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卡巴星VS安华

with No Comments

文/陈俊杰(美里杜当堂主理牧师)

1月7日,希望联盟召开土著团结党加入后的第一次希盟大会,并在会议尾声公开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三大事项:
(一)倘若希盟在十四届大选中成功组织政府,敦马哈迪将成为首相人选。
(二)倘若希盟在十四届大选中成功组织政府,旺阿兹莎将成为副首相人选。
(三)倘若希盟在十四届大选中成功组织政府,希盟政府将立即启动寻求赦免安华的程序,好让安华可以成为大马第八任首相。

只有永远的原则
此项宣布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在会场内的数千名代表起立欢呼,“敦马万岁!”、“烈火莫熄!”的口号源源不绝。然而,在推特或面子书上,也马上迎来希盟之中领袖级人马的反弹。
其中,最为有趣的是,行动党前任全国主席已故卡巴星律师的儿女,竟然出现截然不同的立场,也恰恰代表了希盟之中互相对立的矛盾立场。
卡巴星唯一的千金,也是行动党妇女组国际事务秘书的桑吉柯,措辞强烈的反对马哈迪再度出任首相。她问说:“如果行动党现在跟马哈迪合作,是否意味着以后我们也要跟纳吉合作,去反其他首相?”她甚至表示,如果卡巴星还在,他绝对不会同意这样的建议!
另一边厢,作为卡巴星长子的哥宾星,却马上回应,行动党与马哈迪合作,完全是以大局为重,因为唯有马哈迪可以带来马来政治海啸,让希盟一举实现多年来胎死腹中的“布城之梦”!
诚然,这就是卡巴星与安华不同的政治理念之处。桑吉柯让人想起卡巴星的一句座右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原则!”
而哥宾星的说法,也让人想到安华在狱中的肺腑之言:“个人恩怨事小,国家利益事大!”换言之,无论黑猫或白猫,会抓老鼠的就是好猫!安华说:“无论敦马过去带给了我们多少伤害,但眼前大家共同的敌人,就是打倒那位奉行‘盗贼政治’的……”!

政治是拥有一切可能的艺术
两方说法各具一词,公婆皆有理,一时半载还真难以评论是非。
让我们尝试以逻辑推理的方式,来分析一下两者之间的差异吧!
若以卡巴星的政治理念,我们要抓住原则,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罪人就是罪人。一旦犯错,永远就不该与其合作。就算永远无法到达布城,也在所不惜。只要坚守原则,输赢再也不重要!安华做不做首相,重要吗?永远只做反对党,又有何不可?
若以安华的政治理念,只要能迈向布城,完成改革国家的愿景,哪怕是“骑马去杀鸡”,何错之有呢?再者,老马已年届93高龄,让他做第七任“非长命”首相,这点小我都不能牺牲,怎能有机会做大马第八任首相呢?入不了布城,做不了首相,谈何改革,谈何救国呢?
无论你认同与否,你我都必须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老马加盟之前的希盟,在没有伊党加持之下,面对在马来选区老树盘根的巫统,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手无缚鸡之力。夺不了巫统的半城乡及乡区议席,希盟就算是漂亮地夺下了所有的城市城池,都将只是重演第十三届全国大选的遗憾,永远只够资格做在野党。届时,奋斗了数十载的林吉祥和安华,都将只是功亏一篑,步入卡巴星的后尘,死不瞑目。
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掌政了22年的老马,虽然被外界称为“法老的铁腕政治”,但其在马来选民心中的地位,即便不敢说是与纳吉势均力敌,但也绝对远胜过希盟之中的任何一位马来领袖,包括安华。比起安华,老马更有能力掀起马来政治海啸!如果连老马都做不到这点,那么希盟就永远只有做梦的份了!
面对原则和政治现实,究竟如何是好呢?
哲学家亚里斯多德说:“Politics is the art of impossible”(政治是拥有一切可能的艺术)。或许我们只能以撒该和保罗的故事自我安慰吧!

8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