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礼拜/按立礼拜/差遣礼/闭幕: 新任海外/本地宣教士感言

with No Comments

我叫蔡晓薇,客家人,来自木中卫理布道处。我很感恩,我于2013年5月11日受洗归主,是不多信主的蒙恩客家人之一。
2014年,我在卫理神学院读三个月短宣课程和先修班,从而清楚呼召,2015年进入神学院就读神学,主修宣教科,并且愿意将福音传给许多还没有得救的人。
我很感恩,在卫理神学院四年七个月的装备中,不断地经历神的塑造。神把我从一个非常固执、骄傲、自我中心、坏脾气的性格一一破碎,生命得以被建造,成为愿意学习谦卑、懂得自我省查、脾气较温和的仆人。
感恩神透过林懿宣教士在述职期间的分享,让我看见印度支那的需要。去年年尾去实习和寻求祷告神之后,我更加确定神呼召我到印度支那宣教,传福音给当地人。
2019年的1月1日在我抵达印度支那后,首先要学习语言和了解当地风俗文化,也在生活中活出生命见证。
另外,我将通过教导华语接触当地人,带领他们认识主耶稣,也栽培训练当地基督徒,使他们对基督信仰有更深入的认识,建立稳固的信仰根基。
请为我们宣教士代祷,使我们面对宣教工场的挑战和灵界战争时,能靠主刚强。因为我们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灵方能成事。谢谢。(蔡晓薇)

2018年8月31日,我参加了全国祷告大会,后来在10月2日接获刘会先牧师的一通电话,问我是否愿意成为宣教士,并担任客家福音事工的协调人?当时的我并没有想过,于是回复牧师说我需要3天时间考虑。
在这3天内,我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客家人的人口在砂州是排在福州人之后的第二,我就在想会不会是因为客家人族群中还没有机会看见上帝的应许,所以不敢生养众多,为此,我更应该要把福音带给客家人。
希望大家能够多多为我们祷告,与弟兄姐妹有着美好的配搭,更要祈求上帝的鞭策,使我不会忽略自己的使命。谢谢。(蔡建清)

感谢神给我看见灵魂的需要。神爱每个灵魂,期望所有灵魂,包括印度支那的未得之民都能蒙恩得救。我虽年轻,但主乐意使用我,哪里比较缺少工人我就去,只愿主的旨意达成。
印度支那是个佛教与共产思想根深蒂固的国家,面临一带一路的发展,民众纷纷预备学习汉语以应付中国公司的工作需求。愿神兴起更多对教导有负担的献身者前往,活出生活见证引人归主。(朱全彭)

感谢妈妈带我去教会,让我能听见耶稣的故事。更因神的恩典,让我能认识祂,并蒙拣选成为祂的女儿,还将传福音的负担放在我心中。虽在成长的过程中曾如羊走迷,但上帝没有丢弃。也正因为这传福音的召命,上帝差遣我到佤邦宣教。
我感恩在宣教工场中,上帝塑造我。我在工场遇到同路人-我的丈夫谢必浩牧师。如今我完成了神学装备,预备自己进入一个新的领域继续传福音。求主使用我们夫妻俩。(王燕婷)

1999年,第一次上帝呼召我做宣教士。当时没勇气踏出第一步,大胆的与上帝讨价还价,始终没有献身行动。2007年全国祷告大会,上帝说:你在哪里?我回应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上帝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读书。祷告后还是要去澳大利亚读护理。
感谢上帝没有放弃我,最终顺服,于2015年进神学院修读神学宣教科。如今要去东亚,这世界第二大未得之民的国家,也是19年前蒙召要去的地方。(吴凤晶)

感谢神于2009年呼召我,让像无头苍蝇的我有了方向,以祂为活着的目标。回想过去,真实看到神一路带领与保守,恩典满满,神的应许永不落空。
感谢神使用卑微的我,到未得子民当中为祂作见证。我本来就有教书的负担,感谢神让我可以在印度支那以汉语教学为平台接触未得之民。愿神兴起更多有教导负担的基督徒到印度支那佛教徒当中见证基督,传扬福音。(张楚楚)

我16岁蒙召。虽然当时还小,但是我回应了。20岁进神学院被主陶造,经历自我破碎,把冲动和鲁莽除掉,重塑自己,学会顺服和谦卑。神教导我要效法基督,祂的样式将会是我一生学习的榜样,用尽一生去操练。
今年我23岁,我的余生都摆上了,但我没有后悔,因为这是值得的。耶稣为我这个不配的人摆上生命,如今也愿意使用我,我是何等荣幸。我愿意为祂燃烧自己,一生来完成宣教使命,在工场上以生命影响生命,把主的爱带给当地的人。(戴美林)

未出母腹,父亲已将我献上。
步入少年,得知此事不抗拒。
青年时期,参与短宣蒙呼召。
工作期间,确认呼声去宣教。
装备之后,决定前往尼泊尔。
此时此刻,求主怜悯能持守。(林传君)

青年时,深受宣教所吸引,期望自己能参与宣教事工。2006年在卫理大会听见宣教士分享:走过荒山野岭,到了村落,跟当地少数名族传福音,他们不知道耶稣,没听过耶稣。宣教士说,我们这些听过耶稣,敬拜耶稣,所谓的基督徒,实在欠了福音的债。传福音的责任已在你的身上。
听了,我受圣灵责备,人家都不认识耶稣,你还在这里干嘛?我应该要去传扬耶稣。于是立刻回应说:主啊!我愿意去。因为东亚少数民族需要福音,所以是我宣教的对象。(谢必浩)

1969年我被派往加帛伊班地区执教。曾埋怨神为什么派我到遥远的乡下执教。我不谙伊班语,环境逼我学习,方能与他们沟通。我以上帝的爱来帮助他们殷勤读书,培养学生做好公民,并以身作则,慢慢把福音传给他们。退休之后,义无反顾地投身在原住民福音事工中,并参加短宣队到不同地方传扬福音。在Ulu Julau短宣中,听到伊班同胞说:Kami lama udah sembiang, Tang nadai orang ngajar kami, kami amat sebaka anak manuk nadai Indai。听到这呼声时,我想可否在我人生下半场来服侍伊班同胞。我去许多长屋,他们一致发出同样的呼声,说:我们于1980年代在美国的宣教士带领之下信主,如今却很少牧者来教导我们。
我余生之年,求主继续使用我在伊班同胞当中传扬主的福音,以耶稣的爱来帮助他们的生命成长。(阮斯钦)

把我放在原住民中担任教育工作者,服务他们超过30年的时间,是上帝对我的美好旨意,因为这样,我学会了他们的语言,了解了他们的生活,更让我深信唯有神的话语,才可以转化他们的生命,而上帝已经把我塑造成祂在原住民当中所使用的器皿。
感谢牧者、弟兄姐妹、朋友与家人的支持,在原住民中间服事是备受祝福的!(萧信安,韵琴节译)

感谢神的呼召,感恩神的使用。
神爱我们,更爱伊班朋友们。
接下去的路上或许不会一帆风顺,
但相信神必带领。
最后想说,
他们不是‘拉子’,
他们跟我们一样,是神所爱的!
愿神大大赐福友族同胞。
愿神大大使用我们,来祝福他们。(陈玫凤)

分享 Share