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见证:他深爱这个家

with No Comments

向来身体健康硬朗的爸爸,每次验血报告都是满分,没有任何指数超标,心率血压一切正常。只是,在2010 年六月,爸爸因小咳,以为是伤风感冒去看了医生,拍了片子,发现肺部长了鸟蛋般大的肿瘤,两边肺叶里也长满了斑点;随后做抽样化验,医生就此无情地宣判爸爸得了末期肺癌。

我们找了第二个医生,医生更加无情的说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大家心里极其难过,他老人家更是伤心欲绝。

爸爸说他要放弃,不想接受治疗,因为化疗太辛苦,让他更像个病人。

之后,家人决定与爸爸到新加坡依丽沙百医院就医,才得知原来癌细胞也扩散到背脊骨。感恩的是,当时遇上一个基督徒医生,这医生说服了爸爸接受化疗,所以在新加坡做了第一轮大约六个月的化疗疗程,稳住了他的病情。感谢上帝的带领及预备,没有错过黄金医疗时间。

化疗后回到古晋,就开始口服化疗的药延续两年半之久;之后药物失效,所以在古晋中央医院开始另一轮的化疗。化疗期间,爸爸没有像一般癌症患者化疗的反应如反胃作呕,不能吃不能睡的副作用;感谢上帝的宽容与保守,就这样反反复复又走过一年半载。

爸爸患病五年半,前四年半他都能如常人一般作息,很多周遭的人也不知情,就如爸爸这张照片是摄于2012 年12月尾,他看来还是一样健康俊美。

在医院里,爸爸的病历档案却厚成一本书。他能走过这么多的日子,若不是出于上帝丰盛的恩典,那是什么?而且,一般癌症患者免不了痛楚,爸爸却没有吃过止痛药,也没打过止痛针;这是上帝在爸爸身上给予莫大的怜悯与医治 !

回诗巫老家
一直到2014 年圣诞节,癌细胞扩散到脑部,随之也做了电疗;但这状况到底还是影响了神经系统,逐渐造成行动不便,视觉衰弱。感恩的是他的食欲还很好,很能吃。就这样上帝还是保守爸爸没有辛苦地又走过一年的时间。直到后期,才出现吞咽困难。

2015 年11 月中旬,妈妈临时有个感动,要把爸爸从古晋带回诗巫老家(熟悉的地方),在这飞行的事上需要办理许多层次复杂的手续,需要医生签证,九个机位,航空公司开会等批字等等冗务。非常感恩的是,眷顾我们的上帝,就在短短一两天内很顺利的办妥一切事。祂也赐予我们美好的飞行天气,一路上平稳如钉在墙上的钉子;回来后也很快地办好住院手续。

由古晋回到诗巫,爸爸在拉让医药中心只能靠点滴及营养包度过三星期之久。爸爸很忍耐,有几回氧气几乎是“接”不上了,医生说就剩几分钟了;但当床边的人一直在唱十字架,唱了许多诗歌,牧师为他祷告,爸爸还是很坚强地撑着,很努力,一直到氧气又恢复了满分。

这样,爸爸又挺过了一周,上帝让爸爸有多点时间坚定他的信仰,更信靠主耶稣;同时也忍耐地等着子女们一家一家从外地回来,完完整整地围在他床边唱诗,牧师也为他祷告。爸爸就这样在诗歌与牧师的祷告中,将自己的灵魂交托给天父,于12 月15 日早上安息主怀。

他深爱这个家
不论在古晋养病期间,或是回到诗巫,许多关爱我们的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很关心爸爸的病情,时常抽空远道前来探望父亲,无时无刻的陪伴,给予我们家人精神上很大的支持,这些都是上帝的恩赐,赐予我们的厚礼。还有,大家在襄礼丧事上都致力的给予援手。这期间,承蒙古晋晋福堂、晋道堂及诗巫福源堂的牧者及主内弟兄姐妹的关心,时常探访及为爸爸祷告。

在此,也默念爸爸的爱与恩惠。爸爸话虽不多,是个内向的人,但他深爱这个家,深爱我们每一个人。他劳心劳力把三子女培育成人,从不求回报回馈;对爸爸的恩情我们时刻铭记在心,没齿难忘。

感谢以马内利的上帝,祂的爱不离不弃,祂的恩手没有离开过我们,带领着爸爸一步一脚印的走过来。上帝一直都与我们同在,让我们经历到祂怎样带领一家大小在基督里享有丰盛的恩典,慈爱上帝的信实可靠。

今天上帝让爸爸能以如斯圆满的方式息了地上一切的作息,并为他在天上预备了更好的地方;让我们心中也得了安慰。虽然亲情难舍,但信耶稣的人是有盼望的,信主的我们有一天还会再相见!愿一切颂赞荣耀都归于在天上的父上帝 !

总游览人数: 140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