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长肿瘤 回转归向神

with No Comments

与你同行的主
文:黄德恩(美里义恩堂)

“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各书四14)

2019年初得知我罹患人人闻之色变的“癌症”,从不知所措到面对事实,一路走来,是上帝的恩典扶持着我走这难熬的人生阶段!

我家三妹关心我的健康,屡次劝我去验血;不怎么生病的我,就以平常心去验血。报告结果:贫血严重,低过正常标准(只剩2%),肿瘤指数高。

知道消息后,非常不安、无助和沮丧,像当场被宣判“死刑”,感觉离死不远了!我不敢面对现实,也没告诉家人,独自承受压力(如何面对?经济能负担吗?病情严重吗?能痊愈吗……)。

1月2日我病了,咳个不停,隔天去拿报告后就立马去就诊;医生说是喉咙发炎,也看过验血报告说不能以此为准,需要安排做超音波检查。在荧幕上显示子宫内有6.05cm肉瘤和2.84cm的水瘤,我当时吓呆了!

挣扎很久,我才告诉家人肿瘤的事(除了父母)。要面对前路,我觉得自己脆弱无比,但家人的关怀支持,要我坚强并积极勇敢抗病。我实在不能做什么,惟有倚靠上帝,让我能靠主刚强并喜乐面对。我不再孤单,因有上帝的同在和家人的陪伴。

由于在家有两次昏厥的情况,于是就去了MGH(Miri General Hospital)就诊。因贫血而需留院观察,医生为我输血后转由妇科安排做各种检验,最终在2月11日确诊罹患癌症。

MGH为我写转介信给SGH(Sarawak General Hospital),预约3月5日见RTU (Radio Therapy Unit)诊所化疗医生,后证实罹患子宫内膜癌第四期,并安排第二天做第一次化疗。

向祂承认自己的罪
以前总是“听说”某某人罹患癌症,不曾料想自己也会“遇见”它。
为何是我呢?我思前想后,觉得这是上帝的恩典,给我机会回转向祂。年轻不懂自爱,不顾惜这个属于上帝的殿(身体),没有节制——饮食随便、无规律的生活作息,常熬夜;也没有爱心——常常生闷气、骄傲、自私、虚假、怨恨、埋怨、不饶恕、不顺服、嫉妒、生气、说谎、心存苦毒;不听从上帝的话——没有爱人如己……数不清大大小小的罪。

反省过往岁月,我是慢慢地远离上帝。青少年时,我还很热切追求上帝的话,过读经祷告的生活。曾几何时,我变得麻木、形式化。如今反问自己,已有多久没读圣经,向上帝祷告?!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我常拖着疲累的身躯,直接关灯睡觉,连祷告都省略。我知道这样的生命很空虚,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却没想过改变。早晨匆忙起床,忙着到教堂上班,处理那永远都做不完的工;但其实我里面的灵非常枯干,因没有上帝话语的滋润。虽知道自己偏离了主,还是为自己找藉口不亲近祂:有一堆工作还没做完。除了饮食和睡觉之外,每天都这样过——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过着忙碌却以为很“充实”的生活的我,从没有好好想过这问题:我的人生难道要这样虚度吗?
心情不好时,常觉得人生是多么无奈(生、老、病、死),没有盼望可言。说实话,我不是一个很乐观的人,讨厌这样的无奈感,觉得活着真的好累,说不出的苦——为了可以活,就要以自己的劳力工作,以便换得一口饭吃。

但是在生病期间,不得已要放下手中工作(没有健康的身体就不能处理事务);然而感谢主,因为我真正卸下了劳碌工作的压力,重担轻省了,更让我回到上帝面前。因生病缘故,我重新与上帝建立亲密关系,向祂承认自己的罪,也求祂挪去我的恐惧、罪疚,让我内心充满平安与喜乐。

重新调整生活方式
自生病开始,我重新调整生活方式,除了休养之外,有更多时间在家陪伴父母亲,照顾他们,也学习更多主动分担做家务。此外,每天听诗歌,读经祷告,花时间亲近神;还有运动、阅读、写作。

甚至在治疗期间,我深入思考几个问题:我是否准备好去见上帝的面?我是否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有未完成的事情要做?在离世前怎样完成它?

认真想想,这抗癌路其实是我数算主恩典的信心旅程——每一步都在经历上帝的信实与祂的同在(祂必不撇下我,也不丢弃我);祂的眷顾与保守(蒙祂的恩典与怜悯,从验血得知生病);在彷徨无助时,祂安慰软弱无助的我;经过死荫幽谷,将我从死亡边缘把我赎回;祂的丰盛恩典(得蒙祂的赦免);祂时时的供应(生活没有缺乏)。祂是我随时可以倚靠的上帝,让我重新回到祂的面前,并且接纳与爱这样不完美的我。

我的上帝关心所有关乎我一切大小事情,即使我常犯罪不听话,但祂从不嫌弃我,等我回转归向祂。我深深为此心存感恩!

“(上帝)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哥林多后书十二9)所以,我相信这疾病临到,有上帝的美意在当中,求祂教导我学习顺服,也常常赐下平安喜乐给我,使我满怀信心继续前行。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