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 总编面对面:许道敏:学习精明消费与管理钱财 2018年经济继续低迷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许道敏(诗巫京城酒店经理)
记录:卢韵琴

“2018年财政预算案虽然是一份务实的财政预算案,但如果按照理财的角度来看,2018年将会是人民继续苦哈哈的一年。”
每到10月份,大马人民都会开始有所期盼,因为关乎大马经济未来走向的财政预算案将会在10月份的国会中宣读;翌年的大马人民是吃饭还是喝粥,都有很大的关系。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10月份,2018年大马财政预算案已经宣读,报章媒体都着重报道“明年扣税2%”、“书报杂志取消GST”、“GDP成长乐观”、“私人界工作的妇女亦享有90天产假”等;更有不少的评论员称此次的预算案是一份具包容性及务实的预算案。副首相形容这是大选预算案,也是纳吉最棒的预算案。
然而,这份明年的财政预算案到底可以让多少人民受惠?GDP的乐观成长又能够维持多久?国家的债务又是不是如首相纳吉所说的那样,没有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5%呢?
为此,《卫理报》总编黄孟礼干事特别造访本报《经济趋势探讨》专栏作者许道敏弟兄,针对2018年财政预算案做一些点评,并直指大马人民在2018年将会继续苦哈哈。
许道敏承认,2018年财政预算案是一个主题大、包容性强且务实的一份预算案;但若是从理财的角度来看,这份预算案其实是有些让人失望。

理财角度不健康
首先,2018年财政预算案的开销中,83%用于国家行政,仅有17%用于发展;就如同一位家长把整体家庭收入的83%都用作家庭开销,只有17%是用在投资或是存储,这种情况在理财的角度来看,是极为不健康的。
“通常一个家庭的收入应该是50%对50%,或至少都要六成与四成分配;像2018年预算案的情况,比例太悬殊了,这是完全不健康的。行政费过高,能够用于发展的钱就只能减少了。”
因此,首相纳吉直言这是一份带领大马走向未来的财政预算案,许氏则认为这份预算案根本就是不足的,因为走向未来就当有更多的发展,而不是这种分配。
当然,这份预算案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是一份务实的预算案,每个阶层的人民都有照顾到,只是受惠多寡与否罢了;只是在人人都是期待“糖果”的情况下,它让许多人失望了。
针对“扣税2%”的新利民措施,许氏认为,这项措施并不能让大部份的人受惠,最主要的是我国的中产阶级并不多。按照他的说法,我国人民社会阶层可分为3个阶层,即低收入群体40%、中产阶级40%与高收入群体20%。其中,40%的低收入群体免于交税,高收入群体则无法享有这项措施,仅有40%的中产阶级(年收入介于2万至7万令吉)可享有;但在房贷、车贷、保险费、家庭开销的导致下,一些人也不需要交税。因此,他们也无法受惠于这项好看,却没有实质益处的利民措施。
另外,从明年1月1日开始,所有的阅读物皆无需征收消费税(GST),并且扩大至所有的杂志、漫画、刊物及出版刊物。他表示,这项措施的确可以让更多人受惠;但是现今书报杂志的销量已经愈来愈低,真正购书的人已经不多,而且消费税还是可以重新征收的。

