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我有话说……:脱离毒海走上回家的路

with No Comments

文/林庆宏(凯胜之家)

爸 走上回家的路 爸妈妈,今年可以说是你们的大年。猴年,你们六十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看到你们的样子,我就心疼了。你俩真的老了:头发白了,行动慢了,说话没什么力气了。你们一生忙碌,都是为了孩子,不论多辛苦,一句怨言也没有,做什么事都是心甘情愿的。

但是,我这个孩子让你们伤心失望了!我知道妈妈为了我,夜里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我心中愧疚,虽然你们说我一错再错,对我失望极了,但我知道你们还是舍不得我,你们的心是多么的伤痛啊!

就连哥哥和妹妹都放弃我了,你们还是对我抱着一丝希望,故此把我送到凯胜之家这个生命塑造中心。双亲节来临,爸爸妈妈,我有话说。爸,你在我眼里是个严父,而妈妈,妳是个慈母;你们曾说很难理解我的作为,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内心的话吧!

妈,当年妳生下我,得知是个男孩,你俩应该很高兴吧!谁知道却是你们恶运的开始呢?小时候我偷妈妈店里的东西去学校吃,后来偷爸爸的钱。爸爸,那时候我总是问为什么?为什么别人家的小孩总是那么幸福,每天都有零用钱,为什么我没有?

你总是说这样做那样做是为我好,为什么不问问我的心声呢?为什么总是你讲什么我就得做什么?我那时才不过读小学而已,你的眼神动作都让我感到害怕。你每次打我都是手里抓到什么就拿来打,让我对你产生畏惧。

读完小学,原本是派到圣心中学去,但因为我的英语和国语很差,你们就让我去公教中学升学。初一那一年考试,成绩是我有史以来考最好的,在前5名。爸爸妈妈,你们还记得吗?你们说过如果我考到好成绩,会买礼物给我。可是你们并没有,还说我拿到好成绩是运气好而已。那时我好伤心。因为这样,第二年我就无心读书了,而且开始学坏,会赌博、吸烟等。在学校,只要提到我的名字,大家都要摇头。中学第三年我加入了私会党,变本加厉,常飚车、上夜店等,最终我被学校开除了!

一生最后悔的事
爸爸,你知道我那时候的心情吗?心中想着被你压抑了十六年,离开了学校还要被你管,连跟三舅学电工也不行,心里郁闷极了。总以为离开学校就不会被你管了,哪知连做什么工也要被你管,还要跟你一起工作。我是从小被你打到大的,只要一有事情发生,就说是我干的,反正什么都怪我。我忍耐了两年,终于爆发了。这也是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

之前因为一次的工作意外导致左手残废,很多工作不能做,我只好去找快钱。十八岁那年我离家出走,并贩毒了。这一走就是两年。贩毒加上私会党的背景,我赚了很多钱。开始我以为自己会“出污泥而不染”,只贩卖不碰毒品,哪知道一碰到“冰毒”就不能自拔,就被牵制了,每天醉生梦死的过日子。那一两年里赚到的钱不到半年就给我“吸”完了。

身无分文之后,我又回到家里,也不再去工作,每天躲在家里吸冰毒。起初你们还会给我钱,后来我吸毒量需求愈多,跟你们索取的款项也越大,你们就不给钱我了。我常在家里闹,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毒瘾发作时,身上没钱,就偷妈妈的钱,家里能够变卖的东西我都拿去卖了买毒品。那时的我真的就像过街老鼠那样,人人喊打!

你们强迫我去戒毒,也因为当时我身无分文,我答应了。我随爸爸到古晋的政府戒毒所去,在那里我戒毒成功了。戒毒成功的四年里,我不敢回家乡,几乎都在外地工作。在四年中我遇到吸毒的试探是千回百次的。但我都坚持住了。

再次跌倒了
有一次,在和爸爸吵架之后,我跑回家乡,整天游手好闲。后来我交了一个女朋友,日子过得很开心。可是不久我们分手了。分手后,我很伤心,不愿面对现实,甚至想要自杀。我再次跌倒了,我又开始吸冰毒了。那时我真的已经绝望了,爸爸妈妈,你们那时也对我绝望了吧!

但是,感谢天父上帝,在人所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始,在基督里我已是新造的人!谢谢凯胜之家的主任把耶稣介绍给我认识。耶稣就是我们的救主,祂能帮助我们这些曾在毒海中迷失方向的人,找到回家的路。

爸爸妈妈,我只想跟你们说对不起,也谢谢你们没有放弃我。这么多年来,你们知道我吸毒,却不知道原因。现在我把所有的事都说出来了,心里也轻松了。我还是要说,爸爸妈妈,我爱你们。祝愿天下的父母亲双亲节快乐。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