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呼声:道别的痛苦经历

with No Comments

文/徐佳颖(12岁)

我是MK,父母俩在宣教工场邂逅的爱情结晶。因此,我自小就有多次的搬迁经历,经历道别的痛苦。
我是在爸爸妈妈述职的时候,回到祖国出生的。满了周岁,便开始到宣教工场生活。从照片中看到天真无邪的我是兴高采烈地道别家乡,并迎接新生活环境。我对于父母双方的亲戚朋友并没有很深刻的印象,接着便要接触新的朋友——那些苗族和父母工作伙伴的小孩们。
不到两年,我又得跟他们道别了,因为我们需要搬迁到五百多公里外的城市。在那里我有机会接触了更多不同国家的小朋友,我们一起读书,一起游玩。虽然在那城市有过一次的短距离搬迁,但是至少可以保持两年多的友谊。我们家也迎来了新成员——我的弟弟出生了。
我喜欢那个城市,有许多很美好的回忆:韩国人幼稚园带给我愉悦和振奋、两次的地震经验让我畏惧又好奇、寒冷的冬天使我难受和痛苦,还有到乡下苗寨的腼腆和轻松。当然,多姿多彩的城市如鲜艳的公园、乘坐脚踏车去上学购物和拥挤公交车也都勾起我喜悦和甜蜜的回忆。
渴望回到爸爸的家乡
我喜欢在国外生活,但是也渴望能够回到爸爸的家乡,因为在那里才是我的祖国,有我们的亲人,有我们最舒适可靠的生活环境。记得有一天,爸爸说我们要搬回马来西亚了,可以收拾带回去家乡的所有衣物、玩具、书和其他物品。我便欣喜若狂地把自己的收藏品都拿出来,可是爸爸说我们的行李超重了,只能带走几样小的和轻的。爸爸的一句话如晴天霹雳,对于五岁的我打击非常大。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放弃,我感到非常的遗憾和难过。
接下来,我们全家搬迁到槟城,爸爸要利用述职在那里进修一年,而我在一间有不同民族语言的幼稚园上课。我面对语言的障碍,身边的人都讲英语和马来语,我又要花很长的时间去适应。但是我特别喜欢槟城的食物和景色,还有珍贵的主日学。只是好景不常在,一年的时间非常短促,我又不得不向短时间结交的朋友和适应不久的居家环境道别。
2012年,我爸爸接到新任务,回到家乡的宣教部事奉,我们终于回到了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生活。我在诗巫卫理小学开始正规的学习生涯,暂时告别了在外宣教的生活。
身为MK,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顺从和跟随。拿起照片和纪念品去回味和想念,我真的很舍不得离开好朋友和爱惜的东西。我想这就是五味俱全的人生,人来人往,与我擦肩而过,许多苦涩和无奈。不过,这就是人生,有一天我们也始终都要离开,归回天父那最温暖的怀中。而现在,就是预习离开和重聚、顺从和跟随神。

10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