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设立自立自养自传 的华人教会 谢必胜夫妇南非十年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
受访:谢必胜牧师(年会南非宣教士)
整理:卢韵琴

去非洲宣教难吗?难,难在当地的治安不靖;那去非洲宣教容易吗?容易,因为非洲福音的门很大。“南非的治安问题是众所周知的事,就连牧师都被抢了好几次,但对比于宣教,我们依然认为是值得的。”

十年前远赴南非宣教的谢必胜牧师与师母陈晓萍回国述职,《卫理报》总编辑黄孟礼特别找他们来聊一聊南非见闻。

“第一次抵达南非机场时,这才意识到,我们是真的来到异地,一眼望去,进入视线内的都是以黑皮肤为主的异国人……”想起第一次去南非考察的情况,谢必胜牧师与师母陈晓萍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一次,他们人生地不熟,又遭遇飞机误点,当他们抵达南非机场时,已经是晚上10时,原本来接他们的工场主任因为接不到他们已经返家了。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们只好向机场的警察求助,感谢主的是,警察非常乐意地帮他们打了电话,通知当地工场主任——南非白人亚米。

安顿了之后,他们见到了当时已在南非宣教20年的段忠义牧师,并进行了一次的深谈。段牧师坦承地对他们说了南非的治安情况,虽然都是负面的,但是谢牧师与师母坚持初心,治安不靖的问题根本无法阻挡他们欲在南非宣教的心。直到他们正式走马上任之后,他们才真正受到考验。

在南非服侍中国人
南非人口大约有五千五百万人,分黑人(79.6%)、有色人(9%)、 白人(8.9%)和亚裔(2.5%) 四大种族;华人估计有40万人。大约有80%的南非人信仰基督教,其他主要的宗教有印度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 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新移民是南非目前最大的华人群体。截至2013 年,有57个华社组织分布在约翰内斯堡的唐人街。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简称约堡)为南非最大的城市和经济中心,也是南非华人最多的城市。目前在南非建立的两所华人教会都在约堡,分别为段忠义牧师于 1995 年建立的南非华人基督教行道会, 以及谢必胜牧师于2011年建立的南非华人卫理公会,现注冊为南非基督教华人恩典教会。

根据南非官方数字,该国约有40万名华人,而在约翰内斯堡就有20万。谢牧师的宣教对象是在南非当地的中国人,而这些中国人是当地的生意人,普遍上他们平日都在当地的商场或是批发市场开店做生意。再加上,由于治安问题,他们也鲜少会外出,所以谢牧师就必须用捉紧机会在有限的时间内,在他们开店时,到商场或是批发市场找他们,进行探访和分发福音单张。
在南非宣教期间,他们遭遇到文化冲击是小事,毕竟跨文化宣教都已经有心理准备,最让他们气馁的是一些“有心”人的居心叵测。“最常遇到的情况是,表面上他们都是很客气的,在你邀请他们时都说一定会到,但他们真的只是说‘客气话’。”
除此之外,谢牧师还遭遇过另一种更恶劣的情况,那就是欺骗。“那人就是一个老千,利用不同的化名到处招摇撞骗,能够骗钱的就骗钱,当我们知道时,已经有不少人被骗。”

不同地区设立小组
于是,结合种种的经验,他认为,最好的方法就是慢慢来,两三个人先祷告,再来就建立关系,然后继续祷告等候上帝的带领,顺利的话,慢慢地就会产生小组。“目前,我们已经组织了7个在不同地方的小组,牧师每个星期在路上奔走的时间超过了600公里。”

2011年至2019年间,谢牧师与师母于去年底终于成功在当地建立了教会,并在年会宣教部的祝福之下,已经注册成为独立教会,定名为南非基督教华人恩典教会,开展了自立自养自传之路。

日常,教会的主日崇拜人数约在70人左右,如有什么特别聚会,人数可增加至90,甚至是100人。聚会则有两场,分别是早场的北区教会,另一则是晚场,地点在唐人街。

回顾走过的日子,在牧养的过程遭遇许多艰幸与面对的困难是很多的。除了被偷被抢的经历,如曾在枪头指示下,手表财物等乖乖交给对方,还被对方嘲弄怎么戴这种沒水準品牌的手表。当与南非当地的教会牧者交流时,原来偷抢不是只针对多国人,他们本地人也经常面对同样的窘境呢!因此,有时候必胜夫妇经常要出门探访或参加什么节目时,都会把一些会友的联系电话写在纸条,贴在墻壁上,让孩子们知道若父母经过了多少个钟头,还沒回家,那就拨打纸条里的电话求救了。

