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者仍然掌权

with No Comments

时事回应
文/福祥

第16届沙州选举成绩于9月26日已经尘埃落定,沙盟赢获38席,泛民兴党则获32席,独立人士获得另外3席,沙政权经过两个月的纷纷扰扰后,终于易手。

沙州选成绩出炉后的几天,民间硝烟味犹在,大家都不禁在茶余饭后纷纷议论,或争论不休,或事后孔明;然而在我所遇到的华人朋友中,大部分人垂头丧气,甚至彻夜难眠。例如州选过后两天,我去探访一位朋友,见他一脸落寞,整个人无精打采,可想而知选绩是如何让他失望。朋友的表情或许也反映了一部分华人的心情。

在州选前,有许多华人评论员和民调显示,泛民兴党在这次州选中会略占优势,原因是大家已经厌恶了“政治青蛙”的劣行,还有前首长拿督沙菲益当权期间也算中庸施政,可是选战结果却让许多人大铁眼镜。其实,选战的成绩和预测的并没有相差多太远,沙菲益所领导的民兴党和多数华人支持的行动党都报捷,保持了2018年大选时的成绩,甚至还可说进步了;唯一失算的是,被泛民兴党寄予厚望,强攻卡达山杜顺姆鲁选票的重任的民统党却在这次州选中遭了滑铁卢,上阵12席,却只得区区一席,让许多华人摸不着头脑。

有人欢喜有人忧
大家摸不着头脑的是,为什么有人会支持青蛙议员?和拉拢青蛙的政党?还有,内陆选民怎么会相信一些空穴来风和不合逻辑的谣言,例如指控前首长沙非益是菲律宾人,若支持民兴党,恐怕以后沙巴会变成菲律宾的囊中物?(这是沙盟攻击民兴党的伎俩之一)这样的攻击理由对我们来说,是完全无法接受也不符合逻辑的事。可是,这样的攻击理由,却成为泛民兴党无法继续保有沙巴政权原因之一。

或许,我们华人思维仍然停留在自己的圈子里,所以预测有误,无法了解内陆选民真正的想法和担忧。这些内陆选民,大部分是原住民,一直以来与世无争,他们拥有的就是这片翠绿的乡土,生于斯,死于斯,他们的安全感也在于此。所以对于他们,一个会侵犯领土的谣言,足以让他们惶恐不安,左右了他们的选票。经过这次州选,我想,马来西亚华人对于原住民同胞的了解,或在上帝赋予教会在原住民的宣教使命上,都需要有更深入的认识和了解;要不然我们都只会按自己族群的文化和思维来看他们,无论是选票的结果,或宣教的效果,一定会继续失算。

对于这次沙巴州选,有人欢喜有人忧,华人基督徒可能忧虑失望的占大多数;可是,从圣经回顾以色列历史,约主前574年,正是以色列亡国被掳到巴比伦时期,上帝竟然使用外邦王尼布甲尼撒说了这番话:

”这是守望者所发的命,圣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或立极卑微的人执掌国权。“(但以理书四17)

即使是一个恶王,或不是站在上帝这一边的政府,至高者的权势没有减少,一个好政府,是上帝的仆人,一个不好的政府,也是上帝的仆人,或许可以称为上帝反面的仆人。这样,我们会难过,因为上帝掌权的方式与我们所想的不一样,上帝使用的政府也和我们想的有差距;然而,我们不绝望,因为虽然不一样,我们相信至高者仍然在人的国中掌权。

总游览人数: 8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