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见证:靠主恩典砍树开路

with No Comments

文/姚瑞基(民都鲁荣恩堂)

113公里,詩巫——实兰溝,万年煙的路上。
去年9月底,参加完年会文字事业部的回忆书写营后,最后一天的中午便提早回民都鲁,好参加民都鲁实巴荷尚仁堂九十周年庆祝晚会。尚仁堂建于1927年,是民都鲁教区第一所教堂,因为祖父曾参与建堂,意义非凡,因此想赶回参加当晚六时半的晚宴。
行驶回程中,天空黑云密布;先是下着小雨,吹起阵风,跟着就下起大雨来了。一时间,整条道路白茫茫一片,煙雨濛濛。我打开车灯,加快挡风镜外的两只雨刷,好“迎战”风雨的狂肆。车子徐徐向前。

风雨中得胜
我一瞧时间:两点半,就在车子前方约20米,亲眼见到一棵大树在強风大雨搖摆不定,许是树根無法承受冲击,最后终于倒下,横躺在路上。当时我是前有大树挡路,后有车队如龙,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又因没有网络线路,联络不上緊急部门。
时间不停流逝,最后想一想,不能再等了,只能想办法把前面障碍除去,方能前進。于是我下了车,撑着雨傘走向后面罗里车,向司机借了一把刀;再伙同其他司机们一同砍树开路。
当我们剛挥起手中刀时,立即被后面声音叫住了。我转头一看,是个土著朋友。他以伊班话告诉我,这地方是他们家的田园,昨晚他们祖父剛去世,今天他们地里的树就倒下,觉得两者或许有关连。
哦!一波末平,一波又起,这次倒是个属灵争战。若按那土著所说,就表示树不能砍,也不能移了。这该怎么办?两难下,我想起“上帝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要将那“搅扰的灵”赶走。于是我便拉着那土著的手(他也是位基督徒),邀请他一同向我们的上帝祈求祷告:“求上帝赐予这位朋友一家平安,除去他们心中的疑惑,藉着祖父的去世,能激动他们更爱主的心。也求主为我们开道路,奉主耶稣得胜的名祷告,阿们!”
祷告后,我们便靠主在风雨中得胜,将大树一刀又一刀地砍成小树枝丢掉。感谢主,后方和前方的司机也相继上来帮忙。忙了一句钟左右,最后只剩大树主干,因为太高了,再也砍不到,只有无奈停下发愁。正在犹豫思考时,耳边传来一阵阵轰轰声,原来是一小队建路工友过来相助,还有一台挖溝车朝我们方向开过来。
挖溝车张开威武有力的“神手”,不一会儿工夫,就把整棵树干给挪走,清理了殘枝,为我们开了路。道路又可通车了!我道了声谢,把湿透的身体擦干,换件衣服回到車里,再次开动车子踏上回程。

緊握着方向盘
大雨並未停下,当车子过了万年煙,朝達斗开去时,这段路程中下起了更大的雨,仿佛是雨水将所有山泥巴都抬起来往马路上丢。当对面罗里经过时更是溅起大片黄泥巴水,挡风镜毫无防备地将迎头而来的水全“接住”了,镜面黄澄澄一片,完全见不到前方的道路。我情急之下,只能緊緊握着方向盘,让两支雨刷停下,但还是让车子因视线问题而左搖右摆。
“上帝啊,快点救我!”我死命地緊抓着方向盘,两支雨刷疯狂地来回擦拭,心中盼着快点让我看见前路啊。直到车子跑回正道,我知道上帝垂憐了我的祷告,那光线穿透渐渐消淡的黄泥,照進了我的眼睛,啊,终于可以看清前面的道路了。
之后,路上虽然依旧下着雨,但也不再有其他拦阻了,让我深深体验到上帝的看顾无所不在,衪是垂聴祷告与赐福的上帝。感谢上帝,我在五时半平安到达民都鲁;我稍稍整理后,还能趕上与父亲及家人一同出席晚会,得以享受上帝为我预备的丰盛晚宴,并与家人一同見证上帝带领下所成立的教会和教堂,这是何等荣耀的事!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