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讲:砂拉越天主教历史135年
建83学校共43万教友

with No Comments

目前在古晉聖伯铎大修院服事的林克润神父是第一讲的讲员。他提及,砂拉越天主教历史分为三个阶段:早期的接触期 (1855年之前)、中期的发展期 (1855-1976年)和近期的稳定期(1976年-现今)。

接触期(1855年之前)
由15世纪至1841年,砂拉越地区隶属汶莱王朝(1599-1641年的砂拉越王朝除外)。早期历史只提到汶莱或婆罗洲,并把砂拉越囊括在内。这段期间,远东归属于葡萄牙及西班牙的势力影响之下。因此,葡萄牙传教士和西班牙传教士最早接触此地。

1550年,驻印度果阿邦(Goa)的葡萄牙方济修会(Franciscan)有前往婆罗洲(Borneo)传教的记录。1567年,2位来自葡萄牙的耶稣会修士从马六甲前往摩鹿加群岛/香料群岛途中,被迫停驻在婆罗洲。很不幸的,他们在婆罗洲患病,其中一位死亡。

1608年,安东尼尔神父(Fr. Antonio Pereira)在沙巴岸外沉船,被俘虏奴役4个月。由于汶莱苏丹畏惧葡萄牙的势力,所以他将安东尼尔神父赎出,以便和葡萄牙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后来,安东尼尔神父在汶莱做弥撒,当时苏丹很感兴趣,所以允许神父分享自己的宗教。期间,神父感化了一贵族,被当地人反对。神父曾致信马六甲求派传教士,但无下文。最后,神父被驱逐,死于海上。

当时,西班牙和葡萄牙划分地方势力,葡萄牙势力主要在西方,而西班牙势力则在东方。1587年,2位驻马尼拉的方济修会士停驻汶莱,苏丹非常欢迎。他们遂尝试感化,却触怒当地回教徒,其中一位被杀,另一位逃走。

1649年,西班牙军队占领东婆罗洲(沙巴)后,耶稣会在短期内领洗了700名皈依者。不到一年,军队被击退后,早期的工作都前功尽废了。可见,早期的现象是“没有军队的支持,传教寸步难行” 。当时宣教士面对的困难包括没有政治军力庇护、疾病、交通、当地宗教、经济、气候等;我们也可以由此看到这些传教士的勇敢及牺牲。

在16、17世纪时,由于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强势,所以西班牙和葡萄牙宣教士在很大部分是依赖自己的国家,这其实是个很不健康的现象,因为宣教士受到政府的控制,甚至要做违心的事,不能全心传教。1622年,罗马教廷成立传信部(Congregation of Propaganda Fide)以平衡葡萄牙及西班牙垄断的局面。这个传信部可以独立传教,不依靠任何国家的势力,直接受罗马的指令。因此,许多独立传教会应运而生,其中包括:特亚丁传教会(Theatine Mission)、巴黎外方传教会(Paris Foreign Missionary, MEP)、弥尔山之圣若瑟传教会(St Joseph’s Missionary Society of Mill Hill, MHM)、米兰外方传教会(Milan Foreign Missionary)等。

1688年2月2日,特亚丁传教会的文蒂米利亚神父(Fr. Ventimiglia)抵达南婆罗洲的马辰市(Banjarmasin)。当时南婆罗洲邀请这些教会来制衡葡萄牙的权势。然而因政局混乱,所以神父没能登陆。于是,他找了当地的两名助手教他语言。次年学了语言后才登陆。6个月后,皈依者就有1800个。后来,神父前往内陆,1691年后无音讯。据其信件,他可能从陆路抵达遥远的古达(Kudat,沙巴)。

18世纪,因前往中国航线的开发,婆罗洲重要性提升,英国开始“插手”。1841年,詹姆斯●布鲁克取得砂拉越统治权(至1946年)。1848年,纳闽成为英国殖民地。1881年,北婆渣打公司成立,管辖北婆(沙巴)。

发展期(1855-1976年)
夸特龙(Don Carlos Cuarteron,或称桂太龙)原是西班牙的一名船长,13岁开始航船,在菲律宾一带进行航船事业,同时也传教,得到很好的成果。后来,他成为神父。1855年,他说服罗马传信部成立纳闽及北婆监牧区(Apostolic Prefecture), 而他就任首任监牧,自资传教,为未来的传教事工打下基础。

夸特龙神父于1857年偕同2位米兰外方传教会修士抵达纳闽,尔后也在汶莱市及孟卡邦(沙巴)建立传教基站。只可惜他们的传教工作发展得不是很好,首16个月只有24人领洗。1860年,米兰传教会修士被调离。接下来20年,夸特龙是当地唯一的神父。由于他本是一位船长,不喜欢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所以也经常在马尼拉、澳门、新加坡等地辗转,常不在自己的传道站里。因此,当时那里的传教基站实际没什么发展。

