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的脚:过程胜于成果!

with No Comments

文/林瑜嫦(民都鲁恩光堂)

我出生在基督化家庭中,却未曾参加过任何短宣。婚后孩子一个一个出世,尤其是一出生就有病的老二和老幺只相差15个月,当时真的觉得自己很累,甚至自我封闭。短宣对我是遥远不能实现的“恶”梦,也是我生活字典里找不到的词汇。
2010年,我从“沉睡中醒悟过来”。2011年,我开始接受各种装备和事奉,同时开始思索短宣问题,但还是觉得再慢一点,即使短宣也是本地短宣。有一天,我的良人回来告诉我说:“牧师要我们一起去东亚短宣!”我很犹豫三个孩子安顿、短宣费用等问题。可没想到,还没答应,我们夫妇两人名字就已出现在祷告会短宣代祷事项中了。后来才知道短宣队是要坐火车到工场,可我先生健康不容许他坐火车,原想退出短宣队,但最后我们决定坐飞机(自负额外费用)。事就这样成了!
我们这队短宣队有八人,大家一开始都有些“迷迷糊糊,懵懵懂懂”,因不知那里的实际状况如何,但上帝保守我们,让一切出门手续都顺利。当时间越靠近,问题也更多,尤其是三个孩子的安顿,简直是一波三折,感恩的是上帝都帮我们一一解决。至于学校方面,虽是假期,但身为公务员,出门也是必须申请准证,蒙上帝眷顾,一切都顺利。

短宣只剩十余天
11月9日,是学校分派新学年借贷,也是老师们非常忙碌头痛的一天,因为得记录学生们要借贷的课本,绝对不能有错误。我从中午12点忙到傍晚5点,终于忙完了,刚好最后两节是空节,就踏着愉快轻松的脚步从三层楼课室出来。下楼梯时不知怎么会踩空,痛得我立马坐下,无法站立;同事扶我下楼到办公室去,又用“安美露”喷涂痛处,但毫无效力。我知道事态严重,不能自己开车回去,只好致电叫先生载我回家。
寻了中医,为我治疗时,痛得难以忍受;医师怀疑是骨裂,叫我去医院照X光片。我又赶紧去了私立医院检查,找过x光片后,医生说没有骨裂,但脚却越重越大,越来越痛,痛到连脚都不能下地。医生怀疑我是筋拉伤,甚至筋断了;若是如此,就要修养三个月。我听到“三个月!啊,短宣只剩十余天,怎么办呢?!”
接下来的日子非常难过,脚真的很疼,治疗过程也非常痛。教会牧者在祷告会中为我祷告,医生和身边的人都叫我放弃短宣。但我还是不放弃,因为觉得上帝既然安排这机会,祂必保守我平安地去,平安地回。我认为这是魔鬼撒旦的作为,因此更不能屈服。所以,我还是决定去短宣,也祷告求上帝医治我,让我的脚完全痊愈。虽然上帝没有完全医治,但祂让我脚有好一些,至少可以一拐一拐地走。结果,我就跛着脚去短宣,也跛着脚回来;而且我们之前改坐飞机,已经减少走路的路程,这实在是上帝的恩典与奇妙的安排。

未曾听过福音的
短宣一路上,队友更是充分发挥团队精神,不但很照顾我,出入也顾念我的脚伤;尤其是庭琼姐,像妈妈一样照顾我,陪伴我,令我很感动。那里当时已迈入冬天,对我们这些“热带人”来说,这样的天气,真的非常寒冷。也因着第一次家庭聚会时,被“冷风吻上”,我严重伤风;不但把自己和团队带来的药吃完,而且在当地到处找药吃,结果还是没减缓。看着队员们吃着美味的冰淇凌,只有看的份儿,实在羡慕呀!所幸,最后还是吃了陈祖义牧师带来的伤风药,才很快痊愈,否则我真不知要怎样在寒冷的天气中继续服事。
那一趟短宣,我很感谢主有机会接触中学生、学院生、大学生和其他人。我们有机会和他们谈起耶稣,其中有很多人是未曾听过福音的,也不知道耶稣是谁,圣诞节是干什么的。即使有听过的,也只把耶稣当做西方神话故事,甚至觉得圣诞节是吃苹果,开“派对”,有圣诞老人陪伴的日子。其他宗教信仰其实在他们心中扎了非常深的根;而宣教士能做的,就是帮助贫穷学生,支援他们的生活费,并把福音传给他们。
我们有机会参与他们的家庭聚会(都在晚上),陈牧师教导他们“亲密之旅”课程,他们也都很积极回应,珍惜每一次聚会时光,排除万难出席。可见他们是何等渴慕上帝的话,反观我们,教会有很多装备课程,但不是每位会友都会珍惜,求上帝怜悯啊!
最后一天,我们也藉着“欢乐圣诞”聚会,将主耶稣降生的好消息带给青少年,同时教导青少年人正确的“两性关系”知识。毕竟时间有限,我们很快就向他们道别,结束东亚短宣行程。
这次短宣中,我觉得上帝要我学习的功课是:过程胜于成果。我的脚真如医生所说的,三个月后才慢慢痊愈;但感谢主,让我能坚持参加短宣,也不后悔参加短宣。

1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