的小羊找回来了。
所以,当邻居邀请我去参加家庭营时,我便决定参加;然后觉得基督徒真的很喜乐。而且在送孩子参加主日学时,我听见孩子们在唱诗“My God is so big”(我的神真伟大),就觉得为何你们的上帝那么敢讲。后来我打开圣经的创世记,读到天地、昆虫、走兽都是上帝的创造时,我才发觉上帝与我拜的神很不一样。

黄:那你们是在什么时候受洗的呢?
蔡:1988年,那时我们是两夫妻一起受洗,成为上帝的儿女。

黄:信主之后,听说你们都分别努力地带家人信主?如今的成果如何?
蔡:我家中有13个兄弟姐妹,我排行第六。当我信了主之后,我就尝试带母亲去教会。有一次母亲脚痛,妻子美莲为她祷告,她就真的不再痛了,于是母亲就开始愿意与我们一起去教会。
但当我们送母亲回家时,就看见我的大哥在家中等我们回来,一看见我们就斥责我们。原本我家也是信奉民间信仰的家庭,家中都张贴符咒;过后,母亲因在教会听了牧师的道,就鼓起勇气拆掉了张贴在家里的符咒,引发一场家庭“战争”。兄弟姐妹们甚至威胁母亲,如果去做礼拜,他们将永不再来看她。
为了家庭的和睦,母亲唯有妥协,从此就再也没有跟我们一起去做礼拜。直至她在病榻上弥留之际,她开口问我们,信了主是不是会上天堂?我们回答是,因为我们在之前已经带领她做过决志祷告。
如今,我的家人还没有信主,但近年来我大哥的态度开始有所软化;同时他的孙儿在玛丽哈卫理幼稚园读书,希望上帝能够继续在我的家人身上动工,可以从下一代开始。
庄:其实当我信了主之后,我就开始参与三福课程,做会友布道的工作。然后每个星期天做完礼拜,听完牧师讲道后,都会回娘家与家人分享。几次之后,妹妹们一见到我都会调侃我说“耶稣来了!”为了家人的得救,我多次向上帝祷告,甚至在孩子午睡时,为家族中的每个人跪下流泪祷告。
直至几个月后的某一天,母亲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要信主,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因为以我对妈妈的了解,我以为她会是家中最后一个信主的,想不到她是第一个,真是难以置信。
在她信了主之后,就要把神龛都拆了,当时是林忠诲牧师带着姐妹来到我家拆,而且一拆就是全部都拆,可见母亲的信心有多大。然后就在拆神龛的那一天,刚好我的一位妹妹下班回家,看见那些被拆掉的神龛在门外焚烧,就质问母亲为何把神龛烧掉?
过了一个礼拜,母亲打电话给我说妹妹病了,打针吃药都没有效,看西医不行,看中医也不行。当时我就觉得事有蹊跷,连忙约了教会的弟兄姐妹到母亲家帮妹妹祷告。当时的妹妹心中有黑暗,姐妹们就一直劝她快快信主;她很挣扎,经过弟兄姐妹的祷告和唱诗,她终于点头。但是,在带领她祷告时,她一直无法开声说话;于是弟兄姐妹们就围着她祷告,最后,她流泪了。然后当她再次恢复意识时,她的病就好了。
过了很久之后,在某一次的闲聊中,她告诉我当时的她就像被电击一样,像有电流流过她的身体,让她全身发麻;而且也不是她想哭,只是没有办法地眼泪直流。我只能告诉她,这就是圣灵充满,上帝医治你。后来,我的几个妹妹都陆续信了主。
接下来就是我爸爸,那时我爸爸有很大的烟瘾,每天都要抽两包烟,家人为了要让他戒烟都伤透脑筋。后来妈妈有位朋友介绍说,可以去印度用印度教的方法戒烟,还有许多的神迹。那时刚信主的妈妈就信以为真,买了机票后才告诉我;当时的我又急又气,告诉她既然已经信主就不可以去。但她又不想浪费机票,所以就执意要去。
我苦于没办法阻止她,就在查经会上与姐妹们分享,她们便为此事祷告。谁知,在妈妈她们启程的前一天,我爸爸第三度中风,而且病情有些严重,根本就去不了,只好取消了印度之行。在他慢慢康复了之后,他却再也不抽烟了,当我问起他时,他却说上帝让他不用去印度也可以戒烟,所以上帝做工总是十分奇妙的,哈哈哈……
再来就是我的哥哥,他原本就很不喜欢基督教,所以我只能求告上帝动工。但奇妙的是,在妈妈说要去印度时,他竟然因妈妈才刚信主而开口阻止她,后来他终于信主了,并告诉我说上帝很奇妙。虽然我没有向他传福音,但他却走到哪里都听见福音,最后我的全部家人都已经信主,真是感谢赞美主。

