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只有妈妈好:母爱,苦寒中绽放的梅花

with No Comments

文/何俐萍(星洲日报编辑)

听旁人说,那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儿子好欣从监狱的旁门跨步而走时,他一个箭步冲到你面前,在你还未回过神来,已紧紧拥抱你。在儿子厚实的臂弯,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刻,他把你搂得紧紧,在低鸣抽泣中,你只是轻拍了他的肩膀,此时无声确实胜有声。
我来迟了一步,始料不及出狱手续比预期中来得顺利和快速,让我错过了目睹母子相拥的感人暖心画面。听说,好欣坚持出狱后,第一件事是回到当年出事时,就读的学院瞧瞧,我火速驱车从监狱赶到学院,终于在学院的长廊和你碰上面。一袭粉红碎花衣,配上洁白无瑕的长裤,脸上烙印几许世故沧桑的皱纹,有你17年8个月以来诉不完的心酸和委屈。

扛了17年8个月的包袱终卸下
当我站在你面前,你的寡言和淡然一笑,让我的心轻揪了一下。望穿秋水,历经6400多个日子的翘首期盼,当儿子重生之日终于来到时,你没有预想中的难掩激动,也没有人前仪态尽失的老泪纵横,你的静默,还有偶尔的嘴角微扬,都让站在一旁静静观察着你的我,读出了你无以名状的疲惫。扛了17年8个月的无形包袱终于卸下时,长期紧绷的精神瞬间得到舒缓,那仿佛是一场跑了17年8个月的马拉松,终于冲向终点。可就在冲越终点线,长期的体力透支和精神耗损,让你的脑袋顿时空荡荡。母子相见,恍如隔世,轻抚儿子的脸庞,感觉好不真实,但儿子却是活生生地伫立在你面前,你信了,也破涕失笑。“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在儿子的耳际轻声呢喃,迟到的公义,睽违经年的清白,内心的释然和宽慰,岂是三言两语就能道尽?
因为“认识”你的儿子邓好欣,我在几番和好欣接触和深谈后,才从他的描绘和声声感念中,认识你——郑丽娟,也不得不对你的坚强肃然起敬。难以想像这些年来你是如何踉跄走过,旁人的异样眼光,好事者的闲言碎语都像是直冲你而来的飕飕冷箭。纵使被冷箭刺伤,甚至已遍体鳞伤,你也只能噙着泪,默默为自己敷药再包扎伤口,只因你心里清楚明白,好欣还囚在暗无天日的死囚牢房,作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支柱,你绝不容许自己轻易倒下。
好欣毕竟是你怀胎十月,拉拔长大的孩子,你深知他本性善良,少年人该有的冲动莽撞、叛逆虽在好欣的身上尽显无疑,但你很清楚,你是那个牢系着风筝线的母亲,逆风飞翔的风筝即使飞得再高,他终究是那个侍你至孝的孩子,不至于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更何况是被你视为是滔天大罪的贩毒!

儿控拥毒 漫漫司法长征路
你常说,比其兄姐,好欣是个贴心的孩子,祖父母要到果园劳作,好欣总是二话不说,负起陪伴和载送的责任,没有半点怨言。可你万万没料到,长辈称颂他乐于助人的侠义性格,竟让孩子一步步跌入朋友所设的陷阱,陷好欣于万劫不复,让原本平静的家庭陷入风暴之中。
而你,郑丽娟,因为儿子好欣身陷囹圄,迫使你不得不收起柔顺的一面,展现为母则强的刚毅,义无反顾陪儿子走漫漫的司法长征路。那年,你54岁,命运对你下的战帖,斑白的花发,日渐佝偻的身躯,未能详尽刻画你将近18年走过的风霜雨露。
1999年3月17日,这是好欣毕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何尝不也是掀开你生命中最沉重的一页?从家乡——砂拉越加帛省刚到诗巫省升学未满3个月的好欣闯出大祸,他好心帮朋友到快递公司领包裹,包裹到手时,四面八方涌来的便衣警员突然出现并包围好欣;在好欣还来不及反应,他已被众警员喝令双手按头,再来是双手被手铐反扣,半拖拉被押上警车。
接到好欣出事的消息,在电话另一端的你全身直打寒颤,脑袋如五雷轰顶。满脑子想的是“怎么可能?该怎么办?”现实是残酷不留情的,你没有时间埋怨老天爷怎么给你出了一道怎么艰深的难题,连夜收拾简便的衣物,连同夫婿邓光成翌日天还未露出鱼肚白,搭最早班的快艇赶到诗巫中央警署问个明白。3个小时半的船程如坐针毡,沿江的景致你无心思欣赏,浊黄的江水如同你此刻的心情混沌不清,快艇船舱的冷气让你忍不住打哆嗦,你不停摩擦双臂,心里想的是好欣在冰冷的扣留室可安好?好欣未敢告诉你的是,被扣押的当晚,他捡起被丢在一隅的铝罐环,悄想模仿电影割脉的情节,用鲜血在墙壁留血书泣诉满腹的冤屈;庆幸警员发现好欣神色有异,开腔打断他的思绪,挽救了一条宝贵的生命,否则他一世将背负终生难以洗刷的冤屈。
一家三口再见,心情五味杂陈。再见面,彼此间多了粗大铁条的阻隔,好欣被迫换上扣留犯橙色衣服,手铐发出的声响异常刺耳,如细针般直扎你的心口。“妈妈,我被人诬陷。妈妈,这分明是被人栽赃嫁祸……”,好欣声声的“妈妈,你一定要救我!”反覆萦绕在耳际。离开扣留室,刺辣的阳光让你睁不开眼,胸口仿佛被重石压着,让你大气难喘,是酷暑让你感觉晕眩不适,还是难以消受的致命打击,眼看就要步步击垮你?
3个半小时的船程,把你和夫婿又载回加帛,引擎的轰隆声让你更觉心烦意乱。初步化验的结果,好欣代友领取的毒包裹内有重达300多克的大麻,学院生涉嫌犯毒在当时民风淳朴的社会绝对是轰动的大案,300多克大麻,意味好欣一旦被判罪成,逃不过绞刑的宿命。长达14天的扣留期对好欣无异于度日如年,于你,何尝不是每一分钟都难熬。这14天你究竟是怎么熬过,你对我轻描淡写,宛若说的是旁人的故事;但邓爸爸告诉我,这14天你却是茶饭不思,终日把自己锁在房间,体重暴瘦10公斤!
种种不利的证据都陷好欣于不利,14天扣留期满后,好欣随即被控上庭,当时还任职小学教师的邓爸爸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在这节骨眼上突患忧郁症,又受高血压问题困扰,颇长的一段时间必须由你——郑丽娟独挑重梁。

