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65,文道火种,炽然不熄:让我们提起笔来写吧!

with No Comments

文/ 周正平(古晋晋福堂)

翻阅《卫理报》,得知4 月21 日为卫理报创刊65 周年。呀! 65 岁了,真是不容易,若以人的年龄来算,该是“德高望重”之辈,而《卫理报》真是做到了“捍卫真理”;若与一般世俗的刊物相比较,《卫理报》敢为正义、真理、公平、圣洁、关怀、传福音……为文,真如一朵洁白的莲花出污泥而不染,也如在这昏暗污腐的世界中之一盏明灯照亮这黑暗的世代。

记得我刚来古晋时去教堂做礼拜完,偶尔会拿到像报纸般大小的《卫理报》。那时不像现在是周刊,所以不常看到,印象也不深刻。后来,改版成杂志型也常出刊,就比较接触多也较有印象了,后来再改成每周出一本时,则习惯性的会在崇拜完带一本回。

从内中,可以获得在砂州各卫理公会堂会的活动报导,我对此非常有兴趣,因每有什么主日或特别节期,每个不同堂会各有不同的形式来庆祝或崇拜。从文中可以得到许多宝贵资讯与相片可作借镜或指引。有时那一期的刊物订有一个主题,则你不需为此专题而个别的找参考资料;若能把整本卫理报仔细的看完,你就会得到关于那个主题完整而详细的资料,真能获益不少。更别说在刊物中有些分享,见证……真能赚人眼泪或丰富人生。总之,《卫理报》是我的好朋友,阅读《卫理报》使我的灵命成长了许多,见闻知识增添了不少。啊!卫理报,我喜欢你,欣赏你,赞赏你。

至于我何时开始投稿于《卫理报》已不太记得了。大概好多年前,每次阅读《卫理报》中的好文章,在感动之余,想想自己也承受了神许多丰盛的恩典与赐福,何不也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呢?初次执笔真是战战兢兢的,提了笔好久,才能想出一些辞句写下,而且写了又擦,擦完又写;好在我脸皮够厚,也敢以这样不够水准的文章投到《卫理报》,也承蒙多届的编辑大人高抬贵手,居然也登出了好几篇。

当文章被刊登出来时,啊,不怕各位笑话,真的是很高兴,喜的是我的文章能被认同与欣赏,而重要的一点是,《卫理报》是基督教刊物,那表示我的信仰是正确的,理论是可被接受的,如此我才可再放胆的写下去。后来做了团契文书,每有什么团契活动,文书必须记录下来,当然最好加上照片,如此又学着写报导文章来报告团契的活动。总之,也提了这支秃笔,林林总总的写过报导,见证,分享等类的文章,还有几篇被刊登在星洲日报的“生命树”呢!

其实说真的,我并不会写文章,我这支笔,仅是在真实的记载出一些主在我身上所赐的厚恩、医治或保守……我除了感谢之余,也愿写出与大家一起分享,共同勉励並共颂主恩。其实你愈写就愈会发现,啊!主的恩典竟是如此的多如此的丰盛啊,我岂能不传扬呢?但若是用口诉说,不是不好,只是可能听到的人不多,而且听完了,不久可能就忘了。但若将它写成文字,在刊物书籍中刊登,则流传更广,且能保存长久。有时在写的文章中,加入几节圣经的经文则更能加强阅读者对圣经中上帝的宝贵话语的应许或盼望。说真的,好像愈写愈顺畅愈有灵感,也愈有兴趣了呢!

主啊,感谢祢赐我在写作上有兴趣及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恩赐,帮助我善用手中这支笔,写出对神的感恩,对人的关怀,对社会的责任,对教堂或团契的活动报导;以基督徒的眼光来看今日社会的一些时事动态等。我不能说,这支笔能做什么,但愿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在主里凡事都能”,就如《卫理报》上所写的,“无论是惊涛骇浪都扑灭不了的熊熊烈火”。让它燃烧吧!火热你我的心灵,让心里的文道火种能炽燃不熄。朋友们,让我们提起笔来写吧!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