夫妻俩一起打拼
黄:你们的凉茶生意很成功,是怎么样开始的呢?
庄:其实我们的凉茶药方是来自于我的母亲,刚开始是我和母亲一起经营,后来我因为孩子的关系就放弃了。然而在一年后,母亲再次把我叫来,并表示要把这门生意交给我。经过考虑之后,我接手了,那是在1998年。
我们的凉茶是用12种草药经过慢火熬制而成,之后再经特殊处理,做成了浓缩凉茶,消费者只需要倒一些在杯子里,用白开水冲泡后即可饮用。
那时,我需要一家家地去向咖啡店老板推销我的产品,希望他们用我的浓缩凉茶泡茶给客人喝,但愿意接受的并不多,真是让人很挫败。直至两、三年后,情况才有所改善;后来就愈来愈多的人接受我们的产品,慢慢地远销整个砂拉越、沙巴、汶莱,甚至是西马一些地方,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

黄:所以说,你们的凉茶生意其实是从美莲姐开始做起的?
庄:是呀,刚开始时的确是我一个人的小生意,他还在跟别人打工。后来见我忙不过来,而且又有意要扩充营业,于是就辞工,夫妻俩一起打拼。
蔡:原本我们只是在家里做,后来家里的地方不够了,就买了一间工厂。然后又觉得地方不够用了,就向政府申请一块一英亩的土地用于建厂;申请批准了,但我们当时没有足够的资金,于是就把地退回给政府。
想不到2年后,我们有了建厂的能力,就再次向政府申请。当局告诉我们之前的那块地已被别人拿了,但他们给了我们另一块同样大小的土地,比原先的那一块地更加接近大路。原来是上帝要给我们更好的,哈哈哈……

黄:拿到土地之后呢?又有什么样奇迹发生呢?
蔡:这块土地是向州政府申请的,是政府帮助中小型企业发展的一项计划。在这个计划下,申请者在拿到土地后同样需要还钱给州政府;但可以在5年内分期付款,把50万令吉还清。可是,如果我们建的工厂可以在3年内运作,接下来两年的期款,也就是50万的30%即可一笔勾销。
由于我们的新厂房需要200万令吉的建筑费,为了筹到这笔钱,于是我们决定卖掉原来的厂房,上帝再次帮了我们。在我们决定卖掉厂房时,我们的邻居向我们出了一个价,只是不符合我们原先的预算;但时间紧迫,我们只好答应把厂房卖给我的邻居。
可是,上帝又是这么奇妙,在我们答应邻居后,又有一个人向我们出价;而他出的价格就是我们原来的目标。后来我们和邻居谈过之后,他也愿意放手,于是我们就筹到了一笔资金。
我们花了2年9个月的时间来建厂房,人们都说要拿到入伙准证需要6个月的时间,那就过了3年之期限。于是我天天跑政府部门,去了解情况,去催促他们。然而,日子一天天地过,2013年4月1日是到期的日子,我终于在3月尾拿到了准证,上帝的时间真是不延迟、不误时。
在此之前,我向上帝许了一个愿,如果我们的厂房能够在3年内运作,我们就会把原本应该还给政府的钱,全数奉献教会,因为这些钱都是上帝的。如果不是上帝的作为,厂房的准证根本不会这么顺利地拿到。

黄:所以对于上帝所行的奇妙神迹,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蔡:上帝是奇妙的,在申请土地一事上,我的一些朋友问我是否有“花钱”,但我真的没有。还有就是我把要做的事一一列下,然后一一向上帝祷告;接着,这一件又一件的事,就不可思议的完成了。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