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写:我们都是一家人

with No Comments

文/余家振(民都鲁荣恩堂主理牧师)

人在诗巫长途巴士车站。这里没有擦肩撞臂的人潮,但人来人往是有的;毕竟诗巫是砂拉越的第三大城。
别小看这车站,从这里往返的巴士远到东边的沙巴州,甚至南到异国印尼的坤甸。也因此,在等车的时候,这里是我免费观赏的“人園”。
我发现,虽然与他们素昧平生,但此一时我们却在共同的身分中有了关系——车站过客。
然而不仅于此。记得在网上曾看到某反基督教人士嘲笑反对乱伦的基督徒本身是乱伦的孽种,因为按照圣经,人类是亚当夏娃儿女近亲通婚生的。看后,热血沸腾,急忙灭火说禁止近亲通婚的伦理是摩西时才有,此前绝无“乱伦”问题的存在。尽管反对基督教者对这答案不认同,但自己却惊觉:所谓“我们都是一家人”其实不是口号罢了,那可是事实!
也因此,对于车站内的人潮,除了观赏也多了一份悸动。而我也知道,只有福音才能解除“是短暂的相逢,却也是永远的离别”这紧箍咒。

8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