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年会侧写:35年沙巴卫理教会从无到有 沙巴年议会已是“成年人”!

with No Comments

文/萧招和(退休牧师、沙巴卫理教会创会牧师)

沙巴临时年议会如今升格成为正式年议会,回想当初,从没有一间卫理公会到35年后成立了沙巴年会,内心充满感恩。
1980年,我由诗巫调派到美里美安堂事奉。正月6日主日礼拜时,人数虽只有80多人;但我感受到美安堂是一间可发展差传植堂的教会,果然主成就大事。我一到美里,沙巴圣公会会督蔡兴士牧师就致电邀请我到沙巴诸圣堂的“第一届青年进修会”,主题是“挑旺你的恩赐”。
1981年,蔡会督邀请我成为在斗湖举行的“全沙巴圣公会青年代表大会”及在山打根举行的“全沙巴妇女会代表大会”主题讲员。我就有机会到亚庇、斗湖、山打根;当时心想,砂拉越卫理公会都有82年历史了,为什么沙巴却连一间卫理教会都没有?
后来,我在沙巴认识了一名会友――已故赖国箭弟兄,我问他:“有去教会吗?”,他说:“沙巴教会都说客家话,听不懂,就没去教会了。”我心中感触至多。1982年,我趁着巴色会在古达举行“沙巴设教一百週年纪念”之际,时任砂拉越年会会长林忠诲牧师受邀参加盛会,我就约他会后在亚庇多留一天。
1982年5月10日,我叫杨秀全姐妹约了一些由诗巫来的弟兄姐妹在她府上聚集,当时来了7、8位。当晚商讨的结果是,巴色会会督可以考虑开始一堂讲华语的崇拜。林会长表示,大家对沙巴感到陌生,如果要跨州开始教会工作,不知如何开始,也没传道人会来;因此那次聚集的结果,就是觉得不可能在沙巴设立卫理公会。
但感谢主,后来成立了亚庇布道所,我能够来负责沙巴布道事工,林忠诲会长极为高兴,也非常支持沙巴事工。1982年,美安堂吴孔勉受选成为青团主席,却被调派去亚庇工作。他到亚庇三个礼拜,就来了三次电话,催我到沙巴开始植堂;因他参加客家话礼拜,一句也听不懂。当时又有人游说他,初来乍到感寂寞,要带他去夜总会解闷。我听了心急,只是当时美安堂聚会人数已近三百人,服事很忙,所以我决定在1983年正月16日礼拜后再来亚庇。
17日晚上,我们在陈育庆弟兄家聚集,产生筹备会;我决定以后两星期来一次,先是家庭聚会,后借诸圣学校已作为仓库的小礼堂聚会。 1983年10月10日,成立了斗湖卫理公会。1984年,每主日我早上在美安堂,晚上在亚庇,拜一早上去斗湖,拜一晚上在斗湖举行崇拜。我在美里时,就这样往返沙巴两年。1985年,我们全家移居沙巴推展事工。
幸得同工弟兄姐妹同心,才有今天成果。今天,沙巴年议会能成立全马唯一间有三语教堂的卫理公会,有精通三语的会长,怎能不感恩呢?!

对上主绝对忠心
其实,由“沙巴临时年议会”变成“沙巴年议会”只是名称不同,结构组织完全一样。不过,我们心态却要更新变化——如今不再是“小孩”,已是“成年人”。“成年人”就该有成年人的责任本份,要接受更好装备训练,栽培下一辈成材成器,负起传福音使命,心意更新变化,时时处处为广传福音着想。正如保罗所说,“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叫人与我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九23)
创业虽难,但守业更难;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年靠着上帝的恩典建立教会,确实不易,有不少正面的支持,但同样有负面的反对声音;但我不问人的褒眨,只求对上主绝对忠心,任劳任怨,靠主恩典,深信祂永不会作错事。如此,我时刻经历“万事互相效力”的奇迹,也看见上帝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过的。总归一句话:无比感恩!

属灵家庭要健康
更甚愿诸位牧者与信徒认真信道又行道,谦卑受教,个个勤于阅读,学习装备自己。热爱聚会,爱教会如爱自己的家——想家,回家,顾家,养家;爱家人灵魂,让属灵家庭——教会“健康”。有一句人生座右铭说得好:“打开肚皮装气,磨锐牙齿吃亏。”如果有更多“五不”的牧者与会友——不怕麻烦,不怕困难,不怕吃苦,不怕吃亏,不与神与人斤斤计较的——五不“傻瓜”,我相信教会必然兴盛,荣神益人。
再者,牧者与信徒也得必须常常自省:假如全教会的人都像我,这教会将会如何?!

总游览人数: 72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