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见证:上帝默默地动工

with No Comments

文/田月凤

我感恩,因为上帝把我放在一个非基督化的家庭里成长,让我有机会深深经历到上帝的救恩是如何白白地临到我们家,使我们成为祂的子民,现今能成为基督化的家庭。
当我开始信主时,父母亲是何等反对,父亲甚至偶尔还会讥讽戏弄我,要我搬到礼拜堂住。然而,上帝一点一滴的恩典浇灌我们,让父母与家人能看见上帝的救恩、大能,及祂的祝福……福音的种子在我家渐渐发芽,以至父亲病逝前,终于愿意接受主耶稣并受洗。这让我难以置信,因为那是我信主后的第二十三年了!
其实,打从我信主之后,就不断为家人祷告,盼望他们都能归入基督耶稣的名下。尤其是我的父亲,他来自中国,深受许多华人传统的习俗与信仰影响,每逢初一十五,逢年过节都会拜祖先,烧冥纸。二十三年间,我的姐妹们陆续都信主了,唯有父亲与兄弟是坚决不信。还记得有段时间,我把弟弟带到学生团契,被父亲发现了,还为此教训了我一顿,说什么“儿子是留着祭拜祖先的……”,不许我影响他们。
然而,这二十三年来,深深体会到上帝在父母亲心中默默动工,在不经意之时,父母亲已把祖先牌位渐渐移至佛堂。每当我有点懒得去教堂,父亲还会提醒我要去敬拜呢!何等感恩啊,父亲最后是信靠主耶稣、受洗之后而回天家;而母亲一向顺服,故也因为父亲信主之后,与他同心。

实实在在地放下自己
只是有时候,当我看见母亲那般无可奈何的相信,心中也是非常苦楚忧虑。特别是父亲逝世后,母亲的眼睛开始失明。经过脑部扫描才得知母亲的脑长了肿瘤。有大约六年的时光,母亲完全失明,四肢无力,躺卧在床。那种眼睛看不见,口不能说话,耳朵却听得见,有脚不能走,疼痛时只能流泪,常陷入沮丧无助的时刻,哪里不会埋怨与怀疑呢?看见母亲那般的痛苦,除了每天为她流泪祷告,我唯有读使徒信经、主祷文与诗篇,并与她一起祷告。姐妹们也常播放诗歌来坚定她的信心。
母亲病逝的前一天,我与母亲一起向神祷告,求神怜悯她,让她实实在在地放下自己,完完全全地仰望上帝。我相信,上帝垂听了祷告,母亲隔天就非常安详,毫无悲伤地离去了,她甚至安稳地如同沉睡一般。我何等感恩,就如诗四十1、5说:“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祂垂听我的呼求……耶和华─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并你向我们所怀的意念甚多,不能向你陈明。若要陈明,其事不可胜数。”

24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