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鼠有感:典型在夙昔

with No Comments

站在课室外,掩不住兴奋地继续和同学交头接耳,喧声欢腾地比菜巴刹还热闹;即使上课钟声响了,也止不住一群少年人的吱喳热情。

忽地,鼎沸人声被速冻地戛然而止。一股嗖嗖冷意自我背嵴樑窜起,寒毛直竖;那是种对危险靠近的直觉敏感。果不其然,低着头动也不敢动的我,只瞥见一袭白袍从身边拂袖而过,气温陡降,让人头皮发麻;就怕刚刚的高谈阔论,被他收入眼底,马上就要享受他那令人闻风丧胆的“脸部按摩”神功。

虽没看见他的神情,也能感受到那刚毅严肃的脸上带着凌厉眼神,如鹰盯着猎物般的“肃杀”之气。

幸好,只听见他鼻头重重哼了一声,步履沉稳地缓缓离去,才让僵着身体的大家松了一口气。

一身白衣,行走无声,双目如炬,出手如电;这是令上世纪许多80、90 年代的公教学生打从心底畏惧的老校长--邢文泉修士。

我毕业的那年,也是邢校长荣休的一年。当时,谣传他身染重疾,所以才卸下校务,身为学生的我们,虽很惧怕他,但多少还是很为他担心。幸好,他还算健康地活了这些年!毕业后,断断续续地与同学们在新年期间回校探望他。

即使他不再穿着那袭白袍,嘴角也会泛起淡淡的笑,眼神也显柔和许多,多年的畏惧又早已转成敬畏…… 在他面前,我始终谨言慎行,不敢放肆!

读书时不晓得他的用心良苦,只觉得他极其严厉不近人情;离校之后,却越能体会他爱之深,责之切的心!邢老校长将所有的身心精力都无私奉献给他所爱的学生、学校、教育,以及他的天主。

他虽孑然一身,却收穫了无数学生的敬重与爱戴;就如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中所形容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盼望邢老校长那种委身、牺牲、奉献的精神,常提醒我们:施比受更为有福!

总游览人数: 44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