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呼声:好邻舍

with No Comments

徐希忠牧师(年会宣教部工场主任)

身为马来西亚人,我们可能有穆斯林朋友、邻居、同学、同事、顾客,甚至家人,他们是我们的好邻舍。无论我们愿不愿意,每一天都要与穆斯林打交道,听他们的祈祷声,吃他们的食物。只是我们难有两三个穆斯林朋友,即或有,也难准确讲出全名。
一方面我们承认穆斯林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我们又对这群体产生抗拒和恐惧的心理。我们可以跟他们谈生活、社会、文化、生意等课题,但是信仰却是不能触碰的神经线。不少基督徒似乎对穆斯林得救束手无策,也没有期待。
伊斯兰开始于第七世纪(622年),兴盛了至少十二个世纪,从阿拉伯到西亚、北非和东南亚,乃至整个世界都遍地绽放。反观基督教的势力在许多地方却极度衰败,大批原有的基督徒地区被征服,数以万计基督徒遭融合入伊斯兰。因穆斯林被严禁改教,改教者严重遭受逼迫,促使穆斯林难有机会听信福音,穆宣也就显得越加困难。
天主教方济各修会的创办者方济各(St. Francis Assisi,1182-1226年)和天主教神秘主义神学家卢勒(Raymond Lull,1235-1316年)两位是被公认为穆宣的伟大先驱,他们个别于十三世纪便开始游历北非和小亚细亚,在十字军东征时代以爱为出发点,在穆斯林中传扬基督福音。
但是穆宣的历史进展仍然不显著。即使教会或宣教学者和机构尝试了不少的策略和管道。若说大部分基督徒的生命影响力只局限在星期天,那么全球十七亿的穆斯林足以主导六天的世界灵界事务。感恩,真神上帝要作新事,世界正悄悄在变化。
印尼爪哇布道家沙得拉(Kiai Sadrach,1835-1924)成功带领一两万穆斯林归主可算历史的突破,是穆宣进行了十三个世纪以来首批自愿改教者的运动。皈依者要付的代价仍然沉重,随时都有殉道的可能,然而信徒人数有增无减。穆斯林世界不同角落纷纷出现归向基督的运动。
半世纪以来,在四十九个伊斯兰国家,超过六十个地方,最少有十七国建立起前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群体;其中每个运动最少有千人受洗,最少有百个新团契,某些国家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群体甚至增长至数万人。宣教学者John Travis于公元二千年提出“The C1-C6 Spectrum”的概念,以致容易区分不同形式和程度的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群体教会。
至20世纪末最后二十年,分别兴起了八个归主运动,其中两个在伊朗,一个在阿尔及利亚、两个在孟加拉,三个发生在中亚。如今,穆斯林归主运动不限于局部地区,而是世界性的运动。
马来西亚基督徒更应要在三方面加把劲参与穆宣,爱我们的好邻舍:
第一,祷告:我们要为自己和教会祷告,求主赐爱穆斯林的心,用神的眼光来看穆斯林。圣经应许爱里没有惧怕,我们求主挪去心里的偏见和胆怯。《30天祷告》是每年都出版的手册,可以帮助我们学习祷告,一定要善用。我们也迫切祷告求主开路,让许多穆斯林通过不同管道从撒旦的捆绑中得释放。同时也祷告记念进行穆宣的宣教士和差传机构。
第二,奉献:穆宣的代价是极大的,所需要的经费是庞大的。奉献的款项可以包含国语圣经的印刷和分发、社区建设和扶贫善工、领养学生和儿童事工等。穆斯林的斋戒月和开斋节是我们其中一个最好接触穆斯林家庭的机会,可以携带食品与穆斯林朋友一起开斋和庆祝。参与节日前的房屋维修和生活必需品的添购,是表达真诚关怀的绝佳机会。
第三,行动:坊间有不少书本、网站及课程能让我们被装备,以合宜的方式和穆斯林分享我们的信仰。许多教会都开办了《揭开面纱》课程,也经常有有关穆宣的策略研讨会。我们不能直接在街头分发福音单张给穆斯林,但可以在有许许多多空间的网络世界自由地分享福音。
实际上,因着近年来伊斯兰恐怖分子的恶行,许多穆斯林已开始对他们长期引以为傲的伊斯兰信仰开始动摇,甚或怀疑。也许在我们身边的穆斯林朋友正是那感困惑的一个。因此,我们要继续对宣教的神存盼望,相信祂的应许,到那日万民都要在祂面前敬拜(启十五4)。

10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