为救儿 掏尽积蓄终不悔
秉持对儿子的信任,你不惜搁下尊严四处向亲友借钱,十余年来共换了5个律师,不但掏尽积蓄,还积欠亲友庞大的债务,邓爸爸提领了公积金亦填补不完如嗜血般的律师费。你未怨天尤人,默默咬紧牙关,靠着经营的一爿小店,50仙一令吉慢慢存。每一次感觉快撑不下去时,好欣一身囚服,戴着脚镣,扣上手铐的画面便会浮现在你的脑海,促使你不得不提醒自己,必须振作!
这么多年,郑丽娟每周风雨无阻搭3小时快艇到诗巫监狱,生平最怕坐快艇的你,为了儿子勇于克服恐惧,不为什么,只因珍惜每周不及半小时的短聚,为的是让孤援无力的儿子找到心灵的依托。没有激励喊话,纵然母子只能手隔着玻璃相贴,在嘘寒问暖中,你也要让好欣坚信,母爱依然是他最坚实的后盾。
案件每一次开庭,郑丽娟必然风尘仆仆从加帛赶来,虽听不懂英语,却选择静坐在被告栏的身后,冗长枯燥的审讯过程,你都耐心打直背脊坐在庭内,无数次好欣不经意回望,目睹母亲单薄的身躯因忍受不受寒冷而打盹,忍不住偷偷拭泪,心中暗忖绝不能让母亲再受一丝伤害。不忍母亲再受苦,让好欣立志自我改变,狱中勤于自修,他深知唯有脱胎换骨,才是给母亲最实际的回报。
无奈现实多磨难,被囚禁数年的好欣逃不过被判死刑的命运,那一天是2003年8月22日。法官冗长的宣判,好欣一个字也听不见耳里,庭警一个砍头的动作,让郑丽娟当场晕厥,见陪伴母亲前来的阿姨拼命在母亲两侧太阳穴擦拭驱风油,这震撼的一幕却无意间“救”了好欣。原本想冲越犯人栏质问检控官的好欣,母亲苍白的脸孔制止了好欣,唤醒他不能再让母亲伤心。眼见儿子被拖拉带离法庭,孱弱的郑丽娟在亲人的搀扶下含泪目送儿子被押上警车,眼见儿子逐渐淡出自己的视线,唯有使尽力气对儿子喊道:“不要放弃,妈妈救你!”郑丽娟凭什么救儿?凭的是单纯的信(相信)、望(盼望),还有不奢求回报,只盼儿子平安踏出鬼门关的无条件的爱。

