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身无长处亦可成神的器皿 参加短宣最重要的是心 李国华从不感兴趣到长期委身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
受访:李国华(古晋晋光堂本处传道)
整理:卢韵琴

总是在教会听牧师传道说要去宣教,如果不去长期宣教当宣教士,也可以参加短宣队;那,参加短宣可以做些什么?又需要一些什么条件呢?如楼短宣队负责人李国华本处传道告诉你,只要你有一颗为主奉献的心,就算你自认身无长处,亦是可以成为上帝手中的器皿,为拓展神国度做大大的事。
“当年的我只会弹吉他和有一身的力气,但我去了;有一位阿姨她说只会帮人理发,她去了,长屋居民们排队等着她理发;还有一位弟兄只会开福音车,他也去了,为短宣队开车担起了接送的任务;甚至只要会讲话,就可以向长屋居民分享主的爱。就是这么简单,你还敢说你什么都不会,不敢去短宣吗?”

在古晋土生土长的李国华,祖籍福州,是古晋众多客家人中少数的福州人。原来,其祖父早年在诗巫生活,就连他的父亲都是在诗巫出生,后随祖父定居古晋,卒之,让他成为了古晋的“少数民族”。
“1970年代的古晋其他族群对福州人有着一定的敌意,所以在学校里我都不敢承认自己是福州人,省得被同学排挤,这也算是一种校园霸凌吧,哈哈哈……”
读完中学后,他本意是先到吉隆坡修读澳洲的大学先修班课程,然后再前往澳洲深造,但却遭遇澳洲教育改制;再加上家庭负担重,他毅然外出社会工作,减轻父亲的负担。
踏入了社会的他,在中药店、五金店、食油厂等打过工,后来进入了一家水资源处理公司,才算是安定下来。
纵然是在基督化家庭长大,但他仅以为只要父亲是基督徒,那他也就是基督徒,直到他参加了青年团契,才知道原来信主是个人与上帝之间的关系得到建立,从而重生得救,真正决志信主。

我可以帮忙搬东西
时至2003年,原本对原住民福音丝毫不感兴趣的他,却因为被牧师点名,在无奈至极的心情下,参加了如楼短宣队;殊不知,圣灵透过这次的短宣在他身上动工。从此,他便与如楼短宣队事工,结下了不解之缘,至今未变。
“那时的负责牧师,是已故的黄美英牧师。她在讲台上大大地分享着年会布道部的异象,鼓励晋光堂会友参加短宣队。我听了之后,也只是耸耸肩膀,说这不关我的事,因为我觉得我在吃、住与语言方面,都不适合去原住民当中传福音。再加上,我的灵命不高,1980年重生得救到2003年,一遍圣经都没有读完,这样的人去短宣可以做什么。于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直到某天,黄牧师点名叫我,只能勉以其难地点头参加了。”
回想起当年,他笑说自己一直都不积极准备,就连要带去的睡袋与用品都是其他会友帮忙张罗的,想不到的是,这个睡袋至今他还在用。
虽然是福州人,但他坦承自己的福州话是有限公司,听倒是没有问题,说也只会一些。再加上,因为他的母亲是福建人,而在古晋市区又是以福建话流通居多的关系,所以他的“母语”是福建话与华语。又因为教育制度的关系,让他对国语更是一窃不通,只会一些简单的市井用语。
语言不通,灵命又不高,更不会传福音,只会弹吉他的他,那去如楼短宣可以做些什么?“我当时只想到我还有一身力气,可以帮忙搬东西。”

拿什么为主做工
那一次的如楼短宣,国华与另外11位队员从诗巫启程到如楼地区,既走陆路又走水路地去了该区的12座长屋,收获满满,却也忧心忡忡。“收获是看见了一个新的世界,看见了工场大,作工的人却很少;忧的是自己空洞的灵命,拿什么为主做工。”
于是,他在从如楼回到古晋之后,毅然报读了卫理神学院的延伸神学教育课程,在2004年开启了自己的神学装备。经过了12年的不懈努力,他毕业了,并在2019年正式被堂会委以本处传道之职。
2004年6月,他再次回到如楼地区,12月继续第三次的如楼短宣行,每次的回访都让他有很大的感动,但也有忧愁,因为他看不见前景。“原住民其实有一种特性,他们很欢迎我们到长屋来办聚会,却不喜欢去别人的长屋聚会,因此,参加我们聚会的人数并不多。当时我们就在想,如果人数依然无增,那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于是,短宣队员们就说好,如果下次再去的人数不多,那就结束他们在如楼地区的短宣事工。”
那是在2005年的6月,如楼短宣队再次回到如楼,在最后一个晚上的聚会,人数从10位慢慢地增加,最后增加到80多位,其中一位从其他长屋来的居民,纵然是脚受伤还是要拄着拐杖,坐船来参加聚会,让短宣队员们非常感动。“我当时只感觉到上帝就在我们中间,虽然我们肉眼看不见,但我可以感受到祂。”
2006年开始,因为短宣队员的更动,他成了总筹备,负责每次如楼短宣队的各种安排事项,至今未曾卸任。