由于夸特龙神父的健康状况不佳,1880年就退休回西班牙。而1881年是真正的转捩点。这一年,弥尔山之圣若瑟传教会(St Joseph’s Missionary Society of Mill Hill)接手监牧区。其实早期夸特龙神父曾写信给拉者(Charles Brooke),要求到砂拉越传教。由于当时候砂拉越已有圣公会,拉者认为另一个教派会引起宗教纠纷,所以不太欢迎夸特龙神父到砂拉越传教。
1881年,弥尔山教会的神父再次写信给拉者。由于当时砂拉越地广人稀,现有的圣公会人手不足,所以拉者表示欢迎他们来帮忙教育当地的原住民。于是,那年七月,有3位神父抵达古晋。

1885年,5位圣若瑟会修女抵达古晋。教会开始缓慢但稳定地发展。当中的困难有:地势险峻、人口分散、语言、文化、经济、政策等。根据统计,1895年罗马大公教会有8个传教站(mission stations),包括古晋、加拿逸、纳闽、山打根,约有1000教徒及8所学校(175名学生)。

1927年, 划分为砂拉越及北婆监牧区(汶莱和沙巴)。1928年,第三代监牧当尔门(Edmund Dunn)成立本地圣方济修女会,这也是修会本地化的开始。1939至1945年暴发第二次世界大战,绝大多数神父被拘禁。1948年,首批7位加尔默罗会(又称圣衣会,Carmelite Sisters)修女抵达。1950年,拉撒昆仲会(De La Salle Brothers)抵达古晋,掌管圣若瑟学校。后来他们也来到诗巫建立圣心小学和中学。

1950年代,中国共产党崛起,很多神父在劫难逃,故而一批来自中国的神父及修生被邀陆续前来,包括1954年首位在砂拉越本土晋铎的钟万庭神父。这一批中国神父的到来,又是另一重要的本地化助力:第一,他们可以照顾到本地讲华语的教友。第二,他们另外组成一个组织,而这组织就成为了后来本地神父、修士的据点。这些中国神父也带来一些平信徒组织,如:圣母军,帮助本地平信徒信仰的成长。

1952年2月14日,罗马教会认为东马的教会足够成熟,所以砂拉越监牧区及北婆监牧区升为古晋代牧区及哲斯顿代牧区(Apostolic Vicariate)。代牧区的主管是主教,在地位上提升了很多。当时古晋代牧区及哲斯顿代牧区都是由弥尔山教会的主教管理。1959年,古晋代牧区有82间学校、3万教友、50名神父,遂划分出美里代牧区。

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当时天主教会对回教为国教及宗教自由的课题感到困扰,也与当地政府有过很多面谈。后来,新的移民法令(1966)及教育(1961)政策带来了一些冲击:(1)外来传教士受限制,不能成为永久居民;(2)教会逐渐失去对学校的掌控。

稳定期(1976年–现今)
1976年, 古晋代牧区升为总主教区(能独立,不再过分依靠外来助力),带领东马天主教 。美里代牧区及哲斯顿代牧区升为美里教区及亚庇教区。另外,教会本地化,故而由本地神父、修士、信徒掌权,而不再是弥尔山传教会掌权。

林克润神父强调,其实弥尔山传教会宗旨是“为自身的灭亡而努力”(Work for your own extinction),换句话说,他们原有目的是为了辅助本地教会建立起来,直到本地教会足够成熟,不再需要他们(因此,他们成功的那一天也正是指自己灭亡的那一天)。

1977年,东马三个教区的主教全部为本地人:古晋钟万庭总主教、美里李国兴主教及亚庇Simon Fung主教。这时的“教会本土化”可算是稳定发展了。1980年,古晋总教区有96,000教友。截至1981年,外来传教人士包括146名弥尔山神父及修士、32位拉撒昆仲会修士、22位圣母昆仲会修士、117名圣若瑟会修女等。

1986年, 因古晋总教区太大,故又划分出诗巫教区;因此砂拉越三教区的格局:古晋、美里及诗巫,保持稳定至今。1992年,亚庇主教区划分出根地咬教区,2007年又划分出山打根教区。2008年,亚庇主教区升为总主教区,带领沙巴天主教,古晋总教区不再插手沙巴的教会。
回看修士们在当地的成就:协助教育、经济、医疗及各方面的发展,如:一位神父帮政府画出从古晋到西连的路线图。神父们还帮助保存了当地原住民的文化、语言、习俗等。不过,这么多年,教会也面对一些难题,如:社会改变的冲击(新时代先进科技)、乡村往市区移民、宗教政策等等。

根据林克润神父的粗略统计,目前罗马大公教会在砂拉越:古晋有41间学校,21万教友,30位神父(23本地);诗巫有32间学校,12万教友,29 位神父(15本地);美里有10间学校,10万教友,30位神父(20本地)。

总游览人数: 180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