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卫理文艺奖(杂文组)首奖

with No Comments

得奖者:杨小倩(民都鲁荣恩堂)
作品:豆奶与爸爸

得奖感言:
颁奖典礼的前一天刚好是我三十岁生日。没想到长那么大了,还有机会拿奖啊!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不能亲自去领奖。但是我想妈妈在台下,一定是又骄傲,又高兴。我的妈妈没念过这篇文章,但我相信她看了之后,一定很安慰。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我的老公,他很坚持要我把这份作品寄去参赛。他说,上帝会使用这经历帮助人。我想,只有上帝知道我多需要他这样的鼓励。我没有念过华语,没想到上帝竟然使用我来写出这篇文章。感谢上帝。因为有上帝,才有今日的喜悦!

内容:

大学放假回诗巫,有机会跟爸爸去咖啡店吃面。两父女没聊天,找不到话题,也不想聊。突然,店员放了一罐豆奶在桌上。爸爸说,“这是叫给你喝的啊,你最爱喝豆奶了啊!”我心里很难过,想告诉爸爸,我已经很久都没喝豆奶了。豆奶是我小时候爱喝的饮料。想想,在我成长过程中,有一段时间爸爸不见了。所以他不知道女儿已经长大了,口味也变了。

小时候(就是我爱喝豆奶的时期),我爸爸是一位一百分的爸爸。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很开心。我们常常一起去海边,烧烤,抓蝌蚪,逛街等。因为经济风暴,我们一家人在我念中学时从汶莱搬回诗巫。从那时候开始,爸爸就一直找不到工作。爸爸不是没有努力,他去过纽西兰当厨师,手指冰伤了回来。有试过种菜,水灾把整片菜园的菜给淹死了,也陆陆续续做了几份的散工。爸爸一直怪自己赚不够钱养家,不能让我们过好日子。有一天,有一位朋友邀请爸爸去加帛工作。那时没有工作的爸爸立刻答应了。去加帛一两个月后,爸爸忘记我们了。他不再回家,也不记得有一位太太,三个女儿在家等他。爸爸选择逃避,选择躲起来。一躲,就躲了四年。那四年,爸爸没有寄钱回家,我们也很难联络到他。

那时我和妈妈刚刚信主不久。面对这样的考验,我很生气上帝,埋怨上帝。上帝如果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能把爸爸找回来,抓回来?教会的弟兄姐妹很关心我们。我那时觉得他们很烦,爱问长问短。四年里都在问我,爸爸回家了吗?几时会回呢?鬼知道啊!烦!面对同一件事,我的妈妈跟我很不同。她更亲近主了。她知道她必须好好照顾我们,一直到爸爸回来。她知道若自己离开上帝,家就散了。这四年里,妈妈没有讲过爸爸的不好,一句都没有。她相信丈夫一定会再回到她身边。

这四年里,我们深深经历天父的看顾。天父供应我们吃的,住的。我们付不起租金,天父帮我们付了。怎么说呢?我们需要住的地方,找到一间没人住的大木屋。身边的人说,那么大的屋子租金应该要好几百块钱。妈妈带领我们祷告后就找屋主。很奇妙的事发生了。屋主不收租金,只要求我们收拾屋子周围的草罢了。就这样,爸爸不在家的那几年,天父帮我们预备了住的地方。

吃的呢?很多人不相信,在那四年里,我们家的米桶很多时候是空的。我们深深经历主祷文里的那一句,我们日用的饮食,求主今日赐给我们。天父的供应连连不断,米桶里没有米,冰箱里没有菜,但我们没有挨饿。上帝派了很多天使帮助我们。朋友们会轮流的买菜到我们家,叫妈妈帮忙煮,之后就一起吃。为了让我们不难堪,他们都会说是他们工作忙,没时间煮,需要妈妈帮忙。

这四年里,妈妈和妹妹不住地向上帝祷告,求上帝让爸爸回到我们身边。我也有祷告,头一年是有的,之后我就放弃了。要回来需要那么久吗?加帛到底多远啊?结果是我的小妹对父神的信心鼓励我。那时只有六岁的她就在儿童主日学要求老师同学们为爸爸祷告。四年后的某一天,爸爸突然回来了,就很像工作了一天,下午回家的父亲那样。我们一点都没有责怪他,很高兴地迎接爸爸回家。爸爸看到我们信主后的生命。我们愿意用上帝的爱包容他,原谅他,爱他。他经历上帝的爱和饶恕,也接受耶稣成为救主。

爸爸回来后,我和他的关系不如当初。我很怕他又离开我们,又丢下我们不理。我有看到爸爸的努力,他重新负起养家的责任。我念大学时,他尽力地抽出一点钱寄给我当零用钱。我也祷告上帝,求上帝给我一颗饶恕的心饶恕爸爸,也让我重新相信他。

就是这罐豆奶,让我想起爸爸在我小时候对我的疼爱。我愿意原谅爸爸在我的生命中不见了四年之久。我愿意放下对爸爸的一切不满。那之后,我感觉内心充满喜乐,原谅了爸爸,同时也释放了我自己。

感谢上帝帮我找回爸爸。感谢上帝给我们一个完整的家。那罐豆奶,是我喝过最好喝的豆奶!

评审讲评:
藉一罐豆奶,写出了一段错纵复杂的父女情。作者以倒叙方式,写到父亲如何出走,如何回转,情节感人而不落俗套,是一篇很好的文章。(吴思源)

用一个小小物件非常感人深刻而自然的描述出自己和爸爸的情感,达到了如文字的起头、结尾的余韵、文字的生活化、故事性、情境化、同理性的要求。(陈韵琳)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