上诉驳回 希望寄托在特赦
高耸的围墙里,好欣在死囚房度过了孤身的10年岁月,墙外的郑丽娟同样不懈为儿子寻觅翻身的机会。听闻某某律师擅于打上诉案,郑丽娟咬紧牙,也厚起脸皮再向亲人借贷。无论亲人如何在言语间暗示她无须再花冤枉钱,甚至有意无意指好欣不可能脱罪,救儿的意念未曾动摇。尤其母子狱中相见,好欣温文儒雅的谈吐,以及欢欣告知函授课程的学习进度,更让郑丽娟在颔首宽慰中坚定告诉自己,只要一丝希望尚存,绝不让儿子上绞刑台。
命运的多舛,考验接踵而至,一波比一波更严峻,一次比一次更大重挫都在考验郑丽娟能否重新站起。上诉失败,她轻拭泪水告诉儿子,还有联邦上诉院。当联邦上诉院也驳回上诉,眼看已无路可走,在漆黑的人生隧道中,她深呼一口气再安慰儿子,狱中依然要学习静心祈求奇迹的出现,笃信基督教的郑丽娟要儿子相信,在失望中不能丢弃对祂的仰望。对儿子的期许,也是郑丽娟在信仰的道路,坚定不移的追求。
郑丽娟坚信儿子是无辜的信念,感动了无数人愿意为好欣奔波寻求重生的机会,当得知还有寻求州元首特赦的管道,母子俩仿若在黑暗中喜迎光线的照耀。寻求特赦的不易,频密书信来往不在话下,社会名流的背书,都让好欣的命运一步步迎向拨云见日。
4年多前,一封彻底扭转好欣命运的特赦书辗转交到好欣的手里,州元首特赦了好欣的死罪,允许他改以坐牢20年取代。特赦,也意味历史还给他一次扳正的机会。而从特赦到获释,尽管还有一千多个日子,郑丽娟没有想像中的激动若狂,只是平静的告诉儿子,特赦是重生的起步,狱中一千多个日子是还其自由身的倒数,必须静心等待,更要加紧装备自己,为丢弃旧我,塑造新我而加倍努力。
2016年12月22日,在华人寓意“大过年”,也即是冬至的第二天,郑丽娟终于不需隔着铁窗,扎实,也痛快地拥抱儿子。17年8个月的痴盼不再是梦,而是化为感动人心的真实。死囚邓好欣重生的血泪,因为有母亲郑丽娟以爱相撑,再颠簸的路,也终有迎来踏上平坦大道的一天。
好欣出狱后,郑丽娟把他留在自己那爿小店,一来年纪渐长需要有人接班,二来只希望历劫重生的儿子,过好平凡但踏实稳当的小日子,邓好欣也乐于陪伴在父母的身边,弥补近18年亲情的缺席。

死囚重生母宽慰
跌宕起伏,惊心动魄救儿脱险的经历,在郑丽娟的眼里、心里不是什么伟大且感动天、感动地的事件。一句:“他是我儿子呀!”,无尽表达为母刚强的信念,不能称之为牺牲,而是为爱全然付出,让人泫然欲泣的母爱。
母子俩在我面前暖心的互动,好欣偶尔半撒娇靠在母亲的肩膀,我忍不住脱口而出说:“邓妈妈,你辛苦了!”,郑丽娟只是嫣然一笑,淘气作状要打儿子:
“都是你不乖咯!”,换我湿了眼眶,赶忙别过头拭干滑落脸颊的泪水。
凝望郑丽娟慈爱的脸庞,我不期然有把她比喻为梅花的意想,在刺骨的冷洌的苦寒中,娇艳绽放,展现高雅、坚强的特质。
数天前,我托好欣代我向邓妈妈问好,不稍多时他传来母子自拍的合照,照片中的邓妈妈眯眼微笑,大有满足于现状的意味。
是的,一切已过去,一切已雨过天青。妈妈无私的爱,拨开了儿子生命中的阴霾,让暖乎乎的阳光照耀在彳亍前行的生命路。
谨以此文献给苦守儿子近18年,终于盼到儿子平安步下绞刑台,一个平凡但伟大的母亲――郑丽娟。

后记:在2017年12月3日全国颁奖礼上,主办单位盛意邀我发表感言。我自认得奖是幸运,幸运之一是获评审青睐,幸运之二是邓妈妈成就了这篇故事。诉说着邓妈妈的故事,却不自禁一再哽咽,因为有爱,才有感动。诉说的当儿,没想到台下也有好几人潸然泪下。
当年这宗学院生涉及贩毒的大案颇为轰动,也是经我手采访,十多年过去了,好欣的背影不时闪现在我的脑海,“不知他的命运如何”也一直是我关注的。得知他获特赦,我欣喜万分之余,心裡仿佛有一段声音不断在呼唤我:“用你的文字写下他的曲折人生路吧!”,我觉得是天主在召唤我为他做事,毅然在2016年12月和2017年1月分别到诗巫和加帛和好欣还有他的父母深谈。
好欣的故事已在2017年4月5和6日共5篇系列在《星洲日报》全国副刊发表,系列刊出后,我却觉得自己还“欠”了邓妈妈什么,内心不时挂念,似乎还有未完成的牵挂。“她的故事”征文比赛,让我得以把邓妈妈的母爱透过我拙劣的文笔写下,把这篇文章当成一份礼物献给邓妈妈。

(编按:本文获得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妇女部主办“她的故事”激励文章征选赛全国总决赛冠军及砂拉越州级赛第一名。)

总游览人数: 93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