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下一代性福:不以性教育为耻

with No Comments

文/受害者

每天阅读报纸,都会看到两三则性侵案的新闻,受害者包括不到1岁的女婴、刚进入幼稚园或小学的女童,甚至上了中学的少女,进入社会工作的女上班族等。阅读着这类新闻时,我的心都揪着、揪着的痛,因为性侵、强奸案等逐日增加,可是根本没有一条的法律可以完完全全保护到所有的女性及儿童。
台湾最近有一名年轻女作家林奕含,写了一本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她将自身经历写下来,最后步上自我了结的路。之后出现很多关于她的评论、还有其被性侵的事情等。我不曾看过那小说,但有天看到面子书转载的一篇相关文章,看着看着,心情越来越沉重。当晚,我失眠了,脑中浮现很多东西,最后我鼓起勇气写了这篇文章。感谢上帝,因为有祂,我今天没有像林奕含那样走上绝路。
披着羊皮的狼
在小学一年级时,我遇到一个教马来文的老师,肥肥高高,裤袋里总有一条毛巾(因为他很会流汗),我到今天都还记得他的模样,当然,我非常不想记起。我自小被教育要听话和顺服,所以是一个很听长辈、老师、父母话的人;他们叫我坐,我不敢站,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
还记得,每堂马来文课上完,老师都会叫学生回座位写作业,接着老师就把我叫到他前面,很听话的我一点都不犹豫。接着,他叫我躺在长板凳上,我完全没反抗,听话照做。然后,他就开始在我的身上摸来摸去。是的,我遇到了狼师!但一年级的我哪懂什么是性骚扰、我只知道父母、老师,还有大人做的事都是对的,大人永远没有错。
还是得感谢上帝,至少狼师没将他的生殖器官放入我的身体。但我记得每一次马来文课,我都会被叫到他面前,摸我身体的当儿,还说“课业之类有问题吗?”;又说我长得很可爱,希望我是他的女儿。我那时根本不懂这一切都只是他在掩饰自己的行为,而我自以为这是老师疼学生的方式,卸除对他的恐惧。他是名副其实披着羊皮的狼。
有一次我跟妈妈说,老师叫我当他的女儿,还说可以去他家睡,妈妈当时听了不以为意。其实,各位基督徒的父母,真的要有警觉,当孩子这样说时,不要直觉认为自己的孩子得老师疼;这样会误导孩子以为这就是老师疼学生的方式,也不会再多说老师对他做了什么。正因妈妈的不以为意,我也误以为这就是正常的师生关系,所以被狼师上下其手到二年级。感谢主,三年级到六年级的马来文老师不再是他,让我脱离魔掌。
有时我会想,为何上帝要让我遇到这种恶心的事情?也忘了自己到哪个年纪时,才意识到小学一年级所发生的事,原来就是报纸每天报导的性侵案、性骚扰案。我到现在都非常痛恨这名狼师,真的无法饶恕。
正向谈论性知识
我看了一位笔名叫雅君的作者的《性侵的6大真相无人知》,想以受害者的身份提醒所有基督徒父母,要用上帝所赐予的智慧教导下一代。那篇文章里有这样一段文字:“大人们教育孩子听话乖巧、服从权威,却不教他们性知识,不教他们如何在被权威者侵犯时说‘不’。被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遇到身份权威的施暴者,就是羊入虎口。”这句话我深有体会。
换言之,恳请所有的父母不要只跟孩子说:“乖,要听话哦!”,而是教孩子听话和顺服的同时,也同时教导孩子分析:什么话才该听,什么可以听,什么话该顺服。世上没有完人,大人不完美,父母不完美,老师、医生、警察、律师没有一个是完美人;除了耶稣,每一个人都是“戴罪之身”会犯罪。
所以师长要教育孩子说,大人也是会犯错犯罪,大人所说的话不全都是对的,他们也会做错事讲错话。特别是教导孩子,如果遇到大人(就算是认识熟悉的人)叫他躺下来,千万不可听话照做;教导孩子认识身体所有部位,不可以随意让人摸;教导孩子有大人叫他脱衣脱裤,都不可听,要立刻离开现场,并要孩子清楚说明大人叫他做了什么事。
曾经就有些年纪较大的少年诓骗年幼的堂/表弟妹,藉着什么医生看病的游戏掀开小辈们的衣服,触碰私处啊;又或者什么“老公老婆”的游戏,抚摸身体。可是,年幼的孩子以为是游戏,并不知道自己已被性骚扰或性侵。
教导孩子,倘若坐在大人大腿上时,如若感觉大人不断磨蹭,或伸手进衣里抚摸,要有知觉地立刻马上离开,并将这些行为清清楚楚地告诉父母。教导孩子若遇到人抚摸身体某些部位(如捏私处)等这都不是疼爱的行为,那是性侵、是性骚扰。
身为基督徒的父母老师,要清楚教导孩子分辨哪些才是要顺服的事与话;更不该谈性色变,避而不谈。性原不是污秽的事,因为性是上帝赐予人在婚姻中享受之礼物,也是繁衍后代的途径。性之所以让人感到肮髒与不舒服,是因为人邪念私慾所致,偏离了真理的教导。所以,基督徒父母更该教导孩子符合圣经真理的性教育,学习保护自己,减少让孩子成为性侵受害者的机率。
其实,孩子5岁是就可以(也必须)进行性教育,毕竟现在科技发达,很多孩子也早熟,很早就开始对性器官好奇。与其让孩子从别处认识错误的性知识,父母倒不如早早负起性教育的责任,不要把这样的教导权全数交给学校老师。所以,基督徒父母们,真的不要再觉得对孩子难以启齿,要与他们正向谈论性知识。
切身之痛为借鉴
其实,自从跟妈妈说了却没得到回应后,这30年来,我从没对家里任何一个成员提起这事。我选择逃避,不想回忆这不堪的事。30年来,我因这件事深受困扰,更在看到侄女出生、长大,常会非常担心她们遇到狼师,而半夜一个人害怕与不安,甚至失眠。曾经试过半夜打电话给朋友哭诉,告诉他我害怕侄女们会遇到性侵或性骚扰。因他不知道我曾经遇过的事,只会安慰我别胡思乱想等诸如此类的话。
要回想所有不堪入目的画面,压力着实很大;所以这30年来尽量转移注意力来逃避,不曾细细回想。如今,因着林奕含事件和雅君的文章,又看着侄女们一天天长大,因而激起自己将切身经历写出。虽然刚下笔时,全身颤抖,心里也在淌血,但感谢上帝还是完成了。盼我的“牺牲”,能呼吁并提醒所有父母,请你们好好思考、正视家庭性教育课题,以圣经真理为基础来教导孩子们有关儿童性教育。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