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卫理文艺奖(书籍组)三奖

with No Comments

得奖者:黄其彬(泗里街合一堂)
作品:苦难中经历神

得奖感言:
在我生命中算是不如意事多,面对苦难经历神的同在,感恩。祈望借着见证篇幅,能带给阅读者生命得着亮光。

苦难中经历神,所谓“人的尽头,神的开始”谈何容易。人走到人生谷底,苦痛的极渊能忍受苦难,丝毫未减对神的信靠,这就是信息。

祈望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事端,能见证苦难中可以经历天父的同在。以前只是风闻有祂,如今亲眼见到祂。天父的恩典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神恩典够用。

这次参加书籍组能得奖,除了感恩,还是感恩,愿荣耀主名,阿们。


人说屋漏偏逢连夜雨,真是祸不单行,不幸的事接踵而至我家门。

我中风刚治愈回来不到一个月,小儿子黄杰就给烟花轰飞了鼻梁,裂了嘴唇,崩了整排门牙,也瞎了左眼。

那是过了元宵节后的一个傍晚。天空有些阴暗。六点钟吃晚饭的时间到了,我们的小儿子黄杰没有出现共用晚餐。我们以为他只是跟朋友出去玩,外面还有一些燃放烟花的声音,我们也不以为意。

其实那时他在跟朋友们一起燃放烟花。他们不知从哪里来的烟花,改装了放在口径3 寸左右2 尺高的铁管里发射。最后有一发的烟花点燃了好一会儿都没发射出来,他以为是引线熄了,就趋前往铁管里察看。岂料就在那一刹那间,管中的烟花冲天而起,射中了他的脸,撕开下巴、砸断整排门牙、轰飞鼻梁、还伤了左眼。黄杰顿时昏倒在地,朋友们也吓得作鸟兽散回家里。

晚饭时间过了个把钟头,我们都用完晚餐了,黄杰还没回来。我们到屋外查看,看见车子、电单车、脚踏车都还在,这孩子肯定不是去很远。我拖着虚弱的身子和太太慢慢到屋外的厂房和空地寻找,一边呼唤他的名字。

后来凭着他微弱的回应终于在场中一个阴暗的角落找到了他。他当时已经醒过来,双手抱着头部蹲在那儿。我看见他受了伤,我自己也刚病愈还虚弱,便叫了一位伊班工友来抱他回屋。那伊班工友的太太听说东家的小公子受伤,也过来探望。她一看见黄杰满脸血肉模糊,竟然双脚一软昏倒在地上……(本文节选自第二章)

评审讲评:
遭遇的苦难过了八年,终于提笔以成熟的分析回顾发生的事故,信徒对生活的分析与价值观从作者的叙述文字里可以随处体会到,文笔流畅,交代故事简单清楚。(杨姿英)

无法复製的生命经历,血泪之作,看了必会被挣扎过来的泪水与欢乐所感动。(陈韵琳)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