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65,文道火种,炽然不熄 :两个“恩情”

with No Comments

文/ 许光福(牧师,沙巴临时年议会会长)

欣逢卫理报创刊65 周年,小仆虽无法亲自出席庆典,但深感荣幸被邀写几句贺词,以资彼此勉励。就用卫理报对我的两个“恩情”来分享吧。

回想最初与《卫理报》的邂逅,是1986 年。那一年,卫斯理堂青团的某个营会之后,心里突然有股感动,拿出稿纸动笔写了一篇长长的报道,战战兢兢寄去卫理报;没想到会被老编(哦,应该是我的中文老师,许世韬师! 这意义更大了)看中——刊登了,而且占整页篇幅!就是那一次啊,心里对文字宣道起了一丝的感动和信心!到今天,我还坚持涂涂写写不同的题材,《卫理报》应记一大功!

第二个恩情,是于美国留学的五年期间。记得,当时写了一句心声:“在芝加哥思乡,每次收到《卫理报》捧在手中时,就犹如吃到干盘面!”这个又被黄孟礼老编刊登出来,题为“芝加哥需要卫理报”。的确,对许多在外的游子如我而言,《卫理报》带来熟悉的“家”之温馨。如今相隔两州,但我收阅每期的《卫理报》时,那份感动依然在心里。

三十年的相遇相惜,感激《卫理报》忠心的陪伴我成长。欣然看见《卫理报》步步成长,也开展了更大的服侍境界。盼望未来的日子,我们继续在文宣的事奉上,结伴同行! 是所祷。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