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原住民:国语事工傻傻做

with No Comments

文/ 陈华新(古晋马当堂主理牧师)

我家乡可说是靠近伊班人地方,爸爸可说一生都在伊班长屋赚钱养家;我曾祷告主:若有伊班(或说原住民)同胞在我牧会期间来到我牧养的教堂敬拜主,我就要向他们传福音做为回馈。

2008 年我受委派在晋圣堂牧会,就有附近的原住民来教堂,心中就想到曾向主的许诺。虽然用诸多的藉口向主婉拒,就如:语言不通,但神感动一会友成为我的“咀巴”,他流畅的传译,加上我激情的宣讲,就种下我投身国语事工的用心。八年来,我还不曾说过:我不要了。

事工开始到第二年,聚会人数超过一百;上帝也实在看到我的确在语言上的困难,第三年就让年会委派一位能讲国语的牧者来。感谢神赐予一位全时间的国语牧者来牧养群羊迄今。

“接住”被丢的事工
四年前,我受委派到马当堂,记得那年第二个主日下午正在进行执事会,楼上“乒乒乓乓”乐器声,大家都不知道原因。上楼一看,原来是教区布道执行会在马当堂这里开始原住民事工的聚会,他们安排三一堂的国语传道来负责。来的人多是三一堂国语事工的负责人和本地几位在三一堂聚会的信徒。

堂会有些执事莫名而旁观,我也不参与,生怕被看为多事。但心中向主祷告,因为这里有很多原住民。若我第一次讲道有人决志归信,我就去做。第三个月的第三个主日下午安排我证道(由一位懂华语的伊班姐妹传译)。证道后呼召竟全部决志信耶稣,内中四份一是慕道友。

第四个月开始,我欢欢喜喜的加入马当堂国语事工的团队迄今。2014 年,当聚会人数来到一百五十位,堂会向年会要求委任一位全时间的牧者来,神也为马当家预备了一位传道来牧养群羊。

三一堂传道则转移目标去三马拉汉,我也同时转去三马连“接住”蒙恩堂决心要“丢”的国语布道事工。

我同样向主祈求:在三马连的原住民若有五十个人连续一个月的出席聚会,就是神要我留在这里继续的事工。结果除了达雅新年期间,人数都在保持五丶六十位。感谢赞美主的恩典。

文化的会通问题
这一路来,我是有心去做工,这是事实。心中祷告主的同在,恩主的同工;语言的困难是事实,但也是藉口罢了。我认为真正的难处还是文化的会通问题,华人和原住民虽同处一州,但确实有很多文化上的差异;不过爱心会遮盖心中的隔阂。

就说我好了,我是来自有洁癖的家庭,有一次家庭探访时拿到一杯嗅鱼腥味的白开水,知道我的人都知道我对吃十分挑剔。我说:“主啊……”,结果还是勉强喝下,这一喝也解开我多年来的“洁癖病”。你说,这不是神的工作吗?

如果问我说,在原住民事工上最喜乐的事,应是确定有好邻居归信耶稣,这是我完全没想过,神如此这般赐我跨文化服事的机会。

近年来,教会在原住民事工上,无论是人力丶财力又或是祷告上都有付出;但还是有加把力的空间,反而信徒们对种族的偏见和岐视仍还未根除。

当然,教会一定要正视I 化排山倒海的对原住民的攻略。林弟兄曾对我说:“砂州是最后一州,可以自由的公开的向原住民传福音的机会。

”现在,我堂会有十多位青少年,我祷告神使用马当堂的爱心,神自己从他们当中拣选成为全时间事奉主的器皿。

困难是有的,但困难使我更靠近恩主。我再说,语言确实是我的困难;也因此从去年开始,我每周二次去学习国丶英语课程了。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