欠了福音债是要还的
因着堂会的布道策略改变,如楼短宣事工曾一度面临被停止,不再获得晋光堂的支持。“那时堂会认为大家应该要集中火力在牧区进行布道工作,而不是把人力财力花在如楼短宣,就有意要停止支持如楼短宣事工。可是,在我最后一次(当时的决定)再去了之后,我坚定地认为不能停止这个事工,因为我们欠了福音的债,是要还的。”
那次的短宣中,他与其中一位长屋屋长聊天,屋长告诉他,短宣队的来到就如同带来了一把火,在居民心中燃烧,让他们燃起了复兴之火;当短宣队离开之后,他们就依靠着这把火继续燃烧,当烧到只剩下火种时,短宣队就再次来到了。
“当我听见这番话时,顿时觉得如楼短宣不能停。在我们华人的思维中,总是有付出就要有收获,完全忘记了我们传福音只是做撒种的工作。”
最后,在他的极力争取之下,时任晋光堂主理的陈朝强牧师终于首肯继续支持如楼短宣事工。“后来,陈牧师也参加了一次如楼短宣,并肯定了我当初的坚持。”

进行栽培的工作
迄今,如楼短宣队的人数已经从最初的12人增加至上百人,分16至18支队伍,在5天4夜的行程中,分别前往58座长屋进行布道的工作。除了单纯地布道,短宣队现在已经开始进行栽培的工作,根据情况主办儿童营会与青年营会,主要目的是培养长屋的崇拜领袖(Tuai Sembahyang),因为目前众崇拜领袖都是比较年长的,需要培养新血。“还有其他的活动如行军祷告、伙食大军、基督少年军等等。”
同时,通过他们的短宣工作,当地有5位年轻人献身自己成为了砂伊班年议会的传道人;而短宣队队员中,也有至少两名队员献身成为传道人,即傅进生牧师与池贤新牧师,还有余爱玲宣教士。“晋光堂国语事工的开始,也是因为参加过的队员从如楼回来后有感而发,开始关心牧区内的原住民,最终成功开始了国语事工。”
根据短宣队的记录,他们在2019年12月份的活动中共接触了1800人左右,其中,12岁以下的孩童有500多人,12岁以上的有1200多人。
“当然,如楼短宣事工并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们已经开始有规划地拓展事工,加拿逸、乌鲁桑、万年烟及诗巫瑶等地区,都是我们重点开发的地方。”

注入一剂强心针
而随着短宣事工的愈加开发,他也开始培养如楼短宣事工的团队,而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也更让他看见上帝的带领与恩典。“近年来,参加如楼短宣队的人数愈来愈多,各方面的安排与联络都必从2003年至2019年,每次参加短宣队的人都有一半以上是新人,每年都见两次的人也很多,而他是唯一一个从如楼短宣事工开始,就一直坚持到今天,并且还会继续坚持参加的短宣队员,可以说是“铁打的李国华,流水的短宣队员”。
“有一半是新人,就代表我们可以把异象传达给更多人,甚至还有父母把孩子带来参加短宣,让他们体验与学习,从而增加他们的生活经验,这些都是我们喜得乐见的。”
他强调的是,上帝的带领是永远无法测度的,多年来,如楼短宣队并没有很系统的未来计划,仅仅是同工们在心中向上帝祷告祈求,能够有一名宣教士驻扎在当地牧养这些长屋居民;而在3年前,年会宣教士林芳芳的到来,是他们无法预料的意外惊喜,还有就是伊班退休牧师曼索的加入服事,更是为如楼短宣队注入一剂强心针,让他们愈战愈勇。
“我们不敢设定有目标性的未来计划,因为我们不知道上帝会如何带领,只敢在心中默默祷告;但是上帝就是这么奇妙,林芳芳宣教士与曼索牧师的到来为我们做了很美好的事。”
这些年来的服事,让他深刻地感觉到,每个人都是上帝手中的器皿,参加短宣不一定要懂得布道或是对圣经倒背如流,重点是你的心。“只要我们愿意到原住民的中间,就是一种‘道成肉身’。”
在他个人来说,上帝给他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满足,不只拥有了灵命更新的机会,还有更加丰盛的生命,在服事态度方面也慢慢地改变。“这种得着是非物质上的,摸不到,看不到的,但就是心中觉得满满的,要说,最明显的得着就是我通过参加如楼短宣事工,学会了伊班话,哈哈哈……”

17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