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写:经历传福音的紧迫性

with No Comments

文/张敏(美里SMPC)

在诗巫百周年纪念园参加了三天两夜(8月31日 – 9月2日)的营会,受益匪浅。如同LIFE GAME一样,每个参与者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住在不同社区。每一天的设定犹如现实生活的实际情境;只不过,每一个人都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因此,除了要为生活的基本需求忙碌,也要积极地参加教会、小组和灵修。总之,真得很忙!
这让我联想到现实生活中的自己。一天的时间似乎不够用——上班用足八个小时,下班还要打理自己的衣食住行,又要抽出时间祷告、灵修、读经、团契、崇拜、事奉等,休息的时间都不够了,哪还有时间去执行耶稣临走前所颁发的大使命——传福音给万民?!
而Mission Game营会就是教导我们如何“挤”出时间来做大使命。由于上帝对每个人的呼召不一样,虽然一开始,每个人都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努力;可是在过程中,有些人去读了神学,甚至还辞职去当牧师和宣教士;还有一部分的人则是继续在金钱上支持宣教。无论每个人的呼召是什么,在我们的人生中,短宣真的必须去一次。因为我们会发现,太多人是麻木涣散、不懂生命该何去何从地盲目过日子。这情况犹如马太福音九36描述的:“……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没有牧人一般。”

永恒箴言吐不出
在游戏中,我常常因为“盲”、“忙”碌地生活,而忘了向身边的人传福音。就算看到“非信徒”在我身边晃来晃去,我却因为害怕而不敢开口提起福音;闲话家常说一堆,永恒箴言却吐不出。这个营会也点出我们害怕的四个主要原因:
F——Friendship lost(失去友谊):我们常担心,如果和朋友传福音,对方会因此不想和自己做朋友。
E——Embarassement(害羞、羞耻):开口传福音怕被人说闲话,或则自己就是觉得有些怪不自在。
A——Answering questions(回答问题):我们很怕自己会回答不了对方的问题。
R——Rejection(被拒绝)。这滋味不好受,所以我们不想去传福音。
可是,讲解游戏的牧师告诉我们:
若我们是因为怕失去友谊而不把好消息告诉朋友,我和他/她不能在天堂相见,不是更难过吗?若是因为害羞,身为基督徒的我们真的要好好反省,因为我们以福音为耻,所以才不敢与人分享。若我们遇到的是“回答问题“的情况,不要争辩,而是温柔谦卑的回应他:“谢谢你有趣的提问。我回去找答案了再告诉你。”
若我们是因为“被拒绝”而不踏出第一步,我们要这么想:对方拒绝福音是拒绝耶稣,不是你。我们只是负责传信的邮差,信件是福音;送信后,我们的任务就达成了,剩下的(信与不信),就是圣灵动工的时刻了。我们传了,就把信与不信的选择权交在他们手里;倘若我们不去传,我们实际上就已为他们做了选择。况且,我们此刻如果不作邮差,以为末日离我们还很远,觉得还有时间慢慢传,那些人在世的生命就在岁月中消耗殆尽。
对此,我很有感触。因为在游戏里,我如往常般去上班。突然有一天,那位与我朝夕相处的 “非信徒”同事因“车祸”去世了,当下的我是多么意外。随之,心中呐喊:“他还没信主的!”虽然我知道这只是游戏,可是还是很难过。
所以,Mission game真的很扎心,我深深觉得应该在教会中大力推广,鼓励信徒参加。我在这三天,除了学到如何渐进式地友善传福音,还学习如何面对心中的“恐惧”,因为时间不等人,传福音是项紧迫的任务。
但愿我们不要自个儿地穷紧张,找个祷告同伴与我们并肩作战;把握时间,在传福音事工上多装备自己,然后出去传。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