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苑缅怀:我心中永远的英雄――父亲余天祥

with No Comments

文/余道莉

先父余天祥于1935年在一个小乡村出生,那是位于拉让江下游的罗马安坡。他在13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七兄弟中排行第二。他自小家里穷苦,家中多靠务农和割树胶为生,自己也曾经历二战之苦。父亲小时就读于开智小学,虽然家境贫寒常交不出学费,但依然堅持完成初中教育。与先母原为同学,但二人却仍靠媒婆说媒才完成婚事。
父亲初中毕业后,就去诗巫打拼,就业于诗华日报直至退休。当时诗华日报刚成立,父亲不怕劳苦,骑着脚踏车走遍了乡镇派报,除此之外,还负责摺报、当营业员召广告等等,身兼多职位从基层做起,正是“白手兴家”。1972年,父亲被委派到古晋担任诗华日报古晋分社经理,全家也自诗巫㮽到古晋。他毕生为诗华日报服务奋斗长达四十多年后方退休。虽然如此,他依然退而不休,担任该报顾问,甚至劳苦奔波到处写广告、讣告至离开世界才歇了手上的工。
父亲在社会上也是尽其所能服务人,他曾任古晋福州公会秘书长及理事达40年、也曾做过社团婚姻注册官、古晋中华中学校董、古晋中华第三中学校董、第一省报业与印务业公会主席、古晋中华工商会理事、古晋余氏公会顾问等职务。1984年,受砂拉越州政府肯定,获封A.B.S.砂拉越社会有功勋章。

我们有两个父亲
他在信仰方面更是我们的典范,风雨无阻地参加主日崇拜、乐龄团契;即使唱歌五音不全的他,也曾是乐龄诗班的一份子。四叔有一天和我分享说,他小时和父亲一起在田中抓鱼,一口气抓了好多桶的鱼,但二人却没办法一次把所有的桶都搬回家。于是,父亲叫四叔在田里等着,他先拿两桶回去;四叔独自一人在田里吓得半死,父亲回来时问四叔:“你害怕什么呢?我们有两个父亲,你害怕什么呢?”四叔说:“我们只有一位父亲,哪来两个呢?”,父亲手指着天上说:“上帝豈不是天上的父亲么?”
小时候,从家里走去教堂要20分钟左右。父亲年轻时因业务繁忙,星期日还要驻守办工室;但他总会把我们兄弟姐妹载去教堂上主日学,之后我们再走路回家。现在回想,如果父亲叫我们走路去教堂,这样我们一定不会去。可见父亲还是很关注儿女们的信仰状况。
2017年10月24日清晨,父亲晨跑回来后在长凳上休息,而后失去知觉,蒙主恩召,息了世上一切劳苦,回到天父怀中。他在世寄居82载,正如保罗所说“那美好的仗我己经打过了,当跑的路程,我己经跑尽了,当守的道我也守住了”(提后四7)。他安然回天家,我们固然不舍、难过,但也很安慰,因为天父顾念父亲怕痛怕生病,让他安然离世。感谢创造万物、赐生命的上帝赐下独生子耶稣基督,让我们可以靠着祂有复活和永恒的生命。因此,我们深知与父亲只是暂别,到那一天号角吹响,我们都要复活,在天上必与父母亲再相见!
今后,我们作为子女、内外孫女、曾孫辈的,要以父亲为榜样,爱上帝,爱人,爱社会;勤奋工作,谨记父亲教诲“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更同样得着父亲一生最大的祝福——就是认识主耶稣。

总游览人数: 106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