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经历病痛成为好医生 行医40年医病医心 “红脸医生”捐血救病人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
受访:黄顺锦(医生,年会会友领袖)
整理:卢韵琴

拥有未当医生先当病人的特殊经历,“红脸医生”黄顺锦行医40年后卸下医生之职,不再医人却医心。“我喜欢聆听人家说故事,更喜欢与他人分享生命,用生命来影响别人的生命,才是我最看重的事。”

脸上拥有一块红色大胎记,是年会会友领袖黄顺锦医生的“标记”;因此,他也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红脸医生”。
“我的红胎记从来不会为我的生活带来任何不便,相反地它是我的标记,从小我就被家乡的长辈称为‘红脸将军’,还有什么比这个称号更威风的;只要认为自己是上帝最疼爱的宝贝,所以我从来都不觉得我的胎记有什么不好。”他说当时住在诗巫西岸的光华一带,当地知名领袖丁明鉴先生,每次看到就称呼他“红脸将军”。
曾经有位皮肤科医生说,他的胎记可以用雷射方式去除,但他觉得自己当年与妻子结婚就是这样的,所以不用去除了。

摆在面前的两条路
1955年出生在诗巫宋溪美禄的他,父亲是一位教员,所以经常跟隨父亲的调派而迁移,小学在光华小学求学。后来父亲被调派至民都鲁中华公学当校长,在小学5年级时举家迁往民都鲁,并在民都鲁官立中学完成了他的中学学业,后再转至美里Tuanku Haji Bujang学院继续他中六班的学习。在这期间,他决定了自己以后要从医的路。
“那时有两条路摆在我面前,一是选择数学科,其次是理科。如果我选择了数学科,在升大学时就只能选择工程系,但若是选择理科,就可以选择医科。要知道,当时我的拿手科目是数学,甚至还有老师在一次的考试评了我101分,因为不但答案正确,而且所回答的解题公式条理分明又整齐,所以他要给我多一分,哈哈哈……”
然而,他跌破了所有老师的眼镜,选择了理科,为的是他立志要当一名医生。“其实我的父亲希望我能够当一名教师,就像他一样;但我就是想要帮助更多人,所以我选择当一名医生。”

发生意外决定跟随基督
他在1974年进入马来亚大学就读医科,并在同一年重生得救,确认了自己的信仰。虽然他从小就接触福音,也参加主日学和团契,但唯有在他进入大学的第一年,耶稣在他的生命变得真实,让他沉浸在与耶稣同在的时光中。1975年的意外发生,更是令他下定决心,从此跟随基督。
“那一天,我正准备前往参加一个青年营,在入营的前一天,意外就这样发生了。骑在摩托车上的我和一辆私家车发生车祸,差点儿就让我回了天家,在完全休克之前,我只想到自己不能去参加营会了。”
幸运的是,当时的车祸发生在吉隆坡,他被送入马大医院接受治疗。当他醒来时,只见自己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鼻孔里塞入了两支氧气管,两支管子从他的左胸插入,为的是要导出积在肺部的出血,另有一支管子安在他的胃部,还有一支管子插在了他的膀胱。那一夜,他共输了4瓶血,也正因为这样,他从此就成为一位热心的献血者,至今已经捐血达29次。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左肺部因摔倒而严重性损伤,更发生了内出血,血液积在了左肺部,然后右肺部又感染了肺炎,呼吸情况非常不乐观。主理医生紧急用支气管镜抽出了塞住我左肺气管中的血液,接下来的两天我完全依靠呼吸仪器来存活。”
当呼吸仪器被拆除后,他又度过了一个星期极度痛苦的胸部物理治疗,前前后后在医院住了13天。从此,他的身上多了两道恩典的疤痕,分别在胸口和腰侧,至今依旧清晰可见。
而他在医院接受治疗期间,是他这辈子与上帝最为亲近的时光,他真真实实地经历了上帝的同在,上帝的恩典够他用。在病床上的他时常被上帝的爱和同在触动,尤其是当他明白主耶稣为我们的罪,痛苦地死在十字架上时,他就觉得自己所受的痛苦根本算不了什么。
“更为奇妙的是,我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星期,也就等于缺课了两个星期,那我还追得上医学系繁重又竞争激烈的课业吗?但是,上帝就是那么爱我,虽然缺了两个星期的课,我却可以在接下来的考试中名列前茅,而这个第一名也是我整个医学系大学生涯中的唯一一次第一名。”
还有,在他出院的那一天,一位护士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已经经历过一个病人的痛苦,这将使你成为一个好医生。”这句话让他犹记至今。事实也证明了,他的事先经历让他有了同理心,更能理解病人的痛苦,也使他成为了一名既治生理病又能治心理病的好医生。

