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65,文道火种,炽然不熄:写它65 年

with No Comments

文/ 王宝星(牧师,年会宣教部干事)

因为卫理报创刊65 周年,所以受主编邀请写感想。既然是写感想,就想想和写写自己的写作之浅薄历程吧!

回想小学时代曾经喜欢写文章和诗词,也曾经把稿子寄到报馆,当然都“投篮”了。随着年岁增长,生活越来越丰富,写文章的兴趣随着其他“精彩”取代。到今天,我还是没能写好一首诗。

倒是当上传道人后,每周都需要写讲章。每一篇三十分钟的讲章都是好几千个字,日复一日,周复一周,着实训练我写作来着。而且起初没有电脑,名副其实是提笔写每一个方块字。

后来得到神圣的机会写主日秩序单背面的分享篇,还意外的召来一些“读者”或“粉丝”,包括一位商业大咖。一天在机场相遇,这位主内可敬的大咖带着认可的口气对我说:“我都有看你写的分享篇!”我没有醉,只是有一点意外,甚至惊讶。他本身办大报馆,还看我写的七百字分享篇?他的一句话让我肯定一个道理:文字没有界限,可以走进各种各样的人心里。后来,卫理报同工把这些分享篇收集起来,出版了一本书叫《打开心窗》。那是上帝在我四十岁时送给我的一份新鲜的礼物。

除此之外,上帝另外给我在卫理报写宣教专栏,和在报章每周写小专栏的机会。在忙碌的工作中接下额外的任务,无非是要通过文字来做宣教教育,以及向社会传递圣经的价值观。上帝给我母语文字——汉字(还有好多民族没有母语的文字),我就要善用汉字来服侍这一代懂汉字的人,包括未信上帝的人。

感恩,虽然写的不是伟大作品,就是想到写到,多年写来还不至于“痛苦”或“难产”那么血淋淋的。其实通过写作,锻炼思考细胞更为活跃,不乏思路,还有助排除老人痴呆症,何乐不为?

不过,要向大家坦白的自首说,我从来没有受过写作训练。写了那么多年,自己都心虚,恐怕写的不伦不类,误人子弟。直到2015 年正式“悔改,”首次参加了写作营。虽然没有当作家的心志,但既然在写,有人愿意看,就要循着正轨写。我在边学边写,谢谢你不嫌弃。

我觉得写作就是真实的生活。我怎么生活,就会怎么写,并且写出来的就是我生活的内容和想法。既然这一支笔还能表达一点想法,也能激励一些人成长,那我就继续写吧!卫理报创刊65 周年,若上帝容许,我愿意写它65年,与卫理报同行。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