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研讨会:文字也有它残酷的面向

with No Comments

陈韵琳(台湾基督徒作家)

文字,是一种书写,纯从书写的角度,或者这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可能是父母写给子女的只言片语,可能是教会留言板上的短短一句留言,或者是写给自己看的杂记……,我们都会书写、都会文字。

但是谈到文字工作,就是一种不同的概念了,因为文字工作是刻意而为,要写给更多人看的书写;那些个更多的人,很可能是书写者完全不认得、生活中也不曾接触到的人。所谓“见面三分情”,既然彼此认识,多多少少也体会得彼此的书写;可是若那些被文字触及的人,跟书写者完全不认得,这时,文字工作残酷之面就会出现了——那些碰到书写者的文字,却又跟书写者完全不认得的人,是可以不买帐的,他不看、他随手丢弃。文字可以比之言语更有力,因为它无远弗届、穿透时间;文字可以比语言更无力,因为听言语的人面对着面很难掩耳不听,看文字的人却可以选择不看。除非,除非我们所写的能深深打动他们的心。

正因为我想通了这一点,当我成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我一直勤于练习的,就是放掉教会基督徒常用的语言与思考观点,开始站在非基督徒的立场思考他们的需要。我点出他们的需要,让他们被打动,但不仅如此,我也透过文字的生活化、故事性、情境化、同理性,提升他们的需要——是一种在心灵深处渴望上帝的需要。

这需要文字的功力,譬如文字起头破题的吸睛、起承转合情感的延续,以及文字结尾的余韵等等。文字功力可以练习,勤能补拙,最后总会胜出;但是理解跟我们不认识的人的心灵需要,站在他们的立场为他们说话,提升他们的渴望,这却需要我们能够让自己不单单依恋在教会圈,要能走出教会,进到人群。不接触、怎能理解?不理解,又怎能为他们出声,再提升他们对基督信仰的渴望呢?

基于这些练习与不断的深化思考,所以近几年,我将我的文字内容转型成为成人说故事,各种各样的心灵故事;因为我深深觉得,在当今资讯大量转传的世代,成人们需要的不再是训诲与道理,而是故事。是在故事中,我们看到岁月的力量,生命的感动;也是在故事中,我们看到心灵深处深藏的核心信念与价值,它是一股实践的力量:在破碎之处给出疗癒,在幻灭之处给出希望,在毁坏之处给出和解。是故事,能让我们看见人生美学。

我当然还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只是每一次的文字内容的转型,无非是跨出教会走入人群,贴近他们理解他们,再尝试带他们走出他们框框的人生,看见永恒的浩瀚。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