签署生死协议书
谢牧师也称在会友当中,也有不少死于非命,在主持葬礼上,也看过有人额头中枪留下一个窟窿的图像,还真令人怵目惊心呢!因此年会宣教部都与他们签署如生死状的协议书。在南非的牧会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

虽然治安不好,但谢牧师认为一般黑人都很好,而且无论在超市或什么场合,都对人很有礼貎,彼此问候的。那就是店员看到客人来向你问好,你也要一定回应好,否则就被当是不礼貌的举动呢!

对于未来的计划,谢牧师说由于自己目前仍然是以“义工签证”的方式长期居留在南非,需要每3年申请一次,而且还要视乎当地政府的政策而定。因此,他已经开始培养当地人起来带领教会。“时至今日,我们已经有5位会友从美国创欣神学院(GETS Theological Seminary)毕业,现以会友传道的身份协助我。”

谢牧师说,根据南非政府的策略,目前的他不能申请长期居民证(PR),因此,一旦他的签证无法获得更新,那他唯有转战其他非洲国家继续他的宣教工作。为此,谢牧师亦恳切弟兄姐妹为他多多祷告。

不忘初心为主得人
在神学院接受装备期间,谢必胜牧师已有向中国人宣教的心志,但由于他没有专业才能,唯有先行牧养本地教会以等待机会。后来,他结识了师母陈晓萍,一个拥有着在非洲宣教志向的女护士,两人情投意合结为夫妻,有了3个可爱的孩子,生活安定舒适。

然而,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呼召,就连孩子的起名:其宣、其健和其恩,也在提醒着自己不忘初心,只是一直不能取得一个共识。“我的语言能力不好,只能用中文宣教,而师母就一直想要去非洲宣教,所以只好先把宣教的意向搁在一旁,纵然师母总是提醒着我。”

再加上,他当时的牧会工作十分顺利,不但是诗巫大型教会的主理牧师,更备受弟兄姐妹的尊重与年会的器重,完完全全地处在舒适圈内,这一切也让他有点不愿走出去。只是上帝用了另一种方式提醒他,出去宣教的时候到了!

新福源堂牧会中风
在新福源堂牧养的第二年,在一次主日崇拜的讲道中,谢牧师中风了,虽然轻微,他的左脑控制能力失常,说话含糊不清,而且手不能写字。在休养期间,他反省了自己,知道这是上帝要他悔改,他也顺服了,从此一门心思就扑在了宣教之上。

2007-2008年期间,美国、加拿大、澳洲与英国都有教会向他伸出橄榄枝,只是最后都没有了下文,直到师母在某一天看见了SIM宣教事工在“非洲华人的呼声”的海报,两人终于有了同一个目标,即是前往非洲向华人宣教。随即,他们向年会宣教部提出了申请,并在取得批准与差遣后,踏上前往南非的宣教征途,于2010年3月正式抵达南非。

在踏入南非宣教的第11个年头,谢牧师强调的是,上帝绝不会亏待祂的仆人,当要学习常常感恩,不斤斤计较,更拥有一颗谦卑顺服的心。“唯有用正确的态度面对爱你的神,才能以正确的态度面对你的际遇,凡事交托,简单相信上帝,学像但以理和以斯帖。”

如今的他,三个孩子都已经分别在不同国家升学与生活,他的身体亦有师母这位最贴身的护士照顾,让他无后顾之忧。

南非卫理公会简史
南非卫理公会(the Methodist Church of Southern Africa(MCSA)最早始于1806年,有一批英国士兵进驻当地,但宣教工作至1816年才开始。该教会也是南非教育领域扮演重要角色的,包括培育了许多南非的领袖如曼德拉等。在白人政府采取种族隔离政策时,卫理医药服务已经在教会推动下突破藩籬。此外对于无家可归者、特殊教育、安宁护療、監狱事工;爱滋病事工、扶贫工作等,教会也都积极推动。目前南非卫理公会的信徒多达170万,牧者750人,教堂约338所。现任的南非卫理公会的会督是Rev. Purity Malinga,她是南非第一百位被选出的会督,也是第一位女性会督。

总游览人数: 235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