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卫理文艺奖(书籍组)首奖

with No Comments

得奖者:陈朝强(诗巫新福源堂)
作品:不必活得太辛苦

得奖感言:
耶稣说:“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太十三12,廿五29)。我文字的根基很差,但我没有把它埋在土里不用,反而尽我所能的去用它。虽然写的不好,但已经跟文字立了“婚约”。所以,每一次写完要刊登时,犹如丑媳妇要见公婆一样,有点忸怩,又有点忐忑不安!

如今,这些文字竟然如丑小鸭化为天鹅一样,在天空飞舞长鸣。有谁想到会有今日这般蜕变?唯一能说的是:主是陶匠,我是泥土,只要顺服,在祂手中都可以成为神奇!走过人生69 个岁月,从来没有过第一。这一次,竟然拿到第一!伫立在十字架前,我无话可说!(全文将于5 月15 日第1073 期《卫理报》刊登)

内容:

记得六十年代,潘秀琼唱了一首《情人的眼泪》而红透半边天。当时我的她正在远方读书,我们的“前程”如何,犹如月朦胧鸟朦胧,尚在虚无飘渺中,因此难免触歌伤情,一颗颗眼泪掉下来。但自从信主之后,这些抒情歌曲就难牵动我的心怀;我开始学习面对现实,挑战困难,但流泪仍然是常有的事。

尤其是当了传道人之后,常常为着不同年龄、不同背景及不同遭遇的人举行盖棺礼拜时,看到那些哭泣的脸,就不自觉地视线也模煳了。

也可能眼泪是真情流露,把人的假面具溶化掉,并且冲倒人与人之间无形的城牆。就如中国的孟姜女哭倒长城,就发挥了眼泪的威力,当然这是民间小说,不足作为历史根据。但姐妹们的确也用眼泪哭倒了情人、丈夫心中牆,甚至把铁石心肠化为绕指柔,乖乖地拜倒石榴裙下。原来“哭”字就是一个人的上面,加上两粒大眼睛,掉下一滴泪。

可是,现代人很少哭,因为怕哭起来很难看,尤其是化妆渗了泪水更是面目全非,另外是怕难为情,堂堂的男子汉怎能在庭广众前轻弹眼泪?所以很多人要脸不要哭,硬硬把眼泪往肚里吞,难怪长久压抑的情感造成了许多“不眠不休”的半疯子!

还有一种人是心已麻木,不管周围发生什么事都无动于衷,更不用说掉眼泪了。

真可惜,上帝创造了眼泪,而人竟硬心不使它流出来。反而道成肉身的主耶稣听见了马大和马利亚,哭诉她们的的弟兄拉撒路死了的时候,祂哭了。这一哭,犹太人就说:“你看祂爱这人是何等恳切。”

(约十一36)因此,哭是真情流露,是爱的关切,能抒发自己,也能安慰别人。

耶稣虽然明知祂要使拉撒路复活,但祂没有说:“你们不要哭了,我还给你们一个活生生的拉撒路!”祂愿意与哀恸的人一同哀恸,祂──落泪了。

我们是否也愿意以眼泪,来表达我们对亲人的爱、接纳、饶恕和关怀?同时流着悔罪的眼泪,俯伏在天父面前告诉祂:“阿爸父,我回来了,请饶恕我!”(选自《不必活得太辛苦》的其中一篇〈眼泪〉)

评审讲评:
如作者自己在自序中说的:“ 当周围的人与环境突变的时候,怎样能以平常心去面对,并且不扰乱情绪,也不影响人生的目标,活出一个有阳光的人生。 ”

写作的重点在于分享生活的价值观,能够引人朝向光明的路径。本书作者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以坚定的信心,关怀身旁亲友的爱心,记录了许多真实的见闻,提供给读者参考的价值。(杨姿英)

生活当中信手拈来,生动活泼,不愠不火款款道来,绝对能让非基督徒也有共鸣,是预工的上乘之作。(陈韵琳)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