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细胞全消失

with No Comments

与你同行的主
文/刘恭铭(诗巫新福源堂)

我有懒提笔的坏习惯,求学时提笔写字是因为要做功课;工作将近四十年的岁月中,提笔为的是任务在身,譬如在黑板上写字、改考卷等。大多数的书信来往、公函等都用口述,由书记用电脑打出来,所以不要说书写或写文章,连写见证篇也懒得写。这次肯提起笔来,完全是因为上帝的恩典在我身上“爆满”了,再不写就“爆炸”了。

记得马哈迪前首相的出名口号——令人印象深刻的“2020年宏愿”。曾经,2020年对许多人来说或许是充满希望的一年,可世界性的灾难——Covid 19——却落在了2020年,且不知何时是止境。2019年年尾对我个人来说更是大苦难,简直是“人在尽头”。

觉得自己要断气
2019年12月25日,我参加诗班献唱,又当招待员,再去驾驶福音车。26日去古晋开会一天来回,27日到乡下割草一整天。28日早上、下午都在睡觉,因为感到很累。倒了傍晚,又去湖滨公园缓跑,跑不到五分钟就咳血,整个人软了下来,勉强驾电单车回去,又去参加成团小组。虽有聚餐,可是不想进食,一点都不想。最后到诗巫中央医院急诊部检查身体、照X-光等;医生宣布需要住院,那时已是晚上十一点。

好不容易办好一切入院手续,躺在那睡不着觉在病床上,因为觉得自己还能走动,也发现太太也很累了,于是就叫她回家休息。那天晚上去了厕所,咳血五次,觉得自己就要断气,但还有一些知觉,知道眼前有三个医生替我接比较粗大的氧气带。我坐着喘气,心里想,人死了难道就是这样?大卫诗篇里写到“我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那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有没有睡着也不确定,但就是要不时确定自己“死了没”。

在诗巫医院的三天没怎么睡,也没怎么吃。整日整夜都在验血、验血压、服药、照X-光,最后CT Scan。我和太太问医生报告出来了吗?那位年轻医生回答说:“报告出来了”,还请我床边两位朋友回避后拉起布帘,对我说:“你是肺癌末期,已经扩散了”。我听了顿时惊吓过度,等到稍微回神时,我对太太说:“这样我不去寻医了。”

右肺不能操作
“我要赐平安在你们的地上;你们躺卧,无人惊吓。我要叫恶兽从你们的地上息灭;刀剑也必不经过你们的地。”(利未记二十六6)就在我以为人生走到尽头时,我的太太坚持要我进一步就医,于是她和新福源堂主理黄开和牧师商量后,决定安排拉让专科的急救车护送我去古晋婆罗洲医药中心(Borneo Medical Centre,下简称“BMC”)作进一步检查。

八小时的路程折磨,我和太太已是精疲力尽,还好车上有医生、护士、二位驾驶员随行,还有氧气桶供应。那天晚上八点多到达BMC,很快进行了PET SCAM(正子扫描,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简称PET Scan)。我们租了房间,因为太太与我都很疲劳,两人晚上睡得不醒人事。

第二天,我们签了一份生死决定书,因为要进行一次插铁管入肺部的手续,因为我的右肺已失去功能,没有氧气,有东西堵住了右肺的主管,使氧气无法进入肺。据医生说要穿洞,让空气流通。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打了麻醉针,两小时不知人事。在我还没失去知觉前,我祷告、唱诗,求主与我同在,直到手术结束……隔天,医生告诉我们手术不成功是因为发现我右肺气管有粒很硬的东西,可又看不见血管在哪里,万一误插血管,就会流血不止。

由于我的右肺不能操作,单靠一个左肺,坐起来都喘。接下来几天,便是打化疗针,一针需要10小时。我总共在BMC过了11天,后就坐车回来(不敢坐飞机因担心高空空气稀薄)。回到久别的家已是第二年(2020年)。原来,我在苦难中迎来新的一年。

打了化疗,回到家里的第三天,只有一句话能够形容,那就是“难受到不想做人”。开始三不能——不能睡、不能吃、不能排,整个人崩溃了。这样的日子怎样过?如今想来真不堪回首,只能求主耶稣怜悯跟我一样在病痛苦难中的弟兄姐妹。

右肺也恢复正常
真的,明天和意想不到的事情,哪一个先来,我们并不知道;唯一能知的就是“因祂活着,我们不再惧怕……我深知道,谁掌管明天……”!

医生吩咐说,化疗要每三个星期一针,需要打二十多针,所以第二次去打针的前几天,心中的压力和负担可想而知。我带着沉重的脚步再次去BMC。不可避免,打完第二针回来,常常睡醒时要确定自己是否还在人间。整个人觉得没活力,我想就算别人对我无理取闹,都毫无力气争辩。这样的日子挨到第三针。在打化疗针的前两天,清晨醒来,小儿子就替我抽血送去医院检验看是否适合做化疗。

这次到了BMC,一切准备就绪,打了十分钟盐水后,专科医生就向我们走来,手里拿着一封信,高兴地告诉我:“你不需要打针了,因化验报告显示,你可以用服药的方式代替(打化疗针)。”这消息把让我的千斤重担减到只剩两斤,心中的感恩真的是无法形容!这消息一公布,顿时感觉周围那些同病相怜的癌症患者都向我投以羡慕眼光,我只能默默对上帝祈求,求祂同样赐福给这些癌症朋友们,让他们与我一样经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更求上帝继续为我开路。

接下来的日子,我都在经历上帝的恩典中。当诗班邀我回诗班参与时,那时的我真觉得是天方夜谭;可是现在,我却能好好地在诗班里练唱献唱,这是上帝何等奇妙的恩典,我怎能不做见证呢?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3日,我进行CT Scan时显示我满身都是癌细胞;可是7月3日CT Scan显示我的癌细胞已全部消失,右肺也恢复正常。上帝赐我主耶稣成为个人的救主,是我在基督耶稣里有盼望;又赐给我继续存留在世上的生命,我岂能不感恩?我也趁此机会感谢无微不至照顾我的太太及家人,关心我及为我代祷的牧者、朋友们让我深深感受祷告的力量,也不忘记看顾我的医生护士们。在病痛中经历人间有爱,而爱的源头是我们的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但愿慈悲永生且爱我的天父上帝,继续引领我前面的道路,阿们。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