直升机撒钱是不对
接下来就是一马援助金(BRIM)并没有增加,而且现在已经愈来愈少人能够享有这项援助金;因为国库已经空虚了,只能减少受惠人群。其实在他看来,一马援助金是“直升机撒钱”(Helicopter Money),根本就是以一种不健康的方式来推动经济。
“虽然2018年财政预算案的赤字是2.8%,比2017年的3.1%减少了;但这主要是大选快到了,不能花太多钱,更不能调高消费税。”
也因为这样,所得税局官员将在2018年更加努力地查税,同时也有更多公司会被调查,更甚的是这种情况在未来只有更多,不会减少,以便征收更多税金,填补国库的空虚。还有就是PTPTN的20%折扣,也是因为政府需要尽早回收这些款项,才给出的利民措施。
“大马的国库吃紧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国际油价低迷,再加上以前所赚的钱都花光了。简单一句话,就是满身债的一个概念。所以2015年年度汉字——苦字,已经苦了2015年、2016年,2017年迄今也很苦。如果按照2018财政预算案来看,再加上遇上美国的十年周期金融风暴;因此,2018年应该还会继续苦下去。”
同时,上述还必须在没有外资撤离的情况下才能维持;倘若外资一旦撤离,大马政府必须拿钱出来还给外资,这样一来,其中的变数就很大了。
另一方面,大马GDP的成长乐观;许氏指出,根据官方统计数字,大马GDP的成长是继中国、印度之后,第三大成长的国家。可是,事实是否如此呢?
“坦白说,这几年的确是如此,这是因为大马的经济转型计划有一定的成果;再加上近来在吉隆坡进行的多项大型发展计划,还有南北大道的升级计划等等,这些都是有利于带动经济,让大马GDP从5%升至5.5%。只是在这些计划都结束后,大马GDP还能继续成长吗?。”

人民苦上加苦
由于大马GDP的成长乐观,因此,大马要迈向高收入国的梦已经不再遥远。事实上,根据官方数字,大马的人均年收入已经超过1万美元,距离世界银行所定义的高收入国门槛——人均年收入12196美元已经不远。
“人均年收入的计算方式是根据GDP值除以国家的总人口;所以依照我国的GDP值再除以3千万人口,得出来的结果是已经超过1万美元。虽然大马人均年收入超过1万美元,但人民可支配的收入真正有多少?所以,高收入国在理论上是可以达到的,只是人民没有分享到这个硕果。”
更甚的是,大马人民在收入上60%是依赖薪水,而且薪水的涨幅远远不及的通货膨胀(官方通膨数字为3%,但人民感觉是6-8%);再加上在政府开始征收消费税以来,已经从人民身上收到了高达230亿令吉的税金,令吉又贬值了30%,种种的连锁性影响都导致了人民苦上加苦。
他强调,政策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但如果人民要从这种困境走出来,就要学习如何精明消费,圣经也教导我们要好好管理钱财。除此之外,来届的大选是人民要学习如何更有智慧地运用手中宝贵的一票。

大马国债到底有多少?

谈到大马国债方面,许氏表示,大马国债到底有多少?首相纳吉和前首相马哈迪的说法不一,网友也有不一样的说法,所以有必要让读者们了解一下情况。
首相纳吉所说的6300亿令吉国债,是主权债(指一国以自己的主权为担保向外,不管是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向世界银行,还是向其他国家借来的债务),另外还有3000亿令吉的MGS(Malaysian Government Securities 马来西亚政府证券)。而大马政府还通过政府关联公司GLC(Government-Linked Company Government-Linked有限公司)向外举债,这个款额并没有一个明确数字,但保守估计至少5000亿令吉。
通过以上的计算,6300亿令吉主权债加上3000亿令吉的MGS,就成了前首相马哈迪口中的9000亿令吉国债;再加上GLS向外举债的5000亿令吉,就是网友所提出的14000亿令吉国债了。
“主权债并没有问题,但在国际上,通常都会把MGS一起加进国债中,但在大马法律中,却不需要加进去。因此国债仅有6300亿令吉,占大马GDP的54%,而在大马宪法中规定,国债不可以超过GDP的55%。明眼人都知道,这条数目应该怎么样计算。现在,大马每年都要花上约300亿的利息钱。”
他表示,新加坡国债占该国GDP的100%;但新加坡的国债是投资的国债,是有回收的,但大马的国债却是被花掉的无回报开销。
“大马不是还有1千多亿美金的外汇储备金吗?可能有人会这样问道。然而,这1千多亿美金是大马最后的救命钱,是不可以动的。因为这些钱是用来确保我国可以在完全只依靠进口而没有任何出口的情况下,仍可运作长达6个月的基金。所以,说得好听一点是,目前这1千多亿美金,刚刚好可以应付7个月又15天的进口。”

总游览人数: 29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