行医长达40年
毕业之后,他分别在古晋与诗巫中央医院服务过,更在加帛中央医院服事了2年半。1984年初,他调至民都鲁中央医院服务,1985年7月才在民都鲁开了自己的私人诊所,并在2019年出让予他人后,正式退休。数算下来,他正式行医的日子,长达了40年。
40年间,他看过病人多不胜数,但他认为最有趣的还是在加帛工作的期间,让他学会了好多在医学院里学不到的东西。
“因为加帛医院的医生人手少,我和另一位同事就等于是全能科的医生,动手术、接生、接骨等,什么都要做,有时候这边产房在接生,那边急诊室又有病人来,忙得我是不亦乐乎,也因此学习到很多知识。”
他每天祷告寻求上帝的智慧,能够给每个病人最好的治疗。“我记得,最有意义的经历之一是治好一位从加帛上游送来的六十多岁加央妇女。当时的她发生了严重急性腹痛,被诊断为胃溃疡穿孔,需要紧急手术。但她的血红素低于5.1g/dl(正常数值是11.5-16.0g/dl)在加帛医院的血库又没有可用的血,我只能先捐了自己的血(O型血)给她后,再为她开刀。”
有一回,轮值担任飞行医生的他前往上游的长屋,在长屋中有个小孩的手前臂摔骨折了,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为小孩接了骨,找了找看见一棵香蕉树,就让小孩的父亲去砍了,利用树芯包裹固定手臂,就不需要打石膏了。
还有一回,一名妇女发生子宫外孕导致大量内出血,需要动手术治疗和输血;但当时没有血源,他只能在护士的帮助下,抽了病人自己内出血的血液,经特殊方法过滤后循环再用,重新输入她的体内,成功救回了她的性命。
“纵然那时在加帛医院十分忙碌,但是我的学习还是很多,而且这些经验是医学院学不到的。再来就是原住民同胞真的是非常可爱,当我为她们接生和开刀之后,就直接用我的名字来命名她们的孩子,所以在加帛应该有好几个名叫‘Wong’的孩子,哈哈哈……。”

与病人一起祷告
当他开了私人诊所后,虽然上述种种惊险的情况已经不再遇上,但他的温柔与谦和让他的行医口碑都很好,更是一位会为病人祷告的医生;曾经还有上了年纪的病人,只有在医生为他祷告之后,才愿意离开诊所。
“其实我也不是一开始就与病人一起祷告,而是因为一件事的发生触动的。有位病人在离开诊所时,希望我在祷告中记念她,当时的我就答应了她,却不想过后我就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当我再次遇见这位病人时,她满口地感谢我的祷告记念,让我十分愧疚。”
从此之后,只要是病人要求他在祷告中记念,他就马上与病人一起先做祷告。久而久之,他就养成了为病人祷告的习惯。“当然,在祷告前我都有经过病人的同意,他们愿意接受,我才为他们祷告,而一般上病人都不会拒绝。”
2019年,他把诊所让予他人的退休决定,让民都鲁居民们愕然,随即就有传言说他为了专心教会事工而退休,主要是他获选为年会会友领袖。其实不然,黄医生就是纯粹地想退休了。“时间就是那么地刚刚好,有人愿意接手我的诊所,而我也觉得到时间退休了,大家一拍即合就这么行了。我个人从来都不想当会友领袖,而我的专长也不是当一名领袖,我只想与别人分享生命,用自己的生命去祝福他人的生命。”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