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CIC公开信:我国特殊儿童服务的五大缺口

with No Comments

整理/震凌

“全国儿童早期疗育执委会”(NECIC)是一个注册的非政府组织,由一群为特殊儿童服务与倡议的特殊儿童家长、治疗师、专业人士及非政府机构组成。该组织“意识到新政府面对许多挑战,且收到很多改革的建议”,因此撰写公开信恳请教育部、卫生部、福利部及各相关部长密切关注“我国特殊儿童服务上的五大缺口”;并藉此机会建议解决方法。该组织表示,“如果我国不处理这些主要问题,特殊儿童与他们的家庭将持续面对差强人意的服务。”

实行“影子助教”计划
首先是针对教育部,该组织提供两项建议:1. 特殊教育部门应改为融合教育部门;2. 实行全国“影子助教”计划。
该组织认为“国家教育蓝图全力支持融合教育(NECIC早前在这方面提供了建议);然而,当特殊儿童与他们的家庭要求融合教育时,还是面对许多挑战,甚至阻力。教育部的数据显示融合教育的个案正在增加,但是,大部分的例子源自整合教育,并非融合教育。即使特殊儿童有能力在主流班级里有好的表现,
他们还是被分配进隔离式的整合教育/特殊教育班级。若这情况延续下去,我们将无法达到国家教育蓝图里的目标——2025 年实现75%的融合。”
若要反映出教育蓝图的承诺,最主要的改革是将“特殊教育部门”转化为“融合教育部门”。这将转化该部门以及教师们的焦点,全力实践融合。如果继续把焦点放在“特殊教育”上,那永远都无法实现融合教育;因此,NECIC提议应该以关闭特殊教育班为目标,让特教老师支援主流班老师。
第二,我国需要足够、训练有素的老师和助教,以便能够在主流班级里帮助并教导有特殊需求的学生。该组织倡议我国迫切需要一个“影子助教”计划来支援老师。目前,教育部还未善用这关键的资源,一些愿意通过这种方式给予援助的家长常常受到当地部门的阻碍。以上所提的建议,会是推动融合的关键行动。

医生需掌握必要技能
至于卫生部,该组织认为特殊儿童所得到的医疗服务其实很有限。因此,他们建议:与医疗大学合作改善特殊需求的培训;下放集中式的服务供给:迎合郊区的残疾需求。
“大部分的医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有特殊需求的儿童,这是一个事实。多数的医生在他们的医科学士课程里所得到的残疾培训很有限,导致他们缺乏技能去了解特殊儿童与他们的家庭、进行评估及医疗规划。”
因此,让医生掌握这些必要的技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15%的儿童有残疾需求。卫生部必须扮演积极的角色,与教育部一起向本地医疗大学施压,大幅度改善他们课程的残疾培训。
除此之外,大多数的残疾儿童服务集中在都市里。郊区的人民严重缺乏相关的医疗或残疾服务与资源。与其迫使郊区的人民长途跋涉到都市的疗育中心寻求服务,进而加重他们的负担及消耗他们有限的资源,我们迫切需要将专业的疗育服务带进他们居住的社区里。我国各区域的医院有着许多的专家及治疗师,是时候制定政策,让他们进入各社区为人民服务。

给他们机会实现梦想
最后是福利部,社区康复中心(PDK)所提供的服务明显不足;该组织建议提升并改革所有郊区的早期疗育服务中心,以提供优质的护理服务。
“所有特殊儿童需要早期疗育(早疗)服务。这是关键基础,让特殊儿童发掘他们的潜能、争取并获得教育及就职培训。目前,大部分优质的早疗服务和培训是由非政府组织(NGO)提供的,而且多数集中在都市里。郊区的社群所得到的服务由社区康复中心(PDK)提供。这些社区康复中心处于福利部的管理之下。无可否认,这些中心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但是,大多数的中心所提供的疗育服务不足。在都市里由NGO 提供的早疗服务中心一直在成长,既提供职员培训、优质的早疗服务、又日渐增加的中心数量。与之相比,PDK 的发展停滞不前,往往演变成为“托儿”服务中心。”
我们迫切地需要在郊区及资源不足的社群里提供优质的早疗服务。卫生部、教育部、以及福利部必须共同努力落实这个计划。与此同时,特殊儿童在幼儿园及学前教育环境里的融合在此计划里是必要的。
NECIC表示,他们拥有一系列适合早疗服务及幼儿教育老师的融合培训课程,并乐意支持老师在这方面的培训。
全国早期疗育执委会(NECIC)盼教育部、卫生部及福利部,能实现特殊儿童的权益与支援他们的需求。因为,这群占我国15%的人民的权益及需求长久以来一直被忽略。而这样情况也不该延续下去。
“如果以上的五大改革策略不被采用,我们将继续置特殊儿童及他们的家庭于失望与绝境中。让我们不再继续成为特殊儿童梦想破灭的导因,而是给他们机会实现他们的梦想。”

原文可参: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s/9156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